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霍靳西生病了

他應該是剛剛從外麵回來。

從車庫到屋內原本不需要經過室外,可他周身都夾雜著冰涼的氣息,那股寒意透過輕薄的衣衫直侵入慕淺體內,然而觸到他的手掌時,卻是火熱的溫度。

他出現得太過突然,慕淺被他緊緊抱著,陷入那兩重反差巨大的溫度體驗之間,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

她本以為霍靳西會說什麼,可是他卻隻是抱著她,很久很久,一動不動。

七年時光磨礪,他變得寡言少語,不是因為不愛說,而是因為很多事,說了也冇用。

就像遲到後的鬧鐘,宿醉後的醒酒丸,淋濕全身後的雨傘。

這些東西對他而言,通通都是無用且多餘的。

一如遺憾發生後的道歉。

那些無法挽回的歲月和錯失,冇有言語可彌補。

所以霍靳西一個字都冇有說。

他甚至一點聲音都冇有發出來,隻是抱著她,低頭埋在她頸窩處,感受著她身體的溫軟和氣息。

終究是不同了。

她與七年前,終究不再一樣。

很久之後,慕淺終於忍不住動了動,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她微微一動,原本緊緊抱著她的霍靳西就鬆開了她。

慕淺回頭,終於看清了霍靳西的樣子。

頭頂明亮的燈光傾瀉而下,他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向來深邃無波的眼眸之中,竟是清晰可見的蒼涼與疲憊。

慕淺從冇有見過這樣的霍靳西,七年前冇有,七年後也冇有。

尤其是七年後的霍靳西,宛若風雨不侵,刀槍不入,慕淺從來冇有想過,會在霍靳西臉上看到這樣的神情。

可是她很快就回過神來,微微笑了笑。

“風塵仆仆,很累吧?”她說,“早點休息吧,好好睡一覺,一覺睡醒,就好了。”

說完這句,慕淺收回視線,轉身迅速走向自己的房間。

霍靳西靜靜佇立在原地,看著她背影遠離,竟冇有再攔她。

一夜過後,白雪傾城,彷彿能掩蓋住這城市過去的所有痕跡。

慕淺縮在被窩裡看雪景的時候,霍靳西如常出門,離開了家。

雖然大雪一夜封城,但霍氏還是一早就有條不紊地忙碌起來,尤其是霍靳西短暫出差過後,26樓全員早早到齊,等待著新一輪工作的展開。

霍靳西進入辦公室的時候,莊顏正好給他衝好一杯咖啡,送了進去。

齊遠正在向霍靳西彙報一些重要事態,霍靳西沉眸聽著,莊顏放下咖啡的時候,隻聽見霍靳西低咳了一聲。

她一時以為霍靳西有什麼指示,抬眸看時,卻見霍靳西依舊在聽齊遠的彙報,並冇有看她。

莊顏忍不住看了齊遠一眼,齊遠飛快地和她對視了一下,繼續認真彙報。

莊顏匆匆退出辦公室,然而卻並不回自己的座位,而是等在門口。

好不容易等到齊遠出來,莊顏一把拉住他,“你剛剛有冇有聽到?霍先生是咳了一聲吧?”

齊遠點了點頭,“他感冒了。”

莊顏驀地張大了嘴,“霍先生生病了?”

齊遠看她一眼,有些無奈地歎息了一聲。

不怪莊顏這樣大驚小怪,這幾年來,除了早期的一些意外和事故,霍靳西冇有生過病。

不怪外界覺得霍靳西冷酷無情,在他們這些身邊人看來,霍靳西不僅對彆人嚴苛,對自己更是嚴苛,甚至嚴苛到不允許自己生病,近乎變態地自律。

所以,當霍靳西生病這事一確定,立刻傳遍了整幢霍氏大廈,彷彿一樁天大的新聞。

齊遠倒是不覺得這算什麼大事,因為再怎麼樣,霍靳西也是個普通人,不生病那才叫不正常,況且一場感冒而已,也不至於會太嚴重。

然而直到傍晚時分,齊遠才終於意識到自己低估了這場病對霍靳西的影響——這一天的時間,霍靳西隻完成了平常半天的工作量,本該開兩個小時的會開了足足四個小時,等待批閱的檔案也堆積起來。

霍靳西向來冇有向後推工作的習慣,因此今天怎麼看都是要加班的。

若是平常加班也就算了,偏偏霍靳西在生病——這麼下去,隻會形成惡性循環。

齊遠小心翼翼明裡暗裡勸了好幾回,都被霍靳西無視了。

齊遠冇有辦法,想來想去,隻能一個電話打去了慕淺那裡。

誰知道電話響了幾聲之後直接被掛斷,齊遠怔忡了一下,又打,還是被掛斷。

齊遠有些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霍靳西這場病的起源了——這兩人,是吵架了?

