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小說 >  絕世神醫妃 >   第458章 鵝妹妹

-

他揹著手,麵無表情滴看著李元紹。

“記得明日到大理寺中去領罰,宣揚越權之論,當鞭責二十,處罰完畢後叫你祖父親自去大理寺領人。”

李元紹的臉色“唰”地就白了。

書院的懲罰他能勉強接受,無非是勞累一個月,再丟點臉罷了。

可蕭壁城這邊卻是實打實的刑罰了,是要錄入在宗卷裡的,將來會影響他的仕途。

他這下真的有幾分慌了,“靖王爺……”

“退下。”

蕭壁城微抬下顎打斷他,淡淡兩個字不帶什麼情緒,卻讓李元紹背後發冷,一個求情的字也說不出口。

一聲令下,李元紹身後的幾個世家子弟都生怕牽連責罰到自己,一溜煙的全退了個精光。

李元紹微白著臉,也隻好退下。

蕭壁城冷漠地注視著對方的背影,瞳孔幽深。

這次表麵是在懲罰李元紹,暗地裡何嘗又不是對李右相的一記反擊,告訴對方自己不會輕易受李家所擎製。

想杜絕旁人塞女人進來,歸根結底還需靠他諸多方麵的壓製反抗。

畢竟,他不可能一直靠躺在地板上耍無賴去解決這些事,更不希望每次都讓雲苓站在前麵,平白收穫一堆無德與善妒的指責。

李元紹等人一走,屋裡就隻剩下了雲苓三人。

她走到封無羈旁邊,好奇地打量了兩眼,發現他字寫的還不錯。

察覺到雲苓在看自己,封無羈身形微僵,心下有些緊張,餘光瞥了眼她姣好的麵容,立馬又垂下了頭。

“那個李元紹說你調戲了他的鵝妹妹是怎麼回事?”

封無羈抿了抿唇,低聲道:“去年盛夏之時,她在太陽下曬暈了,我見四下無人,便把她背到了醫館,難免有些肢體接觸,她定要說我非禮的話,那我也冇轍。”

雲苓點了點頭,不再多問,“你慢慢抄吧,我和王爺還有事,就先走了,你若有什麼問題可以去找管理員。”

“恭送王爺與王妃。”

封無羈起身行了個禮,目送他們的背影遠去,心潮忍不住有些激動和悵然。

還以為靖王妃會因為他是封家人的緣故而不喜呢……

他挽起袖子,摸了摸腕間繫著的一塊錢幣大小的銀牌,上麵印著一朵造型別緻的四重花。

若是雲苓在此,定能認出這是她在組織裡的身份標誌圖案,早前曾被她印在藥館中所出售藥物的瓶底與盒子上。

在大周京城中,有許多靖王妃的擁護者都會將這個圖案印在自己的隨身物件,甚至是衣服上,以彰顯自身對靖王妃的支援和敬愛。

但他封家人,不敢那麼明目張膽地將四重花圖案外露,所以隻是私下悄悄做了塊小銀牌。

*

閣樓下,雲苓剛走出大門口,立馬變了一張臉,陰惻惻地看著蕭壁城。

“現在可以給我介紹一下,你那位看著長大的鵝妹妹是誰了嗎?”

蕭壁城背脊微僵,該來的還是來了。

他求生欲極強地開口,“首先,我和她不是青梅竹馬,也冇有過什麼救命之恩,隻是幼時單純地見麵相處過。”

李夢娥是封家長房的嫡幼女,不論是容貌還是性格,都在一眾李家女兒中與李貴妃最像,所以很得李貴妃喜歡,幼時常被接到宮裡去玩。

雲苓撇撇嘴,醋溜溜地道:“她長的漂亮嗎?跟你以前那朵小蓮花比起來哪個好看?”

蕭壁城心下一緊,立刻道:“李夢娥小我整整七歲,當初我去軍營的時候她才八歲大呢,如今已許久冇見過了,我早忘了她長什麼樣子。”

“不管她長成什麼樣,再好看也不可能比你好看。”

雲苓的臉色肉眼可見地緩和了幾分,蕭壁城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這次回答的很完美。

但蕭壁城也冇說謊,他對李夢娥的印象就是個嬌氣難纏的小女孩。

對方的性子與皇貴妃如出一轍,幼時在宮裡玩的時候,冇少折騰過他和燕王兄弟兩個,燕王更是打心底厭煩對方,平時看見都恨不得繞路走。

“你放心,不管李右相如何施壓,我都不可能點頭娶李夢娥。”蕭壁城握住雲苓的手,鄭重其事地道,“我答應過你的,一定信守承諾,說到做到。”

雲苓眼神微軟,忍不住彎起唇角,“料你也冇那個膽子。”

她到冇把什麼李夢娥放在心上,反倒是對李家子弟的囂張跋扈有些出乎意料。

蕭壁城對此卻見怪不怪,“你會有這種感覺,那是因為封家的風頭太盛,蓋過了李家。但這不代表李家子弟就不張揚任性了。如今封家勢頹,李家的真麵目自然也就無可遮擋了。”

“你也見識過李貴妃的性子,她就是個典型的李家人。”

像李貴妃那樣的人,李家還多著呢,她不過是最具代表性的一個。

雲苓若有所思。

在圖書院逛了將近兩個時辰,見一切都步入正軌,二人便駕車回府了。

留情吊著斷腿問她圖書館之行情況如何,雲苓也冇隱瞞,將早上發生的事情都說了。

公子幽第一個跳了出來,“什麼?有人想給我塞嫂子?那可不行,我隻認準雲苓一個!”

“這事兒就包在聽雪閣身上好了,甭管她是什麼雞妹妹鴨妹妹還是鵝妹妹,統統都彆想摸著靖王府的大門!”

乾這種事兒,聽雪閣可是專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