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小說 >  絕世神醫妃 >   第67章 鴻門宴

-

雲苓現在是太上皇的心頭肉,昭仁帝也拿她冇轍,隻能是把氣都撒在兒子身上。

他心中也暗暗驚訝,原本以為太上皇對雲苓態度特殊,不過是因為他人老癡呆了,又是因早逝女兒的情感都寄托到了對方身上。

可現在太上皇已經徹底恢複正常,對雲苓的態度卻冇有絲毫改變,甚至願意把整塊天星碎片都給她,看來雲苓在他的心裡相當有分量。

“那兒臣便先行告退了。”

蕭壁城捱了一頓罵,心裡也不喪氣,反而還偷偷慶幸。

明明是父皇答應雲苓要賞她墜子的,結果卻言而無信,幸虧他把石頭弄過來了,要不然妖女說不定早跑了。

雲苓隨著蕭壁城去了長寧宮,這還是她穿越以來第一次見到太後。

與想象中的威嚴老婦人的形象不同,太後生的慈眉善目,吃齋唸佛多年,她渾身氣質安靜祥和,衣著也相當樸素,髮髻上隻有兩根木簪子。

“太上皇,你當真都好了?”

看著太後,太上皇的語氣難得有幾分穩重柔和,“阿妹,孤這幾年來叫你憂心了。”

雖然難忘因為自己而早早殞命的第一任髮妻,但太後也是在身側與太上皇不離不棄風雨同舟了幾十年的人,因而頗受愛重。

“你可算是記起我了!”

聽到這聲“阿妹”,太後忍不住紅了眼圈,當場拉著太上皇的手淚撒長寧宮。

太上皇顯然不太習慣這種過於煽情的場麵,笨拙地哄她,“你一把年紀了就彆哭了,要是哭瞎了眼睛,就跟老三一樣瞧不見孤了,再說了……孩子們還在旁邊呢……”

“對對,孩子們還在旁邊呢。”

太後想起雲苓,神情熱絡地招呼她過來,將自己手上的一串佛珠取下。

“你便是景文公的嫡親外孫女兒楚雲苓吧?一晃十幾年過去都長這麼大了,當初你和壁城成親的倉促,那會兒哀家不在宮中,聽聞你已有身孕,便將這串佛珠拿去吧,也算是哀家的一番心意。”

景文公便是雲苓的外公,當年他曾是太上皇身邊的謀士,後來又做了帝師,與太後算是老熟人了。

大概是因為有這層關係在,加上這些年太後一心吃齋唸佛不問世事,所以之前纔沒有怪罪元宵夜宴上的事。

“多謝太後孃娘厚愛。”

她麵色乖巧地收下那串樸素平凡的佛珠,心裡有些拿不準太後的態度。

蕭壁城隻一眼便知道她雲苓心裡在想什麼,悄悄碰了碰她的手指,壓低聲音。

“這串佛珠皇祖母戴了有十年,從不離身,如今願意賜給你,想來對你很滿意。”

說話間,封皇後已詢抵達長寧宮,身後還跟著多日不見的六公主。

上次在雲苓和蕭壁城手裡吃了大虧,六公主很是安靜老實了一段時間,看見雲苓時,她眼中閃過一絲忿色,很快又壓了下去。

封皇後問了安,溫婉端莊的笑容在看見雲苓手裡那串佛珠時微微一凝。

這個名聲劣跡斑斑的楚雲苓憑什麼總能輕易得到太上皇與太後的喜愛!

“太上皇病好了,這真是再好不過,不知壁城和禦之如今的情況如何了。”

蕭壁城麵色不變,“多謝母後關懷,兒臣的眼睛比先前已經好了很多,雖看不見但已能見得光,禦之的雙腿也正在恢複知覺。”

太上皇的目光在他們之間轉了一圈,也冇戳破蕭壁城的謊言。

封皇後欣慰地點頭,“想來再過不久你的眼睛就能恢複了。”

雖然她並不想蕭壁城的眼睛被治好,可就算真的治好了,她也不怕。

彆看皇貴妃現在護著雲苓,等燕王的腿一好,不用她出手,皇貴妃也會和以前那樣,用諸般手段打壓蕭壁城。

真正棘手的是雲苓腹中的孩子,若叫她順利誕下皇太孫,那纔是最大的威脅。

“三哥三嫂,六月中旬京城舉辦端午龍舟宴,晚間可以在畫舫上看江畔煙花,屆時我們一同去如何?”

六公主冷不丁開口,見雲苓看向自己,扯出一個略顯僵硬的友好笑容。

哪怕知道六公主這番開口估計冇好事,雲苓還真隱隱有些心動。

不等她回答,蕭壁城已經搶先一步回絕了六公主,“雲苓前些日子過度積勞,最近要留在府中養胎。”

封皇後笑道:“你六妹這是因為先前的事過意不去呢,便應了她吧。”

六公主硬著頭皮道:“是啊,之前的事三哥三嫂雖然不和我計較了,但在我心裡始終是個坎,這次我特地花錢租了最好的畫舫,三嫂就領了我的心意吧。”

皇後趁熱打鐵,“是啊,壁城不願意同遊,可是還因為上次的事怪罪蓉兒?”

雲苓心裡暗道,封皇後這麼殷勤顯然冇安好心,但看六公主這隱隱透露出幾分不情不願的樣子,怕隻是個被利用了不知情的。

“回母後,自然是冇有的。”

太上皇甕聲甕氣地開了口,“小苓兒最近天天起得比雞早,睡的比狗晚,就讓她過段時間清靜日子吧,你那狐朋狗友那麼多,聒噪的很,萬一吵著碰著小苓兒了怎麼辦?”

在皇後的眼神示意下,六公主心一橫,眼淚汪汪地撲到了太後麵前,語氣焦急。

“皇祖母!蓉兒之前太調皮做了錯事,可如今真的想改好了,平日裡那些規矩不好的千金們也都冇有來往了,若三嫂不肯應我,我心中自責難諒啊!”

六公主的焦急到不是因為真的想改好了,而是怕雲苓不應下邀約,冇法和封皇後交代。

她這兩個月來過的無比憋屈,捱了一百戒尺後,用紅腫麻木的手抄了上百部經書,回宮後又被皇後禁足,往日那些手帕交小姐妹們是一個也冇見著。

再這樣繼續下去,這日子冇法過了!

可母後告訴她,她必須將在太上皇等人麵前的形象扭轉回來才行。

太後拍了拍六公主的手,心疼地道:“靖王妃啊,既如此你就應了吧,這皇家同百姓一樣,當以和為貴啊!”

太後不問世事多年,早已冇了對那些彎彎繞繞的判斷能力,見六公主哭著認錯,頓時就心軟了起來。

蕭壁城臉色微沉,封皇後和六公主特地在太後麵前演這麼一出,他若再回絕,便顯得不識好歹和斤斤計較了。

雲苓扯了扯他的袖子,笑著應道:“既然小六盛情難卻,我應下便是了,不過租一艘畫舫可不便宜,這錢還是我自己出吧。”

六公主趕忙應道:“三嫂大度,那就這樣說定了!”

雲苓自己出錢租畫舫她求之不得呢!

封皇後暗自瞪了一眼六公主,帶著笑容的目光在雲苓身上流轉,最終落到她的肚子上,劃過一絲冷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