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小說 >  絕世神醫妃 >   第216章 虎頭鞋

-

雲苓笑意盈盈地看向瑞王,“怎麼一副這樣的表情看我,是哪裡還不舒服麼,用不用我再給你診一診,開服藥?”

燕王不知何時湊了過來,關懷道:“大哥病了?什麼時候的事,哪裡不舒服,還嚴重麼?”

他前陣子被皇貴妃催婚,折騰的焦頭爛額,全然不知道瑞王的事。

瑞王麵色一緊,忙搶在雲苓前開口,“禦之不用擔心,我隻是前陣子染了風寒,冇多大事,你我二人也好一陣子冇見了,走敘敘舊去。”

說完,他拉著燕王夾起尾巴就逃了。

雲苓看著瑞王那慫樣,心底冷哼一聲,看在今天人多的份上,她纔沒功夫搭理他。

二人前腳剛走,五皇子和六皇子後腳就到了,緊接著是賢王妃夫婦,懷裡還抱著穿了一身新棉衣的糯兒。

糯兒今日穿著紅色的襖子,脖子周圍是一圈軟軟的白色兔毛,頭髮紮成了兩個丸子,上麵繫著紅繩流蘇。

一見到雲苓,她奶聲奶氣的聲音裡便帶上了雀躍。

“雲苓嬸嬸,糯兒今天是不是和你一樣漂釀?”

前些日子賢王妃頻繁地來靖王府做客,糯兒已經熟悉了雲苓。

除了孃親之外,她最喜歡的就是這個漂亮的嬸嬸,每次來都會給她做很好吃的蜂蜜軟糕。

剛看到雲苓,糯兒便掙紮著從賢王懷裡跳下來,撲騰著小短腿朝她跑去,像是一顆香甜軟糯的湯圓成了精。

“嬸嬸抱抱糯兒!”

賢王緊張地看著女兒,叮囑道:“糯兒……慢、一、點、小、心、摔、倒!”

雲苓一把將糯兒抱起來,在她肉嘟嘟的臉上狠狠親了一口。

“糯兒今天真好看,比嬸嬸還好看。”

想起那兩頭隻會吃和睡,要麼就對人進行魔音攻擊的豬崽,雲苓心裡著實有些羨慕賢王妃。

當初她生的怎麼就不是兩個閨女呢?

糯兒被親的咯咯笑起來,也在雲苓臉上“吧唧”了一口。

“糯兒不要比嬸嬸好看,要和嬸嬸一樣都漂釀!”

瞧瞧,這就是彆人家的閨女!

雲苓暗暗下定了將來一定要生個女兒的決心。

賢王笑容憨厚地看著這一幕,嘴角卻微微下沉。

糯兒的性子一向安靜乖巧,不若其他小孩子那般活潑,作為父親的他很少見到糯兒有這樣情緒外露的時候。

她對雲苓表現出來的親近和喜歡,令賢王感到有些意外。

“糯兒彆鬨你嬸嬸,她今日可忙著呢。”

眼看往來賓客越發的多,賢王妃忙將糯兒抱了回來,又遞上了紅包。

雲苓笑著一一收下了。

要說辦滿月酒有什麼爽的地方,那就是收紅包收到手軟,她掂了掂那些厚厚的紅包,忽然覺得前幾日的勞累也不算什麼。

除開舉辦酒席的花銷,應該還有賺不少。

賓客們的賀禮大多是長命鎖和瓔珞項圈一類的東西,六皇子倒是彆出心裁,送了兩雙精巧無比的大紅色虎頭鞋。

小巧的虎頭鞋是千層底,針腳緊密,外麵是抓人眼球的精美刺繡,內裡是暖軟的棉花。

“娘,是小腦斧!”

糯兒眼巴巴地望著虎頭鞋,顯然也被吸引了目光。

雲苓眼神一亮,接過來愛不釋手地摸了摸,“這是你親手做的?”

六皇子臉頰微紅,搖了搖頭輕聲道:“這是我母妃做的。”

他的繡工還冇厲害到這個份上。

賢王妃些許訝異地讚歎,“怪不得這麼精巧,原來是麗嬪娘孃親手做的。”

“還請六弟替我向麗嬪娘娘轉告,多謝她的一番心意了。”

今日收到的所有賀禮中,雲苓最喜歡的就是這兩雙虎頭鞋,看得出對方花了不少心思在上麵,

對於那位素未謀麵的麗嬪娘娘,也不由自主地多了幾分好感。

“大家既然來了,就彆站在門口吹風了,都快入座吧。”

話音落下,雲苓喚來蕭壁城,讓他將男客都帶到左側廳中,自己則在右側廳接待女眷。

王府上空炊煙裊裊,往來的丫鬟小廝們井然有序地接待賓客,端茶倒水。

這時,門口有人高聲喊了一聲。

“宜和縣主到——!”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瞬間被吸引了過去。

對於這位昭仁帝新封的宜和縣主,大家均是有所耳聞,但見過對方的少之又少。

雲苓目光微凝,隻見一個身著紫丁香色裙衫的女子跨步走了進來。

對方姿色中上,稱得上漂亮,隻是偏英氣的容貌有兩分男相。

她五官中最為出眾的部位,乃是那雙濃密烏黑的眉毛,以及挺拔的鼻梁。配上白皙的皮膚,將原本五分的姿容提升到了六分的美貌。

宋鵲羽邁著大步上前,身後的丫鬟隨之奉上了一個華麗的錦盒。

她笑道:“聽聞靖王爺與靖王妃的兩位麟兒辦滿月酒,我今日前來代安王府奉上賀禮一份,恭賀二位弄璋之喜。”

錦盒打開,隻見裡麵是一對純金的長命鎖,在秋日的陽光下熠熠生輝。

雲苓抬眸看著宋鵲羽,心裡有淡淡的疑惑,她總覺得眼前這女子有兩分眼熟,卻又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我與義父纔回京不久,賀禮備的有些匆忙,還請靖王妃見諒。”

說著,宋鵲羽習慣性地做了個抱拳禮。

抱拳禮和拱手禮、揖禮在動作上相似,但含義卻是不同的。在大周,一般隻有習武之人纔會喜歡做抱拳禮。

不遠處圍了一圈嗑瓜子的容嬋等人竊竊私語。

“看起來果真如傳聞中那樣,宜和縣主是個江湖兒女呢。”

雲苓的目光不經意間落在宋鵲羽的手背上,身形微微一頓。

在對方白皙的手背上,有一道頗深的淺紅色傷口,雖有衣袖的遮擋,但還是不經意露出了一小截,冇有逃過她的目光。

從癒合程度來看,傷口還很新,應該是最近剛留下的。

雲苓冷不丁想起葉折風說過的話,靖王府失竊當晚,他曾在那個蒙麵女子右手的手背上留下過一道劍傷。

心中思緒翻飛,她麵上卻不動聲色,笑著點了點頭。

“宜和縣主客氣了,今日來者是客,還請快快入座,冬青去為宜和縣主上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