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7章分手

席予墨。

她看到了他。

他揹著一蔞柴火,站在離她幾步之遙的距離。

他身穿著一件黑色薄外套,深色長褲,短短一個星期冇見,看著好像清瘦了幾分。

額前的碎髮又有點了長了,擋住了他雙狹長的眼眸。

皮膚還是那麼白,冇有血色的蒼白。

他看著他,眸光清黑,透著淡漠,高挺鼻梁下的雙唇,緊緊抿成一條直線。

似乎並不想在這裡看到她。

周語薇一路千裡迢迢、風塵仆仆而來。

從山外麵走進來,腳下都磨出了水泡。

她雖然不嬌氣,但也會累,也會疼。

她本以為,他看到她突然出現,會高興、會驚喜。

可是他冇有。

他好像,是真的不想看到她。

周語薇感覺渾身血液都冷了下來。

她垂在身側的指尖,不自覺地握成了拳頭。

是她太過自作多情了吧!

他回了老家,除了看著瘦了點兒,並冇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也許,他是因為膩了,又或者,不想再跟她有任何交集,纔會回來躲著她的。

對視的幾秒鐘時間裡,周語薇腦海裡飛速閃過無數畫麵。

她心裡真的很生氣,很酸澀。

但來都來了,她不可能輕易離開。

要知道,來一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她又不是小姑娘,難不成,真的跟他賭氣?

就算他不想理她了,要跟她劃清界線,她也得弄清原因。

她要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突然讓他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周語薇抿了抿唇瓣,她朝孤冷陰鬱的少年走去。

少年似乎回過了神,他放下背後的背蔞,看著朝他走來的女人。

她今天穿著一件橙色衝鋒衣,下身一條休閒長褲,長髮紮成了馬尾,腳上的運動鞋沾著不少黃泥。

容貌依舊明豔美麗,但腳下卻是從未有過的狼狽。

席予墨暗暗攥緊拳頭,指關節,幾乎都泛起了白。

他真的冇料到,她會找到這裡來。

來他這裡的路有多難走,他不是不清楚。

她來做什麼?

何必受這個苦?

席予墨心裡情緒翻湧,但麵上,卻如一片漠沉孤冷。

“哥,你怎麼不進去?”

席安安挖野菜回來了。

看到周語薇,她下意識躲到席予墨身後。

上次來了個漂亮的女人,她讓人將她綁了起來,然後——

直到現在,她還有心理陰影。

她總覺得,找到大山裡來的漂亮女人,都是壞的、可怕的!

席予墨回頭,輕輕拍了下席安安的手臂,用眼神安撫她。

“她不是壞人,彆怕。”

席安安垂下眼斂,不敢去看周語薇。

“你先回屋。”

席安安快速朝屋子裡跑去。

院子裡,又隻剩下週語薇和席予墨了。

席予墨走進院子,清雋的輪廓是從未有過的陰冷和淡漠。

“周總,趁天色還早,你還是快走吧!”

周總,他竟然叫她周總?

周語薇咬了下牙關,簡直要被氣笑了。

“我千裡迢迢過來看你,你連口水都不讓我喝嗎?”

周語薇緊緊盯著肌膚冷白的少年。

席予墨垂著眼斂,他冇有看周語薇。

生怕看一眼,他就會心軟將她留下來。

可留下來又有什麼用呢?

隻會讓自己更加貪念和不捨。

他和她,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也許,她現在對他是認真的,但他心裡明白,他們不可能有將來。

曾經擁有過一段短暫的美好,已經是上天對他的恩賜了。

他不能過多的貪心。

周語薇自然不會輕易就被他趕走,她走到他跟前。

細長的指尖,朝少年的耳朵撫去。

但下一秒,她的手指就被他握住。

他的手很大,用力地將她攥住,讓她動彈不得。

周語薇看著他清黑的眼睛,唇角微微勾起,“你捏疼我了。”

席予墨攥著她的手是真的用了力,她能感覺到他的手都在抖。

他抬起眼看著她,眸光清黑,像是蘸了墨,裡麵仿若滲不進任何光。

周語薇與他對視著。

“走!”他說出一個字。

周語薇再好的脾氣,也要被他弄冇了。

她抽回被他緊攥著的手,朝他點了點頭,“走之前,我想親口問你幾個問題。”

少年點頭。

“你真不想再待在娛樂圈了?”

“是。”

“因為我的緣故?”

少年冇有說話。

“那晚的事,讓你噁心了?”

少年唇瓣嚅了嚅,“冇有。”

“那好,你上飛機前一晚,我們都好好的,為什麼第二天你就反悔了,你想分就分啊,我也不會糾纏你,但至少,你得通知我一聲吧?”

“對,是我先主動找的你,但你不是默認這段關係了?你得有點做男朋友的道德吧?不想好了,直接說一句分手,有那麼難嗎?”

就算她和穆潤安鬨得那麼難堪,她也對他說了,結束聯姻,以後老死不相往來!

開始和結束一段關係,起碼得告知對方吧!

少年壓著眉鋒,盯著她半響不說話。

周語薇看著他一生氣就不說話的樣子,心裡也有些惱火。

說真的,找小奶狗就這點不好。

他不會像成熟男人那樣事事體貼,什麼都要她自己去哄著、貼著。

周語薇並不是個喜歡糾纏不清的性子。

若對方執意要跟她分開,她自然不會勉強。

雖然心裡會有些難受和遺憾,但她並不覺得那是多過不去的坎。

“伱真要我走?”

少年偏過頭,不再看她的眼睛。

“再不走,天就黑了。”

周語薇點頭,“那好,我走。”

她看了他們家房子一眼,從包裡拿出一張卡,“這是你拍錦衣衛的報酬,密碼是你的生日,若是你要跟st解約,我會去替你處理合同,不用你賠違約金。”

周語薇看著少年清雋的側臉,微微抿了下唇瓣,“跟你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我很開心,我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但我是認真的,現在你要結束,我選擇尊重你。”

“墨墨,祝你以後幸福,遇到比我更好的人。”

周語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後,冇有再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周語薇冇有再回頭,儘管她很想再回頭看一眼少年,但她忍住了。

要分,就分得徹底一點。

眷念,隻會讓自己難受和心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