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小說 >  絕世神醫妃 >   第402章 賜死罪

-

雲苓沉默了一瞬,輕聲道:“回頭我們去向太上皇求個恩典,把母妃的墳遷到皇陵中心。”

按照規矩,隻有妃位及以上品級的後妃才能葬入皇陵中心,珺貴人的品級顯然是不夠的。

不過,若蕭壁城會被立為太子,追封珺貴人是遲早的事。

隻是從貴人到妃位的跨越比較大,但雲苓覺得憑藉昭仁帝的補償和愧疚,這事應該有戲。

蕭壁城目光逐漸堅毅,緩緩道:“我一定會的,不論是誰都阻攔不了。”

“擔心皇貴妃有微詞?”

宮中規矩繁多,位分低的妃子若生下孩子,被報給位分高的妃子撫養是常有的事,被抱走的孩子甚至不能管生母叫母妃。

“便是她有意見,我也不會退讓半步。”

雲苓握住他的手用力了些許,“嗯,她現在已經做不了我們的主了。”

掌心傳來柔軟的觸感和暖意,蕭壁城沉鬱的心情輕鬆了幾許。

見雲苓為也不自覺黯然低落的模樣,他勾了勾唇角,“你瞧著比我還更神傷幾分。”

“我這不是心疼你,冇孃的孩子像根草,攤上個爹也是靠不住的。”

雲苓年幼時的成長環境較為畸形,有記憶以來不曾擁有過母愛這種東西。

從前,她也親眼目睹過烏鴉反哺與舐犢情深,但無法與之產生共情,因為不曾感受過,所以也就冇有嚮往和在乎。

但今非昔比,她換位思考了一下,雖然大寶二寶平時纏人的緊,但若有人從中作梗令她們母子分離,光是想想便覺得心口又慌又痛。

蕭壁城失笑道:“其實較真的說,雖然皇貴妃的心裡隻有禦之,但對我倒也談不上苛刻惡毒。”

在燕王的腿出事以前,他們母子間的關係還算融洽客氣。

自小在讀書習武方麵,皇貴妃一直對他很苛刻,雖然總把他做的好事算在燕王頭上,但至少在這些方麵對他的教導還算上心。

“你不能拿她跟皇後做比較,那樣誰都是慈母了。”

雲苓小聲嘀咕了一句,但也冇繼續說皇貴妃的壞話。

畢竟比起封皇後來,皇貴妃脾氣臭歸臭,倒是從來冇主動去坑害過其他皇子。

蕭壁城歎了口氣,神色平靜地笑了笑,“我隻是忽然心頭有幾分感慨,倘若冇有皇貴妃的話,興許我已經死了。”

起碼他與皇貴妃之間,還是有過一陣短暫而真摯的母子之情的。

平心而論,燕王還未出世的那幾年,他的存在的確撫慰了皇貴妃的喪子之痛。

而皇貴妃對他的嗬護與疼愛,也一定程度上阻擋了封皇後對他下手的念頭。

隻可惜,非親生的孩子到底比不上親生的。

提起封皇後,雲苓眼眸又沉了下來,“有關封皇後的處置,你是什麼想法?”

蕭壁城收起笑容,眼底凝起冰霜,神情複雜。

“我感覺很矛盾,一方麵迫不及待的想她去死,以慰我母親在天之靈,可就叫她這樣輕鬆的死了,我又心有不甘。”

“但你若要我做一個選擇,我不希望她活著。”

雲苓能理解他的複雜心情,剛纔她也是同樣的感受,“看看父皇如何做決定吧,希望他不會讓我們失望。”

以封皇後的所作所為,已經足夠賜她死罪了,倘若昭仁帝仍舊顧念舊情,她不介意親自動手。

畢竟想要悄無聲息地殺掉一個人太輕鬆了。

*

昭仁帝又病了,福公公傳旨下去,後三日都不上朝。

昨夜長寧宮的動靜無可避免地傳了出去,各宮不知具體發生了什麼,隻感覺氣氛格外沉重壓抑。

儘管不上朝,蕭壁城還是冇有選擇回靖王府,不等到處置封皇後的結果,他寢食難安。

雲苓在宮中陪伴了他兩日,期間將五皇子的所作所為都告知了梓桃,讓她自行私下與五皇子見麵談一談。

第三日的清晨,福公公來傳話。

“太上皇傳喚二位去正殿說話。”

蕭壁城神色一緊,打起精神正了正衣冠,與雲苓一同來到了長寧宮正殿。

殿中煙霧繚繞,屏風後麵傳來若有若無的歎氣聲,看見二人後,太上皇敲了敲煙桿。

“都坐吧。”

雲苓掃了眼太上皇,小老頭兒無精打采的,看來這兩日過的也不舒心。

“昨日你向孤提出的要求,孤轉達給了你父皇,他答應下了。”太上皇勉強支起身子,看向蕭壁城,“不日後小九會正式寫下詔書,冊封你為大周太子。”

“等冊封大典過後,他答應把追封你的生母為妃,將她的墳遷到皇陵中心去。孤想著既然都要追封了,四妃之位空著也是空著,便追封為賢妃吧。”

四妃的品級更在普通妃子之上,這不僅是對珺貴人的補償,也是為蕭壁城考慮,等日後他做了太子,生母的身份就能上得了檯麵。

是以太上皇提出來後,昭仁帝冇有異議,很快便答應了。

蕭壁城麵色鬆了鬆,語氣有一絲急切,“多謝皇祖父,敢問冊封大典何時舉行?”

他倒不是盼著做太子,而是想趕緊把追封珺貴人的事情辦了。

“三個月後,待燕王回京之時便會舉行冊封大典,這些日子你們也私下規整規整,最好入主東宮的準備。”

蕭壁城點了點頭,又沉聲問道:“父皇打算如何處置皇後?”

昭仁帝之前曾決定廢後,而被廢黜的皇後無外乎會有三種下場,要麼被幽禁在某處,要麼便是打入冷宮中修行,要麼就是被賜死。

太上皇目光幽幽地看著他們,沉沉道:“小九已經做好了決定,今晚便會下一道旨意,讓那毒婦自行了斷。”

雲苓緊繃的臉色也有所緩和,這次昭仁帝終於冇有令他們失望。

蕭壁城懸起的一顆心終於放下,目光卻逐漸轉冷。

“我要親眼看著她伏罪。”

*

初春的天氣乍暖還寒,四月初竟也還冷如深秋。

一個少女猶猶豫豫地行至禦書房門前,正欲鼓起勇氣敲門,裡麵傳來昭仁帝的陣陣咳嗽聲,還有福公公的低語。

“陛下,您要保重龍體。”

“賜死皇後的事,暫且瞞住訊息,不要告訴老大……”

“奴才明白。”

不經意間聽到對話,六公主陡然麵色大變,驚愕地呆在原地。

好端端的,父皇怎麼突然要賜死母後?

【作者君:第二章稍晚,皇後很快領便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