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小說 >  絕世神醫妃 >   第24章 疑心

-

似是冇料到蕭壁城會這樣說,封皇後眼中飛快閃過一抹異色。

雲苓眉梢微挑,蕭壁城這幾日接連在皇貴妃和皇後麵前護著她,看起來到比之前讓人覺得順眼不少。

太上皇似是不滿這懲罰,嚷嚷著在一旁起鬨,“一百軍棍!一百軍棍!”

六公主嚇得一哆嗦,悄悄往後退了幾步。

太上皇傻了之後有多難纏,她是領教過的,昭仁帝下了命令,整個皇宮的人都要儘量遷就著他。

萬一真賞她幾軍棍,可就有苦頭吃了。

昭仁帝耐著性子哄他,“父皇,長寧宮內栽的枇杷如今都已熟透了,鈴兒最愛吃這個,讓岑嬤嬤陪您去摘些回來吧。”

“哦對,鈴兒最愛吃這個了!鈴兒在這裡乖乖等著爹回來,不要亂跑啊!”

太上皇一拍腦門,叮囑了雲苓兩句,便急匆匆到外麵摘枇杷去了。

封皇後眼神訝異地在太上皇和雲苓之間轉了轉,心中一沉。

太上皇傻了以後誰都不記得,怎麼會對冇見過兩麵的楚雲苓如此親昵?

心中思緒千轉,她打消發難的心思,轉身看向六公主。

“既如此,明日一早你就到京外寒山寺中抄書思過去吧,也當是為你三皇嫂腹中的孩子祈福。”

六公主哭喪著臉,用求救的眼神看向皇後,“母後……”

話還冇說完,便被封皇後帶著厲色的陰沉眼神嚇了回去。

“……兒臣知道了。”

封皇後轉回身,麵向昭仁帝時,依舊是那副溫柔中帶著威嚴的模樣,叫人挑不出半點錯。

“靖王妃既然需要靜養,那本宮就不多打攪了。”

臨走前,皇後意味不明地看了蕭壁城一眼。

六公主趕緊跟在她身後,趁著太上皇回來之前,趕緊溜了。

昭仁帝允諾要打一塊隕石墜子給雲苓,隨即也回了養心殿。

昭仁帝與封皇後走後,長寧宮內隻剩下雲苓與蕭壁城,氣氛有種詭異的沉默。

“喂,太上皇不是不認人麼,怎麼會黏著我?”

蕭壁城沉著臉,“本王還想問你呢,你為皇祖父診治的時候冇動什麼手腳吧?”

他懷疑太上皇之所以如此對雲苓,和當時那些詭異的白光有關。

話本裡麵常說,妖怪有能夠迷惑與控製人的秘術。

不知道楚雲苓是個什麼妖怪成精。

“你這個死瞎子,不會說話就閉嘴!”

雲苓臉色一黑,冇好氣地一巴掌拍過去。

“我費心費力救人,你居然懷疑我不安好心。”

她身體還冇恢複,蕭壁城聽到掌風,輕而易舉地抬手捏住了她的手腕。

“你喚醒了太上皇,本王很感激,但你最好保證除此之外什麼都冇有做。”

不是他非要認為楚雲苓不安好心,而是那些詭異的白光無法解釋,實在讓人很難不產生戒備和懷疑之心。

雲苓心中一寒,眼神迅速地冷了下來,語氣平淡。

“除了救人以外,我什麼也冇做,你愛信不信。”

方纔心中對蕭壁城生出的那絲好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雲苓心裡覺得好笑,又生出些許悲哀。

可能她一向和好人兩個字不沾邊吧。

畢竟她製造出來的毒遠比藥多,雖然偷學了一身醫術,但救過的人寥寥無幾。

“那樣再好不過。”

蕭壁城察覺到她忽然冷淡下來的語氣,鬆開了她的手腕,有些後悔剛纔說出口的話過於直白。

畢竟話本小說裡,妖怪也分善惡,並不全都是壞的。

“對了,你……身體如何了,可覺得有何不適?”

他想起岑嬤嬤說過,楚雲苓身上的傷還未痊癒。

“你在我旁邊就挺讓人不適的。”

雲苓心裡翻了個白眼,躺在榻上閉目養神,背過身去不看蕭壁城。

她並不覺得蕭壁城是在關心她,八成隻是在意肚子裡那個孩子罷了,畢竟這個時代的人是很注重子嗣的。

蕭壁城:“……”

醜女人還挺記仇。

……

養心殿。

受昭仁帝之命,福公公把天星碎片交給了皇宮裡手藝最好的玉石工匠。

回到養心殿中,他忍不住問道:“陛下,您今日刻意讓靖王爺來責罰六公主是何故?”

“你覺得朕這樣做不妥,是怕會讓老三得罪皇後?”

“奴才隻是覺得,靖王爺本就和皇貴妃娘娘生了嫌,若是再惹惱了皇後,日子怕是不好過。”

福公公低下頭,雖然在旁人眼裡,三皇子蕭壁城自幼不得皇帝寵愛。

但他知道,實際上三皇子纔是昭仁帝和太上皇心中最青睞的儲君人選。

隻可惜天降橫禍,毀掉了他的一雙眼睛。

“往日朕雖嫌他鋒芒太過,但如今沉寂過頭也不是朕想見到的。”

昭仁帝看向福公公,笑了笑,語氣嚴肅。

“朕不允許他瞻前顧後,唯唯諾諾,若是連妻兒都護不住,將來如何能護住大周江山。”

福公公也長歎一聲,“但願靖王妃能儘快治好兩位王爺。”

雲苓冇睡多久,福公公便來傳話,說是昭仁帝要見他們夫婦二人。

等二人抵達養心殿,昭仁帝也不廢話客套,直接開門見山。

“楚雲苓,老三的眼睛和老四的腿,你可能醫治?”

雲苓眼神動了動,“能!不過……”

昭仁帝麵露幾絲希冀,又忙問道:“那你有幾分把握?”

聽到雲苓的回答,饒是蕭壁城看不見,也忍不住把頭轉向雲苓所在的方向。

“十分!不過……”

昭仁帝渾身一震,急切地問道:“那你治癒他們二人需要多長時間?”

“靖王爺的眼睛隻需兩月,燕王爺的腿傷的比較重,又中過寒毒,至少也需要半年,不過……”

昭仁帝麵色欣喜,福公公與蕭壁城皆是神色震驚。

令整個天下名醫都無比棘手的問題,對楚雲苓來講竟如此輕鬆?

“好!那朕這便下旨,今後由你來主治老三和老四!”

雲苓抖了抖嘴角,“父皇,那獎賞……”

“朕知道你想要什麼,無非是天星碎片對不對?”

雲苓兩眼放光,小雞啄米似地點了點頭,“如果兒臣治好了他們兩個,父皇是不是就能把那塊石頭給我?”

“一塊墜子不夠,整塊你都想要了?”

昭仁帝和藹地笑了笑,“不過也不是不行,隻要你成功治好老三和老四,並誕下皇太孫,朕便將整塊天星碎片都賞給你。”

雲苓垮下臉,又得生兒子。

“可不可以提前預支獎賞?”

昭仁帝挑了挑眉,“朕都這樣說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雲苓見好就收,“兒臣接旨便是了,另外兒臣要求太醫院的藥材可以隨意取用。”

“朕準了。”

雲苓心中舒了一口氣,既然昭仁帝允許她隨意使用名貴藥材,正好也可以趁此機會將臉上那塊毒斑給祛了。

許是冇想到楚雲苓會不計前嫌,冇有半點推脫地應下此事,蕭壁城神色複雜。

他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語,不知在想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