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真進去了?”

偏院內,大樹的人聚於一起,根莖手中的酒杯微微一僵,錯愕的看向進來彙報的人。

“進去了,一男一女,門窗嚴嚴實實,壓根看不到裡麵有啥呢!”

那人繪聲繪色的描述。

根莖一聽,當即笑出了聲。

“還以為這個傲寒梅有多純潔,冇想到也是個水性楊花的東西,傲雪世家的臉怕是要被她丟儘了!”看書喇

“大人,如此說來,咱不也可以藉助著給她檢查的名義,叫她脫?”

旁邊的人咧嘴笑道。

“這有什麼意義?你冇聽傲寒梅說了嗎?如果檢查了,治不好,就滅族,你確保你們能治好‘寒江孤血’?”

“這這豈能治好?不過青玄聯盟的那小子”

“年輕人做事不過腦,不知後果的嚴重性,隨他去就是,我們看戲即可。”

“如此一來,青玄聯盟豈不是要被滅族?”

“滅族與我們何乾?正好可以利用青玄聯盟來試探一下傲雪世家的實力究竟如何,看看是不是真如傳聞中的那般強大!”

“是。”

根莖這樣的議論聲在各個超霸主勢族間都有談論。

人們並未對此上心。

在他們看來,林陽是絕無可能治好‘寒江孤血’。

“有這種事?”

正廳內,浩天聽到雷虎的彙報,眉頭頓時緊鎖。

“浩天大人,如此一來,林盟主是非治好傲寒梅小姐不可了,否則此等事情一旦傳入傲雪世家耳裡,青玄聯盟必然不複存在,我們要不要介入?”

雷虎欲言又止。

“已經來不及了!”

浩天搖了搖頭,淡淡說道:“林盟主雖然年輕,但城府非凡,他有此舉肯定是考量了許久,就讓他去吧。”

“這好吧。”

房間內。

咕嚕嚕

丹爐內發出陣陣氣泡聲,爐火微微燃燒,將房間內的溫度提升了十餘度。

林陽一邊收拾火候,一邊說道:“傲小姐,咱們開始吧!”

傲寒梅微微一怔,精緻雪白的小臉盪漾著一抹異色。

雖然她自知離死不遠,早就看開一切,也不在乎一切,可真要在一個陌生男人麵前一絲不掛 太難辦到了。

心中的羞澀讓她肢體變得十分僵硬。

“怎麼?放不開?”

林陽眉頭皺起:“你是要命,還是要這點麵子?”

“你果真能治好我?”

傲寒梅凝聲道。

但這話說完,又覺得顯得廢話。

這種傢夥,怎可能治得了‘寒江孤血’?

“這種病我已經從雷澤天閣所收藏的典籍裡瞭解過了,我覺得有些類似於漸凍症,彆人或許治不了,但我能試試。”

林陽道。

“你怎麼治?”傲寒梅立問。

林陽聞聲,當即停下手上的活,漠然的盯著她。

“怎麼?”

傲寒梅柳眉輕蹙。

“我說傲小姐,你懂醫術嗎?”

“我傲雪世家醫武通天,豈能不懂醫術?”

“你既懂醫術,也該知道我能不能治你,應當先讓我看看你的病情方能做決斷,這個道理不是應該三歲小孩都懂嗎?你再不脫衣服,我如何觀察你的病情?”

林陽沉喝。

傲寒梅微微一怔,踟躕片刻,最終還是將衣服褪下。

薄如蟬翼般的冰衣緩緩落地,露出了傲寒梅那似雪似冰般的肌膚。

她的肌膚光潔無暇,冇有半點瑕疵。

可仔細一看,能瞧出她的膚色極度的不健康,冇有半點紅潤之色,有些地方,幾乎就似冰霜。

林陽仔細觀察,並未注意那些**部位。

傲寒梅臉頰浮現一抹極為細微的紅潤,輕閉雙眸,嬌軀也在輕輕顫抖。

“好了冇?”

她聲音顫抖的問。

但林陽並未出聲。

傲寒梅有些惱怒。

莫不成這登徒子是被自己的身子看癡呆了?

她猛地打開雙眸,狠狠瞪向林陽。

然而林陽卻專注於她的側腰,如星辰般的眼陷入深思,卻看不到半點**在裡麵。

傲寒梅微微一愣。

是自己錯怪此人了?

如此半響。

“好了!”

林陽收回目光,淡淡說道。

“能治嗎?”

傲寒梅哼道。 “能!”

林陽點頭靜道。

這話墜地,傲寒梅如遭雷擊,整個人傻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