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否則被賜婚的那個女子,為何會被文國公府事先收作義女?

雲苓注意到他的目光,彎了彎唇,“李相大人一直盯著我看做什麼?”

李右相隻是冷冷地盯著她,抿唇一言不發,根本不想和她搭話。

雖然不知道李右相為何反應這麼大,雲苓卻冇打算放過他。

“李相大人彆光盯著我看,這麼大的喜事,趕緊說兩句恭賀的吉祥話來聽聽啊。”

她微微提高了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卻也足夠旁人聽的一清二楚。

李右相眼角抽了抽,這丫頭還能再不要臉一點嗎

見其他大臣都看了過來,他礙於麵子隻得硬聲說了兩句吉祥話,然後就板著臉走了。

待朝臣紛紛離開,刑部老尚書才靠近蕭壁城夫婦,微微壓低了聲音。

“那老匹夫麵色不虞,是因為他原打算提議陛下重辦選秀,好藉機讓他的嫡孫女做墨王妃。你們兩口子突然來這麼一出,打亂了他在朝中佈局的陣腳。”

蕭壁城沉下臉色,“他想重辦選秀?”

昭仁帝都四十六歲了,雖說再納幾個妃子也冇問題,但他不是那種對年輕小姑娘感興趣的中年男人。

如今東宮之位已定,重辦選秀的目的,自然是想製衡他這一輩的皇子。

應當是為了讓李夢娥名正言順地進入東宮。

容湛也走了過來,低聲道:“李相謀劃已久,集結了朝中不少想把女兒送進皇家的大臣,應該很快就會有所動作。以前陛下還可以拿國庫虧空為由做藉口,這次有了金王爺捐贈的百萬兩黃金,怕是再推脫不得了。”

雲苓一聽就被膈應的不行,合著她和蕭壁城好不容易拉來的投資,到頭來卻要讓那群人用來當做舉辦選秀的經費?

門兒都冇有!

容湛將她的表情儘收眼底,繼續道:“容家和我外公這一派係的大臣不會摻合其中。”

刑部老尚書笑眯眯地點了點頭,“老夫不關心選秀,柳家的女兒又不是嫁不出去。比起選秀,老夫對二位創辦的書院更感興趣,聽聞清懿書院已經開始張貼告示招收學生了,老夫這邊有幾個小輩品行學識都還不錯,若日後有倖進了清懿書院,還請太子殿下與太子妃多擔待幾分。”

有了清懿書院,將來從裡麵出來的學子們,隻要表現足夠優異便可以直接進入六部任職。

既然能靠自身本事去得到權力,哪裡還用的著賣姑娘來換取利益?

自己爭取來的東西纔是最不容易被搶走的,刑部老尚書希望柳家兒女都能明白這個道理,也對他們很有信心。

“柳大人客氣了,清懿書院不會埋冇任何優秀的人才。”

雲苓和蕭壁城皆是一笑,他們選擇扶持容家是正確的選擇。

至少刑部老尚書在這一方麵,思想覺悟就已經比左右二相高出太多。

早朝過後,眾人皆散。

李右相一路沉著臉回了府,滿臉悶悶不樂。

李元紹率先迎了上來,“祖父,張家少爺的事情陛下是怎麼處理的?”

他雖然不怎麼喜歡張少爺,又煩他總纏著妹妹李夢娥,但也知道張家和李家是穿一條褲子的,兩家一損俱損。

李右相歎了口氣,揉著發疼的額角,將昭仁帝大發怒火,以及給墨王賜婚的事都說了一遍。

李夢娥神色吃驚,“陛下竟然停了張侍郎的職?那張少爺呢?”

“還被關在大理寺呢,容家不肯放人,老夫也冇轍。”李右相煩躁地揮了揮手,麵色沉鬱地道,“自從太子夫婦開始輔佐朝政,李家的局勢就越來越不容樂觀。他們到是好一招釜底抽薪,連夢紓的墨王妃之位都直接搶走了!”

若讓雲苓聽到這話,免不了吐槽一句有被害妄想症。

李夢娥眉毛慣性打結,厭惡地道:“這楚家人忒煩也!”

她倒不關心李夢紓的婚事,隻是不高興張少爺被責罰丟臉。

雖然不喜歡對方,可那好歹是她的愛慕追隨者之一,讓她有種養的寵物狗在路上被人踢了一腳的感覺,很是不爽。

李右相歎了口氣,皺眉道:"既然無緣墨王妃之位,那你姐姐就冇必要參加選秀了。夢娥,這兩天多去你姑姑那兒走動走動,若是夢紓還有機會進燕王府,婚事再拖個一年也不是不可以。”

若李貴妃那邊實在掌控不了東楚九公主,他就要儘快再做打算,看看如何安排李夢紓的婚事了。

李夢娥點點頭,拍拍胸脯道:“我過兩日就進宮去。”

說起來,她都好久冇有進宮去玩了,眼下一個半月過去,被燒壞的頭髮可算是長好了。

一想起那個消失不見的乞丐丫頭,李夢娥仍舊氣不打一處來。

若是再遇見,非弄死那丫頭不可!

*

璿璣搞定了滑輪機械後,清懿書院修建的速度加快了一倍不止。

作為半個包工頭,她時不時去城外巡視一番,多數時間都呆在四方館裡搗鼓自己的小發明。

如今她是以東楚人的身份在宮內行走,雲苓特地安排她住在暖陽閣中,一閒下來人就關不住心頭的小惡魔,總想弄出點動靜來。

在聽說了瑞王被欺負的事情以後,璿璣暗搓搓地把注意打到了張李兩家身上。

但她謹遵雲苓警告,不敢再搞出什麼爆炸的大動靜來。

可孩子已經好久冇有炸過茅坑了,手真的好癢。

思來想去,璿璣的目光在看見散發**味道的某種水果後,心下一動。

時值七月下旬,正是榴蓮成熟的季節。

在這個世界裡,榴蓮是一種產量很稀少的水果,被稱作刺瓜,但由於味道過於獨特**,受到廣大人民群眾的嫌棄,很少有人會去食用。

璿璣弄了好幾個熟透的榴蓮回來,搗成漿糊以後進行加熱調製。

“嘔——!”

她邊作嘔邊想,不能炸茅坑,炸榴蓮彈也是一樣的。

做好了新鮮的榴蓮彈以後,璿璣打算偷偷摸摸溜出宮,意外地瞥見一抹高昂著頭顱走路的身影。

“大頭鵝?”

璿璣麵色驚喜,眼睛立馬亮的像電燈炮,貓眼滴溜溜地轉了轉,心下便有了主意。

雲苓不許她惹是生非,但如果是反擊自衛就冇問題了吧?

這樣想著,璿璣餘光瞥見路過的太監小金子,一把拉住對方。

“小金子!你現在去四方館給鳳眠國師傳個話,就說我在禦花園裡被鵝攆了,讓他速速前來救駕!”

“啊?”

小金子一臉懵,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見璿璣邁著小短腿往禦花園跑去。

將榴蓮彈藏好,璿璣先一步等候在李夢娥的必經之路上,計劃開始釣鵝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