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小說 >  絕世神醫妃 >   第58章 偷吻

-

當兒子的都怕老子,蕭壁城當然也知道昭仁帝的弱點。隻要有太上皇攔著,昭仁帝就算想拿回隕石也無可奈何。

蕭壁城出了個昏招,雲苓便屁顛屁顛地拿著隕石去找太上皇。

過幾日福公公再來的時候,果然被太上皇一臉凶狠地攔在了攬清院外。

“想造反啊!連鈴兒的東西都敢搶,回去告訴你那主子,他膽敢覬覦鈴兒的寶貝,孤定要敲得他滿頭包!”

福公公的臉幾乎皺成了苦瓜,他知道誰都拗不過太上皇,隻有雲苓能治得了。

可眼下雲苓也不知躲去了哪裡,整個攬清院隻聽得見太上皇那中氣十足的罵街聲。

福公公心裡明白,靖王妃這是壓根兒就不想把東西還給他,在院子門口僵持了片刻之後,終是苦著臉被太上皇幾棍子趕走了。

“唉,這可叫老奴如何向皇上交代啊……”

福公公愁眉苦臉,雲苓卻是偷樂的美滋滋,當晚去漱石居給蕭壁城施針的時候,還帶上了幾盤點心和一壺好酒。

“看在你幫我要來石頭,又給我打掩護出主意的份上,這是犒勞你的。”

蕭壁城心下好笑,“這酒後勁大,你懷著身子,莫要貪杯。”

“放心吧,我自己的身體我能不清楚?”

雲苓不以為然地揮揮手,轉眼間幾杯酒便下了肚,還好心地替蕭壁城斟了一杯。

“你們這兒的酒味道不大行啊。”

“哦?”蕭壁城挑眉,來了幾分興致,“你喝過更好的酒?”

他在吃食上一向粗糙,但卻愛酒如命,放眼望去整片大陸數個國家中,大周的酒是公認最好的。

雲苓喝了幾杯有些上頭,臉頰隱隱發紅,雙眼卻愈發的亮如星辰。

“在我們那兒,酒的種類可多了!”

蕭壁城見她眼神有些渙散,失笑道:“剛纔說了這酒後勁兒大,你看你這麼快就醉了。”

“你這酒的確有點意思,但我還是喜歡……我們那裡的味道。”

雲苓打了個酒嗝,酒氣與身上的暖香混雜在一起,馨香縈繞,蕭壁城心中微動,忍不住靠近她幾分。

“改天有機會我釀一些,給你嚐嚐鮮……”

就是不知道缺了那些儀器和材料,還能不能釀出那種原本的味道。

蕭壁城笑吟吟地看著她,挑眉道:“你酒量這麼差,不像是嗜酒的人,卻懂釀酒?”

半醉的雲苓趴在桌子上,頭枕在雙臂上側著看他,收起了平日裡那張牙舞爪的模樣,看起來意外的乖巧。

“我不愛喝酒,是情哥愛喝……她釀酒釀得很好,我的技術……都是跟都是跟情哥學的。”

雲苓斷斷續續的迴應著,說話開始有些大舌頭。

蕭壁城的笑容瞬間僵在了臉上,“什麼情哥?情哥是誰?和你一個師門的人嗎?”

他的周身驟然爆發出一股低氣壓,周身冷意環繞,心中警鈴大作。

“情哥啊……情哥她很厲害的!”

雲苓這會兒腦子不清醒,蕭壁城問起,她便嘟嘟囔囔地回答了。

“在組織裡她排第二,我排第三,我們兩個平時經常一起出動任務,關係很好的……”

“情哥會古武,諸般武器樣樣精通,劍法尤其厲害,是我們小組裡的王牌輸出……”

小組成員中的老二留情,會古武懂獸語,由於為人太過凶猛,人送外號情哥。她的作戰方式過於不要命,雲苓一直是她最好的搭檔媽媽,兩人一同完成過許多危險的機密任務。

提起上輩子關係最親密最信賴的人,雲苓眼神發亮,如同燭火般忽明忽滅,動人心絃。

看著她這副模樣,蕭壁城危險地眯起眼睛,“他是什麼妖怪,很厲害嗎?”

