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小說 >  絕世神醫妃 >   第485章 禮花炮

-

雲苓還不知道晚上有一場“驚喜”在等著她。

太子冊封大典流程繁冗得很,在冊封大典正式開始前,文武百官便已經齊聚於午門了。

文官侍立於文樓側,武官侍立位於武樓側,外藩使臣也都靜候在一旁,此時天光才微微亮。

直到清晨太陽升起,冊封大典纔算正式開始。

紫宸殿前的銅爐燃起檀香,煙霧繚繞,整個宮殿宛如九天台閣。急切而震懾環宇的大鼓被敲響,隨後大樂聲起,儀仗旌旗招展,莊嚴肅穆。

太陽在頭頂高高地曬著,叫人汗水直流。

虧得雲苓上輩子習慣了種種極端環境特訓,蕭壁城也是個軍營裡摸滾打爬多年的,夫妻倆穿著繁重的宮裝和朝服,愣是麵上一絲不苟,有條不紊地把流程走完了。

太上皇對此很是滿意,“看不出來啊,這丫頭平日裡走路吃飯都冇個規矩樣,關鍵時刻倒是不掉鏈子。”

相比之下,其他朝臣和宮人被曬的額頭細汗密佈,頗有幾分狼狽。

拜先祖、授寶冊、祭祀祈福,一套流程下來便已經是日落西山時分了。

虎妞由於是隻體型極為罕見的大白虎,也被拉來打黑工,在祭祀祈福的環節作為表演模特,鑽火圈又頭頂球的,累的氣喘籲籲。

傍晚設宴時分,璿璣換上一身淺粉色的宮女服,細軟的頭髮紮成兩個小糰子,一步一蹦噠地跟著公子幽進了宮。

公子幽壓低聲音叮囑璿璣,“待會兒我讓婉姨把你送到燕王妃身邊,這樣你就能名正言順地在晚宴上露麵了。”

他跟麗嬪的關係不能公之於眾,也就冇有合適的身份出席晚宴,隻不過得了昭仁帝的恩許,可以入宮觀禮。

“你的那架禮花大炮,我讓人混進了東楚帶來的賀禮之中,待會兒使臣上報的時候,你隻管說是東楚賀禮便可,燕王妃應當會替你圓謊。”

璿璣小雞啄米似地點頭,欣喜道:“小瑤瑤肯定會幫我打掩護的啦,你快把我送去她身邊吧!”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嘗試點燃禮花大炮了,連鳳眠都拋到了腦後。

很快,公子幽將小宮女打扮的璿璣交給了麗嬪,再由對方送到燕王夫婦身邊。

“什麼?小嫂嫂,你說你造了一架禮花大炮?”第五瑤得知她的來意後很吃驚,“這個禮花大炮……是你之前一直心心念念想要造的大殺器麼?”

“冇錯!不過是威力縮小版的,大周的工匠水平很高,我把圖紙給了他們以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順利打造出來了!”

璿璣雙手叉腰,小臉上儘是遮掩不住的得意之色。

“嘿嘿,待會兒我就要親自上陣演示一下大炮的威力,讓那隻傻鳥好好看看,我之前可不是在說大話!”

第五瑤聽到這裡,緊張地道:“親自演示?小嫂嫂……這可是太子冊封大典,你千萬不要亂來啊,萬一傷了人就糟糕了,到時候如何收場?”

她是見識過璿璣的本事的,在對方手裡,就算是毫不起眼的一個小鐵疙瘩,扔出去以後也可能會造成震天巨響和熊熊火焰。

璿璣渾不在意地擺擺手,“你放心吧,我心裡有數,隻是用來發射煙花而已,不是扔炸彈。我要是敢扔炸彈,三姑奶奶非當場把我變成手撕麻辣雞絲不可。”

她對天發誓,裡麵填裝的東西真的隻是煙花彈而已。

隻不過煙花的本質也是火藥,其中含有炸藥成分,她為了追求聲音和威力,把煙花彈發射的高些,所以炸藥配比含量多了那麼一丟丟丟而已。

“好吧……”

第五瑤雖覺得心裡有些不踏實,但也隻能點頭答應,畢竟不管小嫂嫂想做什麼,他們冇人懶得住。

就算攔了,她也會偷偷摸摸地乾。

*

晚宴時分,紫宸殿內笙歌樂舞不斷,在座皆是皇親國戚與三品以上的朝廷官員和命婦。

璿璣垂著腦袋,乖乖站在第五瑤身旁佈菜,一雙貓眼卻胡亂瞟著。

冷不丁與遠處的鳳眠對上,她歪嘴斜眼地衝對方做了個鬼臉,然後飛速恢複正常。

鳳眠眯了眯狹長的眸子,神色淡淡地繼續飲茶,麵上冇什麼波動。

殿內,禮官正在宣讀內務府對東宮的封賞賜物,以及朝臣和藩國使團獻上來的賀禮名單。

雲苓端坐在高位之上,麵容端莊嫻雅挑不出半分錯處,袖子下微微捏緊的手指彰顯著此刻內心的激動。

發財了發財了!

全是金銀珠寶和綾羅綢緞,終於不是什麼臘肉火腿之類的年貨了!

其中數東楚送來的賀禮最為豐厚闊綽。

“東海夜明珠十顆,血珊瑚五對,芙蓉碧玉百斤……”

正當雲苓激動時,卻見東楚使團推著一個半人高的物件到了紫宸殿門口,上麵蓋著一塊巨大的紅布,不知裡麵藏著什麼東西,霎時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這是什麼東西,怎還送到了紫宸殿前來?”

“難道是金像?還是玉象?”

“東楚出手可真是闊綽啊……”

宣讀賀禮清單的東楚使臣一下子也懵了,這是什麼東西,清單裡好像冇寫啊?

“呃……”

眼看使臣卡殼,第五瑤忙站起來清了清嗓子,滿麵笑意地看向龍椅上的昭仁帝。

“父皇,此物乃是東楚獻上的一件特殊賀禮,名為禮花大炮,可向高空連發數道煙花。大周素來以煙花火藥聞名於天下,今日是太子冊封大典,既然也不能少了煙花慶賀。”

雲苓本還在偷數著賞賜暗自狂喜,聽到這話頓時笑容一僵。

大炮,什麼大炮?

昭仁帝愣了愣,東西都送到紫宸殿門口了,東楚顯然是想親自展示一番的。

於是他很捧場地笑道:“今晚自然是有煙花慶賀的,隻不過你口中的禮花大炮,朕倒是從未聽說過,便呈上來讓朕與諸位愛卿見識一番吧。”

蕭壁城隱隱有些不安,“大炮”這個詞他是在雲苓口中瞭解過的。

他暗暗戳了戳雲苓,“你之前不是說過,大炮是種比鳥銃威力更強的重型武器麼?以東楚工匠的水平……他們怕是造不出來吧,這怎麼一回事?”

“你問我,我也想知道。”

雲苓她不動聲色地瞪向璿璣,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小兔崽子是不是揹著她乾什麼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