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9章戀愛進行時(15)

周語薇氣血上湧。

難堪、氣憤、羞惱,各種情緒在胸腔裡翻湧。

她眼眶裡氤氳出水霧,雙手死死握成拳頭。

年少時犯下的錯,她已經悔不當初了。

每次隻要有人攻擊她的時候,就會說她恬不知恥,小小年紀就差點跟男生私奔。

這件事,始終是她心裡的一根刺。

但無論誰說,都沒關係,她能調整好自己。

可現在,傷疤被她深深愛著的男人說了出來。

就好像有人在大庭廣眾之下將她的衣物扒光,讓她羞憤難當。

周語薇舌尖泛起苦澀,她胸膛微微起伏,極力遏製著自己的情緒。

不想跟他發生爭執,她閉了閉眼,麵如死灰的道,“既然你接受不了我的過去,我再說什麼都是徒勞,你想走便走吧1

她雙手環胸,走到窗戶前,長睫細細密密的顫動。

鼻尖酸澀得不行,眼眶裡淚水盤旋,她死死咬著唇,纔沒有讓淚水破眶而出。

對於程子墨,她曾經確實心動過,但那種心動,和現在她對席予墨的感情,又是不一樣的。

那年大哥還冇有完全掌權,她從小就被滇北王宮的長老告知,自己長大後是要聯姻的。

她從小就喜歡騎馬練武,長老們覺得她不夠淑女,便每天讓嬤嬤教她各種禮儀規矩。

那段時間,她被壓得喘不過氣。

隻有在學校,纔會覺得輕鬆一些。

也是那個時候,她遇到了程子墨。

那天她禮儀冇學好,又被嬤嬤訓了一通後,跑回學校,她在一棵大樹下看到了坐在那裡彈吉它的程子墨。

他穿著一件白色襯衫,微微垂著腦袋,額頭的碎髮下,是一張乾淨又好看的臉。

陽光透過枝葉的縫隙灑下點點斑駁,周語薇站在不遠處,看到少年的樣子,她淩亂的心,一下子就平靜了下來。

後來,她和他在校園裡的相遇慢慢變得多了起來。

她不開心的時候,他會帶著她去山頂呐喊,會騎著自行車載她走遍大街小巷。

青春時期的戀愛,是單純而美好的。

她在王宮裡的壓力和不開心,可以在他身邊得到釋放。

可好景不長,長老們發現了他的存在。

他隻是一個窮小子,長老們不可能讓她和他交往。

於是棒打鴛鴦。

他提出帶她離開,她當時同意了。

私奔那一天,她收拾好了行李,但臨走的時候,她又退縮了。

她放下行李,前往碼頭,打算告訴程子墨,她不和他私奔了。

但是她剛到達碼頭,就看到長老們將程子墨綁了起來。

那時並冇有人知道,就算長老們不過去,她也不會真的和程子墨私奔。

因為她私奔那天她才明白,自己對程子墨並冇有喜歡到骨子裡。

她隻是喜歡他身上純粹又乾淨的氣息,呆在他身邊的時候,她能忘卻王宮裡帶給她的壓力,但並冇有到能夠拋下一切,跟他私奔的程度。

可對於席予墨,她是真的喜歡。

她可以為了他,放棄這邊的一切。

可他——

似乎感覺不到。

周語薇抬起手,擦了下眼角的淚水,她剛準備去浴室洗個臉,突然身後伸過來一雙修長的大手。

席予墨並冇有離開,而是走過來,從身後將她緊緊抱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