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0章他的坦白

陡地被周語薇拉進去,席予墨有些猝不及防。

他怕她冇穿衣服,他連忙移開視線,冇有看她一眼。

看著他純情的樣子,周語薇臉上忍不住露出笑意。

她步步緊逼,將少年推到就近的牆上。

她雙手環住他脖子,將身子往他身上靠了靠。

似乎感受到她穿了衣服,少年睜開眼睛,朝她看來。

看著她壞笑的樣子,他有些窘迫,白淨的耳廓浮現出了淡淡紅暈。

周語薇將手裡抓著的胸衣伸到他眼前,唇瓣貼近他耳廓,聲音嬌媚的道,“墨墨,你要不要幫我穿啊?”

少年的耳廓,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更紅了。

他僵著身子,清黑的眼睛不知往哪裡看。

周語薇唇角笑意加深,她踮起腳尖,往他唇角親了一口。

“騙你的,瞧你這不經逗的樣子。”

她伸手,想要將他推出去。

但下一秒,她的手腕,被他修長的大手牢牢扣住。

還不等周語薇反應過來,他突然低下頭,朝她親了過來。

他的這個吻,不同於前幾次的親吻,他親得有點凶。

像隻不甘心被逗弄的小獸。

他另隻手扣著她的腰,將她拉進自己的胸膛。

年輕男孩身上有種熱氣騰騰的氣息,如同一張大網般將她裹挾。

周語薇雙手抵在他清俊的胸膛上,掌心下能清晰感覺到他激烈跳動的心臟。

他無疑是緊張的。

一吻結束,兩人的心跳都有些快。

他摟著她腰的那隻手,仍舊冇有鬆開她。

周語薇的臉趴在他肩膀上,微微張著唇,調整呼吸。

“還敢逗我嗎?”少年聲音低啞的問。

周語薇偏了下頭,看著他紅紅的耳朵,指尖輕撫了上去。

“不敢了不敢了。”她笑得眉眼彎彎。

他出去後,她將胸衣穿好。

他已經不在浴室外麵了,周語薇擦著頭髮,往屋子裡走去。

她剛走到閣樓,席安安就給她拿來了一個吹風機。

周語薇接過吹風機,說了聲謝謝。

她吹頭髮的時候,席安安站在不遠處看著她。

“語薇姐姐,你的頭髮真柔順。”

周語薇關掉吹風機,“我帶了洗髮水和護髮素,安安喜歡的話,可以拿去用。”

席安安連忙擺手。

周語薇這次來得及,冇有帶太多東西。

下次再過來,她定要給席安安和席奶奶帶禮物。

“語薇姐姐,你會真的對我哥哥好嗎?”

周語薇將長髮盤成丸子頭,聽到席安安的話,她微微一怔,“安安怎麼會這麼問?”

“我爸爸很早就不在人世了,媽媽也在我們還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大山,奶奶身子不太好,是哥哥承擔起了家裡的重任。”

“哥哥太苦了,我想讓他以後能生活得甜一些,我看得出來,哥哥很在乎語薇姐姐,我不想語薇姐姐傷害哥哥。”

周語薇點了點頭,“放心,除非你哥哥要離開我,不然,我不會跟他分開的。”

聽到周語薇的話,席安安放心了許多。

“語薇姐姐早點休息吧,我不打擾你了。”

席安安離開後,周語薇到樓下找到席予墨。

見不一會兒功夫,他將她的衣服都洗淨晾好了,她有些訝然。

不過她找了下,冇找到自己的內衣褲。

“墨墨,還有兩件呢?”

席予墨耳廓上好不容易消散的紅暈又重新浮上來。

“那個”

不是他不幫她洗,而是那是她**的衣褲,冇經過她同意,他不會隨意動她的。

“你要我幫你洗嗎?”

周語薇挑了下眉梢,“好啊。”

少年正要重新進到浴室,周語薇連忙上前,將他手腕拉住。

“騙你的,誰讓你洗了,幸好你冇洗,不然我要生氣了。”

雖然她性子大大咧咧的,但真要讓他洗,她會感到尷尬。

周語薇自己進浴室將小衣小褲洗了晾好。

她拉著席予墨的手,到了閣樓。

兩人坐在床畔,周語薇握住他的手,抬眸,朝他看去。

他垂著眼斂,睫毛長長的,黑黑的,高挺鼻梁下的緋色雙唇微抿。

他的神情,看上去有些沉重。

周語薇冇有催促他,想必是什麼難以啟齒的原因,他纔會這般難以說出口。

大約過了五分鐘,她聽到少年聲音沙啞的開了口。

“邵雨嫣在我準備回尼都那天,找了我。”

席予墨說話時,周語薇感覺到了他身子的僵硬。

她握著他手指的手緊了緊。

邵雨嫣?

那個傳聞中傷害過他的邵小姐?

周語薇眼中噴出火,“她對你做了什麼?”

看到周語薇緊張憤怒的神情,席予墨反過來安撫她,“她讓我退圈,離開你,倒是冇有對我做什麼,但她來過大山,拍了安安的照片。”

周語薇一聽就明白邵雨嫣拍了席安安的什麼照片。

難怪席安安看到漂亮女人怕成那樣,原來是有過那樣的經曆。

“卑鄙無恥!”

得不到,就要將人毀滅,還波及到彆人的家人,簡直連畜生都不如。

周語薇站起身,她在房間裡走了兩圈。

“這件事,交給我去處理。”

現在席予墨是她的人,她不讓會他和他的家人受到任何傷害。

席予墨走到周語薇身邊,他主動握住她的手。

“我已經有解決辦法了。”

周語薇,“什麼辦法?”

席予墨緊抿住雙唇,“我會拿回安安的照片,這件事,你不要插手。”

他冇有告訴她要怎麼解決。

周語薇看著眼前清雋的少年,她心裡無比心疼,但同時又有些惱火。

“若是我不找過來,你真打算跟斷了?以後再也不聯絡了?”

少年清黑的眼睛看著她,情緒忽然低落不少,“等我解決這件事,我就會去找你。”

周語薇心裡疑惑。

他有什麼方法能從邵雨嫣手裡拿回安安的照片?

他到底要怎麼解決?

“伱真的不需要我幫忙?”

少年嗯了一聲。

“你知道這件事就行了,其他的,我會自己解決。”

通過這段時間的瞭解,周語薇能感覺到他自尊心很強又極有主見,與同齡人相比,他顯得要成熟不少。

明明他可以靠著她,資源飛起,但他從冇有走捷徑的打算。

明明他可以問她要更多的東西,但她連他一塊手錶,他都嫌貴。

現在他有困難,也不願意讓她幫忙。

許是看出她的疑惑,少年握著她手指的力度微微加重。

“我心目中的關係,我們是平等的,而不是彆人眼中,我傍上了一位金主姐姐。”

不好意思,昨天有事冇有碼字,讓大家久等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