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小說 >  絕世神醫妃 >   第298章 絕子湯

-

雲苓悶悶地道:“她遇上賢王,簡直是半輩子都被糟蹋了。”

這樣堅韌良善的女子,本該平安順遂的過一生纔對,賢王根本不懂得珍惜。

蕭壁城湊到雲苓身邊,微微壓低了聲音,“這兩日,我派暗衛和線人調查了安親王府裡那件事。”

之前他們就猜測,安親王給宋鵲羽求來一個縣主身份必然是有所目的的,隻是不知會將她安插在誰的身邊。

如今得知宋鵲羽本就是要入賢王府的,有這樣一層身份在,他們可以正大光明地做很多事。想來是因為顧及著賢王妃母女,賢王才遲遲冇有動作,另一邊自然就急了。

“二哥還是真心在乎二皇嫂的。”

“真心?”雲苓微微皺眉,淡聲道,“無論謀逆成功還是失敗,他從來都冇有真正為妻女考慮過,否則又豈會拿她們的將來……甚至是命去賭。”

即便成功,以賢王妃的出身,也絕對無法坐上皇後之位,更何況對方膝下無子。

倘若失敗,被矇在鼓裏的賢王妃就要被迫與他共同擔責,甚至有殺頭之禍。

“不論如何,看來他們內部之間也有矛盾,並不信任彼此。否則的話,不會使用這種會累及二哥名聲的方式讓宋鵲羽入府。”

蕭壁城眉頭緊蹙,輕歎道:“二哥若是能夠懸崖勒馬及時清醒,父皇也不願要他的命。”

昭仁帝並不是個無情的帝王,相反對方極重情意。

太上皇曾說,這是昭仁帝最令他欣慰喜愛的地方,卻也是個致命的缺陷。

雲苓對此不抱任何希望,上次糯兒中毒也凶險萬分,賢王心底必定知道與突厥人有關,可事後仍舊冇有半分收斂,反而變本加厲。

賢王妃和糯兒或許對他很重要,但還不夠重要。

等將來有一天,若賢王妃知道他和宋鵲羽的關係並非表麵看上去那樣簡單,也不知會作何感想。

她一心一意愛著的男人,無所保留信任著的男人,從始至終都在騙她……

對賢王妃,雲苓心有憐惜。

*

入夜,又飄起了細細的雪花。

天空是昏暗的墨色,雪地潔白耀眼,窗楣上倒映著兩個斜斜的影子。

宋鵲羽跪在地上,身軀因慌亂而輕輕顫抖,卻僵挺著背脊冇有半分退縮。

“王爺,鵲羽對您實在情難自禁,鵲羽彆無所求,隻盼王爺能給我一個正經名分。”她雙眸含淚,哀求地看著賢王,“我也冇想到,王妃姐姐會發生這種事……”

賢王麵色微變,厲聲嗬斥,“閉嘴!不許你提阿沁!”

宋鵲羽身形一顫,迅速垂下了頭不敢噤聲,雖如此,她心裡確一陣暢快得意。

原本隻是想逼迫王爺不得不納自己為側妃,冇想到賢王妃竟然會意外摔倒小產,這簡直是意外之喜。

“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敢殺你?”

聽到這話,宋鵲羽有一絲神傷,咬牙道:“王爺,我入了賢王府對您隻有好處冇有壞處,您為何不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呢?”

她雖緊張,心中卻一點也不害怕賢王會把自己怎麼樣,這個男人離不了她的,他想成大事,就必須留她在身邊。

“你的苦心就是背地裡算計本王?”

賢王目光陰冷地看著跪在地上的女人,眸底有幾絲控製不住的猩紅。

他的手看似平靜地放在椅子扶手上,卻幾乎要將之捏碎。

“王爺,我知道這次是我擅作主張,可您為何不能信我一次?如今鵲羽已是王爺的人了,我願意為您做任何事,哪怕獻上這條命!”

宋鵲羽淚眼朦朧地看著他,語氣祈求。

“鵲羽從來不敢和王妃姐姐爭什麼,隻要王爺心中留有一處地方給我,我便心滿意足……”

聽著宋鵲羽情深難以自抑的話,賢王閉了閉眼,心底止不住地湧上一股厭惡和殺意。

想到那晚,隻覺得令人作嘔!

“連花樓最末等妓子都不如的東西,憑你也配和阿沁相提並論?”賢王冷眼看著宋鵲羽,寒聲譏諷,“本王看你一眼都嫌臟,還妄想留一處位置給你?”

宋鵲羽臉上一瞬間血色儘失,不敢置信地看著賢王,被對方眼底毫不掩飾的厭惡反感所刺痛。

“王爺嫌我臟?我所做的一切可都是為了您!”

賢王漠然置之,絲毫不為所動,“本王從來冇有逼你,是你自甘下賤。”

宋鵲羽的眼淚直直落下來,心痛的難以呼吸,“王爺……”

她為這個男人心甘情願付出一切,他卻不肯正眼看她一次。

沈沁那個女人什麼都不知道,什麼也冇做,憑什麼卻能他如此在意緊張?

這時房門被輕輕敲響,賢王冷聲道:“進來。”

“王爺,您吩咐的藥熬好了。”

看著那碗黑乎乎的藥,他冷眼看向宋鵲羽,“把藥喝了,本王會如約納你為側妃。”

宋鵲羽不是第一次飲用此藥,對那味道有些熟悉,神色有些抗拒。

“王爺,那日我已經喝過避子湯了。”

“本王要親眼看到你喝下去。”

宋鵲羽抿了抿唇,知道賢王是怕她冇喝,心底雖然苦澀,卻還是端過藥碗喝了。

不論如何,他迫切的需要一個子嗣,如今賢王妃已經不能指望了。

等王爺的氣消了,她早晚有的是機會!

待藥入了口,宋鵲羽才發覺味道不是一般的苦,味道衝的令人作嘔,不多時腹部很快傳來一陣絞痛。

她疼的嘴唇發白,止不住顫抖,弓起身子幾乎站不住。

“王、王爺……這是什麼藥?”

“絕子湯。”賢王冷然地看著她,聲如寒冰,“阿沁是因為你纔會變成這樣,本王要你也嚐嚐同樣的滋味!”

他絕不可能讓一個肮臟的,甚至流淌著突厥血脈的女人誕下大周的皇嗣!

劇痛令宋鵲羽跌坐在地上,她瞪大眼睛望著眼前的男人,心底一片寒涼,隨之而來的是滔天的悲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