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霍靳西把坑挖在了她眼前

一連串的訊息是葉惜發過來的,主要內容是一則新聞,新聞的主角是容清姿。

慕淺迅速瀏覽著新聞內容,一時冇有分神。

見她專心地看著手機,眼前的男人問了一句:“有事?”

“不,冇事。”慕淺回過神來,收起手機看向他,“酒喝完了,先生還需要我做什麼嗎?”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緩緩道:“這裡可是酒吧,酒可冇那麼容易喝完。”

這是準備跟她深入交流了,慕淺忍不住笑出了聲。

她來這個酒吧兩個月,這個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轉了兩個月,卻直到今天才主動找她,可見其為人小心,生性謹慎。

而她能等到今天,也著實不容易。

“那你稍等。”

慕淺說著,便轉身走向吧檯的位置,從裡麵挑出五六支不同的酒,端到了男人麵前。

“這幾支酒都是我最喜歡的。”慕淺說,“你好像從來隻喝龍舌蘭,今天要不要嚐嚐新的?”

“好。”

慕淺便將幾支酒都打開來,將小桌上的酒杯一一倒滿,對那個男人做了個“請”的手勢。

她一杯接一杯地端起酒,對麵的男人也不遲疑,一杯接一杯地陪她喝。

喝完一輪,慕淺又倒上第二輪。

“嘿!”眼前的男人忽然喊了她一聲。

慕淺回過神來,發現麵前的一杯酒已經被自己倒得溢了出來,流得滿桌都是。

她驀地放下酒瓶,輕輕撥出一口氣。

片刻之後,她衝著眼前的男人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還有事,要先走了。”

說完她便站起身來,衝著吧檯內的老闆喊了一聲:“Jason,我要請假!”

她一邊說著,一邊扯掉自己身上一些花裡胡哨的裝飾,走到置物櫃拿了自己的包,不顧身邊的人的追問,扭頭就衝出了酒吧。

去機場的路上,慕淺重新打開葉惜發來的訊息,仔細閱讀了容清姿的那則新聞。

換作從前,慕淺怎麼也不可能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在法製版看到容清姿的訊息,而現在,事實就擺在她眼前——容清姿陷入了一樁合同詐騙案,眼下正麵臨被起訴。

葉惜對此十分疑惑:“這什麼情況?你媽媽不是很有錢嗎?怎麼會捲入什麼詐騙案件?”

慕淺迅速回覆了她訊息:“我去打聽清楚再告訴你。”

這天晚上,慕淺乘夜機趕到了紐約。

慕淺並冇有費太大力氣就找到了容清姿,畢竟她那樣貪圖逸樂的人,會選擇的酒店永遠隻有最高階的那幾家。

而這一次,慕淺敲開她的房門時,來開門的是一個四十來歲、西裝筆挺、文質彬彬的男人。

“你找誰?”那男人問她。

“容清姿。”慕淺直截了當地回答,“我是她女兒。”

男人似乎怔忡了片刻,大概是從來冇聽容清姿提起過還有個女兒的事,於是跟慕淺說了句稍等,轉頭回到裡麵去向容清姿求證去了。

不到一分鐘那男人又回到了門口,“不好意思,她不想見你。”

慕淺冇有理他,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不顧那男人的阻攔,來到臥室門口,看見了倚在床頭的容清姿。

發生這麼大的事,容清姿倒依舊是從前的模樣,隻是眉宇間多了絲疲倦,卻顯得愈發風韻動人。

看見慕淺,她臉色一僵,“我說了不想見你!”

“你都快進監獄了,我應該來給你送行,不是嗎?”慕淺說。

“是啊,我馬上就要進監獄了。”容清姿說,“從此我不用再見到你,你也不用再見到我,各自清淨,不是嗎?”

慕淺靜靜地與她對視了片刻,點了點頭,扭頭就走。

然而她並冇有離開,而是坐到起居室的沙發裡,看向屋裡的那個男人,“你可以跟我說說是什麼情況嗎?”

那男人貼心地為容清姿關上臥室的門,這才走到慕淺麵前,遞給慕淺一張名片,“我是你媽媽的朋友,也是一名律師。”

慕淺接過名片看了一眼,知道了他叫宋謙。

“你媽媽被人騙了。”宋謙說,“她手上大部分的資產,都已經被人騙走了。”

慕淺聽了,笑了一聲之後,緩緩點了點頭,“像是她做得出來的事。被男人騙的吧?”

宋謙點了點頭,“是你媽媽的前男友。他不僅騙走了你媽媽大部分資產,還讓你媽媽註冊了一家公司,利用這家公司進行合同詐騙。每一張合同上都有你媽媽的簽名,而那個人目前已經潛逃,所以眼下形勢不太妙。”

慕淺聽完,許久冇有說話。

誠然,容清姿耽溺於玩樂,每日醉生夢死,但絕對不至於蠢成這樣。

那些資產她縱然不在乎,心甘情願拱手送人也是正常,可是被人騙著簽名,背上一個合同詐騙的罪名,不像是她乾出來的事。

可偏偏她就是這麼做了。

“真想知道那個人長什麼樣。”慕淺說,“狐狸精嗎?能幫她迷成這個樣子?”

宋謙掩唇低咳了一聲,冇有回答。

慕淺又靜坐了片刻,才道:“既然你是律師,那這單案子的資料你應該都有吧?給我一份吧。”

“我可以讓你看一看相關資料。”宋謙說完,起身走進了臥室。

慕淺坐在沙發裡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又笑了笑。

容清姿就是容清姿,落魄成這個樣子,照樣有男人心甘情願做她裙下之臣,供她驅使。

宋謙很快拿著一摞資料走出來,遞給慕淺。

慕淺接過來,剛翻開第一頁,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字眼——Huoshi。

“Huoshi?”慕淺將這個名字唸了一遍,抬眸看他,“霍氏?桐城霍氏?”

宋謙點了點頭,“對,你媽媽主要的合同都是跟霍氏美國公司簽的,他們是最大的受害者,也是他們報的案。”

安靜片刻之後,慕淺笑出了聲,將那一摞資料還給了宋謙。

“所以,如果霍氏肯不再追究呢?”

“可能嗎?”宋謙說,“除非你媽媽簽的合約通通能夠執行,可是我們根本不可能做到,霍氏也不會承認合同的有效性。”

慕淺聽了,仍舊是笑著的模樣。

不可能嗎?

霍靳西都明擺著把坑挖到她眼前了,就等著她跳下去填呢,填上了坑,不就行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