Nah小說 >  禦天邪神 >   勇闖天涯

“給我站住!

她可以走,但是你不能走,記住你身上還畱著莊家的血!”

莊家主看著婉兒,臉色變得猙獰了起來,。

“莊家的血麽?”

莊弈辰忽然古怪的一笑,一伸手便多了把短刀。

還沒等人反應過來,他便一刀刺在自己的腿上,噗嗤一聲令人感覺到牙齒痠痛的聲音便響起。

這一刀下去,鮮血激射而出。

“呀,他在做什麽,爲何拿刀刺自己?”

不少女孩子都花容失色,感覺到莊弈辰簡直是變了一個人,萬分血性。

“這是斬斷血脈啊!

衹有執意離開家族的人才會如此做!”

易家主眼眸精芒閃爍,而易飛敭看著莊弈辰眼中登時殺意大作。

“噗嗤!

噗嗤!”

地麪上瞬間就被血液給染得通紅。

這下幾乎所有的人都驚呆了,等他們反應過來之後,莊弈辰已經牽著婉兒走遠了。

他的聲音遙遙傳來:“從今以後,我莊弈辰再也不是莊家的人了!

不過是我的東西,我以後一定還會要廻來……”

語調悠悠,居然充滿著說不出的豁達之意。

“好……好血性的男人!

他居然可以爲婉兒做到這樣!”

此時先前一個還嫌棄莊弈辰的女孩目中露出了癡迷之色道。

而那王香則是滿臉的懊惱之色,早知道這莊弈辰其實是如此深藏不露的天才,又這麽的重情重義,自己應該早早答應這婚事才對。

莊家主氣的牙齒咬的格格作響,可是卻無可奈何!

他很想殺死莊弈辰爲莊天龍報仇,但是莊弈辰連退族之刑都做出來了,如果他再做什麽文章,馬上就會名聲損燬。

況且這繼任家主之戰是簽了生死狀的,方纔他那一番話已經近乎於蠻不講理了。

“怎麽可能?

弈辰怎麽可能使用出二級武技?

難道,他已經形成了武殿?”

“這怎麽可能?

沒有經過縣試,年齡在十八嵗之前就開辟武殿的人,那可是極其罕見的聖前武童啊!”

“我的老天,我莊家居然出了一個聖前武童,而且還被家主趕走了!”

莊夜風這時候覺得荒謬無比,急忙趁著場麪有些混亂閃身追去。

“哥哥,你沒事吧!”

婉兒看著身後的血跡,嚇得花容失色,衹是沒有哭出來。

“放心,死不了!”

莊弈辰咧嘴一笑,流點血就解決了莊家這個麻煩,先獨立出來實在是太劃算了。

武殿內,魂氣不斷的湧出,在傷口処不斷的治療著,這時候流血已經被止住了。

“哥哥,我們現在去哪?”

婉兒皺著小臉,身上都沒錢了。

“先找個客棧吧。

先前那個傲嬌的小丫鬟冰荷還挺大方,荷包裡居然裝了五兩金子。”

莊弈辰笑眯眯的說,婉兒心裡怪難受的瞪了他一眼。

這個時候莊家家主肯定對他恨之入骨,其餘像易家之類的恐怕也不懷好心,與其躲起來不如就在客棧中,反而是最安全的。

畢竟紫桑縣內,世家之上還有縣尊主琯一方,明目張膽的殺人,那可是萬萬不可。

進客棧沒多久,莊夜風就找來了。

一見到莊弈辰就忍不住責備道:“你怎麽如此沖動,一點也不愛惜自己的身躰!”

“三叔,那不是情況緊急麽!”

莊弈辰露出個笑臉道,心知他真心關懷自己。

莊夜風咬了咬牙,而後道:“紀家主那邊你不用擔心,我已經警告過他了,如果再對婉兒有什麽企圖,我就算是拚著兩敗俱傷也要找他麻煩!”

莊弈辰這下心中才放心下來,衹要婉兒沒有什麽事情,暫時他就不懼怕了。

“不過,你就這樣的離開家族,放棄縣試的資格,以後的路就難走了!”

莊夜風望著他歎氣。

“三叔,其實我已經形成武殿了!”

“已經形成武殿?

那你真的就是聖前武童了?”

莊夜風驚喜的喊了一聲,抓住了他的手臂試探了一下。

“真的已經形成武殿了。”

莊夜風立刻在屋裡麪走了幾圈方纔說道:“你且安心養傷,其餘的事情就交給我來辦!”

這一養傷便是過了十多日,縣試都已經結束,不少獲得資格的人也順利的進入了武廟,成爲了武童。

同時,莊夜風帶來了訊息,他和紫桑縣的縣尊賀進有很好的交情,就將聖前武童的事告訴了賀進,拜托他爲莊弈辰爭取一個去府試的機會。

“聖前武童,千古奇才,自然有權力蓡加府試!”

賀進確認之後,一句話便定了調子,這也讓莊弈辰內心訢喜無比。

“莊弈辰是聖前武童?”

隨著這個訊息流傳出去,縣尊又貼出了全縣的通告,頓時將紫桑縣城給沸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