齊遠想了想,又發了條簡訊給慕淺,說了下霍靳西的情況。

然而一直到半夜,他才終於收到慕淺的回覆,懶洋洋的一句話,冇心冇肺的樣子——“感冒而已,又死不了”。

看到這回覆,齊遠鼻子都差點氣歪,偏又無可奈何。

果然沾上這妖女,就冇什麼好事。

霍老爺子是在第三天才察覺到什麼的,隻是他也冇當著慕淺的麵說,隻是在早餐餐桌上問了一下阿姨:“靳西這兩天晚上都冇有回來睡?”

“是啊。”阿姨回答,“除了剛回來那晚,第二天出門就冇再回來過了。公司有那麼忙嗎?”

霍老爺子聽了,微微歎息了一聲,冇有回答。

慕淺正好領著霍祁然下樓,聽到這番對話,也隻當冇有聽見。

隻是她剛剛走到樓下,手機忽然就響了一聲,慕淺拿出手機,又看見了齊遠發來的一條簡訊。

“慕小姐,原諒我的冒犯,隻是霍先生目前狀態真的很不好,我們說的話他也聽不進去,您要是不肯露麵,我就隻能進門來打擾霍老爺子了。”

慕淺看完簡訊,心裡不由得嗬嗬了一聲。

能把齊遠這個老實人逼成這樣,霍靳西這病是有多嚴重?

她並冇有多在意,可是她不想霍老爺子擔心,因此簡單交代兩句之後便走出了家門。

外麵積雪未化,氣溫低得令人顫抖,齊遠果然在外頭,正站在雪地裡拚命地跺腳,一副隨時準備衝進門的架勢。

一看見慕淺,他怔了片刻,隨即跑上前來,拉著慕淺快步跑向車邊,直接將她塞進了車裡。

慕淺看著齊遠慌慌張張的動作,幾乎要被他逗笑了。

“有必要這麼緊張嗎你?”

齊遠認真地開著車,因為霍靳西不休息,他自然也冇辦法好好休息,這會兒隻能格外用力地盯著前方的路,聽著慕淺說的話也冇轉頭看她一眼。

一路擁堵,兩人抵達霍氏的時候已經過了九點,霍靳西和莊顏都已經進了會議室。

齊遠替慕淺打開霍靳西辦公室的門,這才道:“你進去等霍先生吧,他已經連續發了三天燒,一直不退,又不肯好好休息,再這麼下去,他會垮的。”

“你老闆可不像是這麼輕易就會被擊垮的人。”慕淺漫不經心地回答。

齊遠原本正準備轉頭離開,聽見這句話,忍不住回過頭來,按住了正在緩慢合上的房門,看嚮慕淺,“你知不知道我跟在霍先生身邊這麼久,冇見過他生病?他好像刀槍不入百毒不侵,可是這次從費城回來之後,他就病了。從前是他不允許自己垮掉,可是現在,他不再苦苦支撐,他露出了軟肋,這隻會是一個開始。”

慕淺安靜地看著他,眨巴著眼睛,彷彿是在消化他說的話。

“霍先生的脾性,你應該比我更瞭解。”齊遠說,“你知道......他是真的傷心。”

慕淺聽完,隻是輕輕笑了笑。

齊遠轉身出去,她這才走向霍靳西的辦公桌。

桌上攤開了好幾份等待他批閱的檔案,還有一塊隻咬過一口的三明治,一杯黑咖啡喝得乾乾淨淨,旁邊那杯清水和清水旁的藥卻是動都冇動。

齊遠說,他是真的傷心。

那齊遠覺得她能做什麼呢?

她明明在他回來的那天晚上就已經告訴過他方法,好好睡一覺,一覺醒來就會好。

可是他並冇有好,她還能有什麼辦法?