對方最好不要出現,不然就把無心大師請來將他降了!

“反正比普通人厲害多了,不過說真的,瞎子你也不賴……頭一回見到你這麼厲害的人,等你眼睛好了……說不定能和情哥打個五五開。”

雲苓很給麵子的誇了蕭壁城兩句,在冇有精神力的尋常人裡,他是她見過最厲害的人。

才五五開?

蕭壁城臉色難看,他一直以為自己的武功在整個神州大陸已是屈指可數的高手,一身槍法更是無人能出其右,結果隻能和對方打個五五開。

“情哥也很喜歡喝酒,號稱千杯不倒……你們兩個要是有機會認識的話,一定會成為莫逆之交的……可惜……”

可惜,再也見不到了。

蕭壁城臭著臉,麵無表情地道:“真是巧了,本王在軍中也有個千杯不倒的稱號,不知本王和他誰厲害些。”

雲苓不假思索地道:“那當然是情哥了,你是冇見過她和喝伏特加的樣子……抱著瓶子屯屯屯的!”

蕭壁城握拳的手收緊,暗自咬了咬牙,好好的怎麼又突然蹦出來一個情哥哥!

能打也就算了,居然比他還能喝,看妖女這樣子,似乎和對方關係匪淺啊。

蕭壁城板著臉,語氣瀰漫著一股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酸味。

“你很掛念他嗎?平常本王問起你有關妖怪和師門的事,你半個字也不肯多說,而今提起那個什麼情哥,你倒是喋喋不休了起來。”

雲苓醉眼迷濛地看著窗外的夜空,風動雲散,墨黑的夜色中,兩顆散發著淡淡紅色光芒的異星隱隱在閃爍。

“當然了……我們曾經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逃出去,然後在一起安度餘生……”

後來她和老一都死了,也不知道留情和老幺兩個人怎麼樣了。

蕭壁城聽的胸口一悶,心中寒涼,險些不能呼吸,他就是嘴賤,乾嘛要問些給自己添堵的問題呢?

他暗自苦笑,怪不得妖女對這裡冇有半分留戀,原來心中早已藏了彆的人……彆的妖怪!

雲苓怔怔地盯著那兩顆星星,大約是酒醉一場頭腦放空,壓抑了不知多久的情緒陡然儘數釋放,幾滴眼淚就這麼毫無征兆地落了下來。

蕭壁城愣了一下,神色慌張,下意識地抬手,笨拙地為她擦眼淚。

“好好的……你哭什麼?”

雲苓轉而淚眼朦朧地看著他,“你怎麼知道我哭了?”

蕭壁城汗毛倒豎,差點把自己的舌頭給咬掉。

不等他答話,雲苓又哭著嘟囔起來,“誰哭了?你個死瞎子我纔沒哭呢,彆胡說八道。”

“好好好,你冇哭。”

蕭壁城看著她神誌不清醒的樣子,心頭大大鬆了一口氣,剛纔好險,還以為要露餡了。

雲苓哼哼唧唧了兩句,打了個酒嗝,趴在桌子上徹底睡了過去。

蕭壁城歎了一口氣,神色複雜地看著雲苓。

大抵是懷了孩子的原因吧,近來雲苓的情緒總是很容易波動。

人醉倒在漱石居,蕭壁城冇有讓葉折風把人送回去,他下意識地不希望其他任何男人碰觸雲苓。

最後,還是選擇親自將人抱到榻上。

傾瀉的月光下,雲苓半麵似鬼,半麵動人,眼角的淚痕還隱約可見。

蕭壁城猶豫了片刻,終究冇能控製住自己,鬼使神差地靠近她。

雙唇交纏間,窗外的夜空中,一顆紅星悄無聲息地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