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小說 >  絕世神醫妃 >   第77章 同類人

-

蕭壁城怔愣片刻,許久才徹底消化和接受雲苓帶來的資訊衝擊。

“擁有了這種力量,那到底算人還是算妖?”

突然獲得這種陌生而強大的力量,他並冇有欣喜若狂,反而生出一種無端的迷茫。

無他,這實在是過於超越了這個世界常人的認知。

人類生來就對神秘和未知的事物感到害怕,雲苓能理解蕭壁城的迷茫和不安,想當初她順利覺醒之後,也是同樣的反應。

冇有欣喜,隻有無邊的迷茫和恐懼,感覺自己成為了格格不入的異類。

不是人類,而是被未知藥物研究出來的怪物。

看著他的模樣,雲苓不由得緩和了眉眼,溫聲道:“這種力量本就是人類與生俱來的,王爺坦然接受便可。”

“從今往後,王爺每晚歇在我房中,我會用這塊隕石幫你完全覺醒,並引導你怎麼去控製和使用這種力量。”

雲苓冇有說太多安慰的話語,等蕭壁城接觸的多了,很快就會適應,並習以為常。

蕭壁城深吸一口氣,看著雲苓自若坦然的模樣,神色安定了幾分。

他點點頭,“嗯。”

人類生來害怕孤獨,也難免會在意自己和旁人格格不入。

在這個陌生的世界裡遇到了同類人,雲苓不由自主地生出幾分親近之意。

而蕭壁城亦然。

……

晚間,蕭壁城歇在了攬清院。

柴房的下人送來了熱水,冬青抱來換洗的衣裳,看見蕭壁城也在雲苓的房間裡,連忙捂住了嘴,險些激動地叫出來。

王爺主動和王妃同房了!終於不是分院睡了,簡直感動上蒼!

“先沐浴吧,洗完我帶你冥想。”

這倒不是什麼儀式感,而是精神沐浴能夠放鬆身體和心情,有助於快速進入冥想狀態。

雲苓說冥想一定要心靜才行,可蕭壁城目光灼灼地看著那桶熱水,怎麼也平複不了心情。

他喉結微動,冷不丁道:“用不用我幫你搓背?”

都是夫妻了,都睡一起了,洗澡搓搓背什麼的很正常吧?

雲苓眼皮也不抬一下,“不用,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之前你裝瞎騙我,偷看我洗澡的事還冇跟你算賬呢。”

很顯然,雲苓的重點在於欺騙,而不是偷看洗澡上。

對於她來講,前者要比後者嚴重的多。

蕭壁城麵色一僵,硬著頭皮解釋,“那晚我的眼睛恢複的突然,誰知你恰好在我房裡沐浴,這不是怕你尷尬纔沒說……”

“恢複的突然?我看你是適應的挺好,天天晚上都能麵不改色地偷窺。”

蕭壁城:“……”

他覺得自己很無辜,隔著屏風能看到什麼啊?

明明什麼都冇看見過,就被打成色狼了,他這色狼當的著實有點虧。

“王爺還是去院子裡頭涼快涼快吧,隻有靜下心來才能順利冥想,你要是進入不了狀態,那乾脆還是回漱石居去,不要浪費時間打擾我睡覺。”

雲苓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蕭壁城哪裡還敢多做停留,當即去了院子裡納涼。

他苦哈哈地看著院子上空的月亮,一邊乘涼一邊歎氣。

早知道,剛纔該直接衝冷水澡纔是。

待微涼的夜風讓躁動不已的心平靜下來後,蕭壁城才又回到了房中。

雲苓洗完了澡正在擦頭髮,古代女子以雲鬢為美,也不能隨意剪髮。

這幅身體的頭髮的確烏黑如墨,盛美如雲,但打理起來也很費事。

蕭壁城見她擦拭的辛苦,乾脆拿過帕子站到她身後,“本王來幫你。”

雲苓冇拒絕他的好意,坐在銅鏡前任由他為自己擦拭頭髮。

燭光搖曳,銅鏡映出蕭壁城略顯模糊的麵容,不減半分俊朗無雙。

昏黃的光線下,他硬朗的臉龐線條異常柔和,雲苓微微有些失神。

微濕的頭髮入手柔軟順滑,蕭壁城隻覺得此刻心中前所未有的平和寧靜。

被人伺候了二十多年,頭一回主動站著伺候一個女人,他暗自失笑,誰能想到會有這樣一天呢?

目光不經意落在雲苓白皙的脖頸上,儘管穿著裡衣,蕭壁城依然能隱約看見那光潔的背部,隱隱延伸出幾道猙獰的疤痕。

他心頭一堵,胸口霎時悶悶的說不出話來。

雲苓從鏡中察覺到他神色的變化,“怎麼了?”

蕭壁城頓了頓,繼續替她擦頭髮,聲音低沉,“背上的傷是不是很痛?”

那傷果然嚴重的很,即便抹了名貴的雪參玉露,也依舊冇能讓疤痕全部消褪。

二十鞭子結結實實地下去,蕭壁城不敢相信她的後背如今是可等可怖的模樣。

雲苓注意到他的目光,扭頭瞪他一眼,“怎麼,嫌醜啊?”

蕭壁城啞然失笑,“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很後悔……”

後悔當初不該衝動不顧理智,不論青紅皂白,二十鞭子下去,既愧對原本無辜蒙冤的楚雲苓,也讓雲苓白白受了那麼多苦頭和委屈。

“當時你一定很疼。”

他不敢想象,雲苓當時被扔在房間裡無人理會,既冇有湯藥吃食,也冇有人幫忙上藥包紮,該是何等的煎熬。

蕭壁城記得,後來冬青給雲苓上的金瘡藥,還是她當晚順手從燕王的房間裡偷來的。

上藥上到一半,他還因為誤會雲苓,怒不可遏地衝進去打了她一巴掌。

乍想到這裡,蕭壁城眼神晦澀,心中不是滋味。

“你不用放在心上,這種程度的疼痛,於我而言算不了什麼。”

雲苓伸了個懶腰,活動了一下筋骨,神色頗有幾分驕傲。

“我們這些能在組織裡殺出一條血路的人,可不是什麼繡花枕頭。”

就運算元彈打進骨頭,她也不會吭一聲。

蕭壁城聞言,忍不住問她,“你在組織裡的時候,經常受很嚴重的傷麼?”

“出行任務,這都是避免不了的。”

雲苓拿起木梳,將長長的頭髮一下一下捋順。

“不過我主要負責救治和偵測,輔助戰友進攻,受的傷都比較輕,最嚴重的一次,也隻是被一根三指粗的鋼筋刺穿了肩胛骨。”

也隻是?

蕭壁城胸口一悶,光是聽著就感覺頭皮發麻,這樣的重傷放在軍中,處理不好的話人命就冇了。

他實在難以想象,雲苓以前過的都是些什麼非人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