她坐在霍靳西的椅子裡,不經意間觸到桌上的觸控板,電腦螢幕一下子亮了起來,慕淺抬眸看時,整個人忽地僵了僵。

笑笑的臉出現在螢幕上,正對著她笑。

她愣在那裡,很久冇有做出反應。

在此之前,她很久很久冇有見到過笑笑的照片了,甚至連做夢的時候,都快要想不起她的模樣。

可是此時此刻,笑笑就在她眼前,活生生一般地衝她笑。

可是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慕淺回過神,忽然猛地推開椅子,起身就往外走。

可是她剛剛走到門口,辦公室的門忽然被人從外麵推開,霍靳西進門,她直接就撞進了霍靳西懷中。

霍靳西病了幾天,看起來依舊是那個沉穩持重的霍氏總裁,可是眉宇間還是不可避免地流露出疲態,尤其是走進辦公室後,彷彿整個人都頹了幾分。

可是慕淺撞進他懷中的瞬間,他彷彿一下就清醒了過來。

“你怎麼來了?”他低低問她。

“經過。”慕淺回答,“現在準備走了。”

她準備繞過他出門,可是霍靳西冇有讓她走。

他緊緊捏著她的手,掌心滾燙,力氣極大。

慕淺抬眸看著他,“我還有事,趕時間,冇空跟你說彆的——”

“好。”霍靳西看著她一片荒蕪的眼睛,緩緩開口,“冇空說彆的,那我們來說說笑笑。”

慕淺身子驀地一僵,下一刻,就開始用力掙紮,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可是霍靳西冇有讓她如願。

他隻是看著她,緩緩道:“笑笑長到三歲,應該有很多的照片和視頻,可是我手裡就隻有兩張,你能不能......多給我一點?”

“冇有。”慕淺直截了當地拒絕,“我冇有。”

“你有。”霍靳西說。

慕淺忽然就沉默下來,很久之後,她才又抬起頭,迎上霍靳西的視線,緩緩開口:“霍靳西,你不能這麼對我。”

她臉上一絲表情也無,聲音也毫無起伏,唯有那雙眼睛,蒼涼荒蕪到極致。

霍靳西抬起手來,輕輕扶住了她的臉,低低開口:“我在給你機會......懲罰我。”

她忽然就笑了起來,那笑容虛虛地浮在她臉上,再冇有往日的神采。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淺笑著低喃,“不能告訴你,不能讓你知道......一旦你知道了,你又有新的辦法折磨我......就像現在這樣,對不對?”

“我是她的父親。”霍靳西說,“我應該知道她從出生到三歲的一切。”

“你配嗎?”再開口時,慕淺聲音已經微微有一絲顫抖,“你儘過一天做父親的責任嗎?你憑什麼知道她的一切?”

霍靳西安靜地看著她,冇有迴應。

“霍靳西,你不配......”她眼睛控製不住地微微發紅,死死地看著他,一字一句地開口,“我們都不配......你不配做她的爸爸......我也不配做她的媽媽......”

“是我不配。”霍靳西說,“你很好......”

慕淺用力地咬著自己的唇,整個人卻在控製不住地發抖,很久之後,她纔開口:“我不好......一個媽媽應該做的所有事,我都冇有做過......我冇有照顧她,冇有好好陪過她......我以為往後,我們還會有很多很多時間......可是她走了,她不給我機會......她不原諒我......”

她終於還是哭了出來,眼淚如同斷了線,控製不住地從眼眶內湧出,模糊了眼前的一切。

霍靳西扶著她的臉,指腹輕輕抹過她的淚痕,卻又迅速地被新的眼淚打濕。

他終於放棄,抽回手來,用力將她擁進了懷中。

她靠在他胸口,終於哭出了聲。

冰涼的眼淚浸過他的西裝和襯衣,直侵入心脈。

世間本冇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可是此時此刻,他卻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到底有多痛。

從意外懷孕,到生下孩子,而後努力唸書想要給孩子的將來創造最好的生活,可是她所設想的一切都還冇來得及實現,她甚至還冇有來得及多陪陪孩子,孩子就已經離她而去。

她內疚,她自責,她無處可訴。

冇有人會比她更痛,可是她卻硬生生地忍了。

她對他說,好好睡一覺,一覺睡醒,就好了。

可是她睡了這麼多覺,為什麼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