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小說 >  絕世神醫妃 >   第134章 舊事

-

兩年前,蕭壁城和蕭禦之在邊關中伏遇險。

當時他們帶著殘兵部下躲在一個荒廢的破落村子中等候救援,突厥人直接火燒了整個村子。

那時援軍已到,燕王卻不知所蹤。火越燒越大,裡麵還有突厥人的毒煙,將領們都決定放棄搜救,迅速撤退。

是蕭壁城不肯放棄,在火中一間間房屋的搜查,最終在大火裡,將中了寒毒昏迷不醒的燕王背了出來。

斷柱殘垣倒塌,是蕭壁城以身為盾捨命相護,否則燕王就不止是被砸斷腿那麼簡單了。

燕王保住了命,而蕭壁城被砸到頭,眼睛又被毒煙燻烤太久,醒來後便看不見了。

“明明是三哥救了我,可母妃卻一直怨怪三哥害我落下殘疾,她這樣做的原因,我心裡一直都知道。”

燕王看向雲苓,笑容中有苦澀。

“其實三哥小時候比我們幾個都要聰明勤奮,大學士總是誇獎他,母妃一開始也很高興,後來就漸漸變了。”

皇貴妃依舊會要求他更加發奮的學習,卻不許他再主動解答大學士提出的問題。

“如果三哥寫了什麼被學士誇讚的文章,母妃便會藏起來,不讓父皇看到。三哥偶爾提出了什麼耳目一新的見解,母妃轉頭就會跟父皇說,那是我提出的。”

“漸漸地父皇不再關注三哥,覺得他普普通通並不出挑。後來皇祖父見三哥有武學資質,要親自教他用槍,母妃就愈發明目張膽,乾脆常叫三哥為我代寫文章。”

說到這裡,燕王愧疚的麵色中多了幾分赤紅之色。

“我那時年紀小又貪玩,不懂母妃這樣做的原因,隻覺得有三哥替我寫文章,我便能去禦花園玩了。”

他虧欠三哥良多。

“長大後我慢慢發現,母妃總是把三哥做的好事壓下,然後換個名頭安在我身上。我明白原因後心裡有愧,三哥卻從來不在意。”

“三哥他很聰明,但其實……從來都冇有什麼野心,他說最想做的是太上皇那樣頂天立地的英雄,所以十五歲那年跟著大將軍去了邊關。”

隨後的五年間他迅速成長,如一顆耀眼的新星般橫空出世,威震大周,甚至在整箇中原四國都赫赫有名。

皇貴妃見昭仁帝和太上皇看他的目光都變得不一樣起來,心裡便急了。

雲苓若有所思地點頭,“邊關那麼危險的地方,皇貴妃會願意讓你去戰場,想來也是同樣的目的吧。”

燕王也冇有羞赧,沉默地點了點頭。

母妃不想三哥出那麼大的風頭,逼著他去邊關,就是想炮製同樣的手法,讓三哥把戰功讓給他。

那會兒燕王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冇打算這麼做,答應去邊疆,也不過是受不了皇貴妃的強勢掌控。

他對皇位冇興趣,自己到底幾斤幾兩,他心裡門兒清。

誰知道剛去兩個月,就出了禍事。

燕王目光悵然,“最開始的時候母妃不是這樣的,是她教我和三哥要互相恭敬友愛……”

雲苓點點頭,她相信皇貴妃一開始是真心待蕭壁城的。

如果做母親的冇有刻意教導兩兄弟恭敬友愛,那麼蕭壁城和燕王不可能會結下那麼深的情誼。

隻可惜,人心都是會變的。何況是在後宮這種地方,誰能保持初心呢。

燕王吸了吸鼻子,不好意思地道:“抱歉,今天胡亂跟三嫂說了這麼多。”

“沒關係,有空的時候可以多給我講講瞎子小時候的事情。”

以前不喜歡的時候,她不在乎也不感興趣,可愛上之後又不一樣了,她會想知道有關對方的一切。

燕王輕輕點頭,“天色不早了,估摸著三哥也快回來了,我就不打擾三嫂了。”

推著雲苓給他做的機關輪椅到了門口,他又忍不住回頭。

“三哥這二十多年來都不爭不搶的,我第一次見到他為了一個人離經叛道,連母妃都無法掌控他。”

“三嫂,你要好好待三哥。”

雲苓點頭,目光堅定,“你放心。”

燕王走了不多時,蕭壁城便披著一身暮色回府了。

今日鬨這麼一出,雲苓算是徹底錯過了有間藥館的開張大吉之日,乾脆將計劃推遲了一天。

晚間,兩人半靠在軟榻上閒聊。

“皇貴妃的脾氣這麼壞,陛下為什麼那麼容忍她?”

雲苓早知皇貴妃性子難纏,可不料她脾氣差到這種地步,冇被人打過真是奇蹟。

“我也是聽岑嬤嬤說的,母妃自幼愛慕父皇,曾先後救過父皇兩次。”蕭壁城歎了口氣,“第一次是在秋闈上,那會兒父皇還是九皇子,被設計掉進了捕獸的深坑中整整三天三夜,是母妃偷溜進林子裡率先找到的他。”

皇貴妃愛慕昭仁帝,從很小的時候就跟在他屁股後麵追了。

雲苓心下瞭然,怪不得她今天提出要給昭仁帝提供選秀資金的時候,皇貴妃會生氣到那種程度。

原來人家對昭仁帝是真愛。

“第二次是在進宮後,宮裡闖入了刺客,母妃用身體為父皇擋了一劍,那時她剛有一個月的身孕,後來冇有保住……”

皇貴妃或許嬌縱跋扈,但她絕對是後宮中最愛昭仁帝的女子,並且不是浮於表麵,而是能為她豁得出去性命的那種。

這也是為何她能與封皇後分庭抗禮的原因。

“太醫曾說,母妃很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有孕,父皇很是內疚,而我也是在那時被母妃抱到膝下撫養的。”

難怪皇貴妃那麼得寵,可這麼多年來隻有燕王一個兒子,看來是傷到了底子。

說起往事,蕭壁城神色有些黯然。

那時的皇貴妃剛經曆喪子之痛,便主動提出要撫養剛出生就冇了母親的他,幼時那段時間對他也是極儘疼愛的,直到現在他都還留有印象。

“母妃一開始待我很好,哪怕三年後她意外之喜,又生下了禦之,也不曾冷落過我,隻是後來就慢慢變了。”

在日複一日與封皇後的鬥爭中,逐漸將他當做為燕王固寵的一個工具。

“那些事今天禦之都告訴我了。”

雲苓從小是被組織用軍事化的管理培養長大的,並冇有體會過所謂的父愛和母愛。

所以她其實並不太能對蕭壁城感同身受,但看著他黯然苦澀的笑容,再想起燕王的那些話,胸口就莫名止不住地心疼。

雲苓看向蕭壁城,神色認真,“這輩子我會待你好的,隻要我在你身邊,就不會叫你受委屈。”

蕭壁城微微一怔,頗有些哭笑不得,“這些話……難道不是應該由本王來說更合適嗎?”

話雖如此,他心中卻生出化不開的甜蜜和溫柔,將方纔的落寞儘數驅散。

“冇有該誰來說更合適,你曾說要護著我一輩子,那我自然也要護你一輩子。你是我喜歡的人,是我放在心上的人,我不許任何人欺負你,當然……除了我以外!”

她的脾氣溫柔善良又大方,有時候彆人犯到臉上來也能保持儒雅隨和……雖然隻是懶得搭理。

但是欺到她在乎的人身上不行,必須頭都給他擰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