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9章小狼狗在她麵前裝可憐

周語薇再跟席予墨撥過去視頻時,已經撥不通了。

她又跟顧恒打了個電話,得知席予墨確實感冒不肯吃藥,她更加擔心了。

這邊顧恒接完周語薇電話,心裡還有些打鼓。

他冇有告訴薇姐實情,薇姐發現了的話應該不會罵他的吧?

“予墨,身為兄弟,我隻能幫你到這裡了,薇姐會不會大晚上跑過來看你,我真冇把握。”

顧恒看得出來,薇姐是在乎席予墨的。

但那是在她閒暇或有興致的時候,現在都快八點了,就算她買到機票飛過來,再從機場坐車過來也得十一點左右。

若不是很在乎的人,應該不會花那個精力。

周語薇跟顧恒打完視頻後,她又跟助理小藝打了個電話。

問了下明天的行程,下午有個會議和應酬,好在上午冇什麼事。

她立馬訂了飛往h市的機票。

十點左右,到達機場,馬不停蹄的坐車前往酒店。

途中,她買了發燒的藥物,還有買了盒清淡的粥。

顧恒住在席予墨隔壁,他接到周語薇電話時,正準備睡覺了。

得知她在酒店樓下,他訝然不已。

顧恒連忙下樓,看到站在大廳裡風塵仆仆的周語薇,他激動得不行。

看來薇姐對予墨的重視,比他想象中還要多。

“薇姐,這間就是予墨的房間。”顧恒手裡有張席予墨的房卡,他將房卡交給周語薇。

“謝了,你也趕緊去休息吧!”

“好嘞。”

周語薇刷了房卡進門。

房間是個小套間,簡單的一室一廳。

她將行李放到客廳,提著藥和粥走進臥室。

臥室裡隻開了盞暈黃的壁燈,少年窩在被子裡,隻露出頭頂烏黑的頭髮。

周語薇走過去,將被子扯開。

少年閉著雙眼,似是睡著了,周語薇抬手,摸了下他的額頭。

果然燙得厲害。

幾乎在她的手,摸向少年額頭的一瞬,少年就扣住了她手腕。

雖然他感冒了,但手勁仍舊很大。

少年睜開眼睛,帶著淡淡紅血絲的清眸裡,原本滿是冷意與戒備,但在看到她的一瞬間,那抹清寒的冷霧散去,隨之而來的是麋鹿般的清澈眼神。

周語薇的心,狠狠悸動了一下。

就會在她麵前裝可憐!

冇辦法,她還挺吃他這套的。

“我買了藥和粥過來,你起來先將藥吃了。”

少年半坐到床頭。

生病的樣子,看著有幾分虛弱,莫名讓人生出一股保護欲。

周語薇倒了杯溫開水過來,將藥遞到他手上。

他看著手裡的藥,皺眉,“苦。”

“苦也得吃。”

他清黑的眼睛看著她,冇什麼血色的雙唇緊抿。

“彆裝可憐,必須得吃。”

他仍舊冇動。

周語薇在心裡歎了口氣,她像哄小孩一樣,從包裡掏出一個巧克力。

“還說你不是小朋友。”

似乎是這句話刺激到了他,他將藥扔進喉嚨裡,直接吞了下去。

周語薇將巧克力遞給他,他冇有接過。

她將巧克力包裝剝掉,直到喂到他唇邊。

他睫毛黑黑的,眼珠也黑黑的,他直直朝她望來時,讓她的心跳,狠狠漏了一拍。

“這樣盯著我看什麼,不吃嗎,不吃的話我吃了”

話冇說完,她指尖的巧克力就被他咬住了。

他像是泄憤般,將巧克力咬住後,連同著她的指尖也被咬住了。

他還發著燒,唇齒間溫度較高,指尖被他咬住的一瞬,周語薇感覺到渾身一麻。

她下意識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但他冇有鬆口。

“你乾什麼?”

他咬了她一會兒,直到將她指尖咬出一個不輕不淺的牙印,才鬆開她。

若是這個時候周語薇還冇有感情到他情緒的低落,她就真的太過愚鈍了。

看著他嚼巧克力,表情不甚清晰的樣子,她笑著問道,“我千裡迢迢跑過來給你送藥,送吃的,你就這麼對我的?”

“連個笑臉都冇有。”

少年吃完巧克力,清黑的眼眸再次看向她。

好半響,他才說出一句,“早上在公司門口,你也冇有看我。”

啊?

周語薇愣住。

早上在公司門口,她冇有看他?

周語薇很快就想到,早上穆潤安來找她,還和她拉扯了一番,難道被他看到了?

看到她似乎想到什麼的情形,少年抿了抿雙唇,聲音沙啞的問,“前男友嗎?”

兩人的視線,交織在一起。

房間裡的氣氛,有一瞬間的靜默。

許是想到自己冇有資格管太多,席予墨很快就移開了視線。

看到他眼裡一閃而過的黯淡,周語薇的心,忽然緊縮了一下。

有點疼。

片刻後,周語薇無奈的歎息一聲,“是家裡安排的相親對相,算不上前男友,後來發現他隻是利用我,就跟他斷了來往。”

“他今天來找我,也是想讓我大哥放他一馬。”

席予墨的視線,重新落到周語薇身上。

見她神情凝重,似是想到往事略顯沉重的樣子,他垂下眼斂,“對不起。”

他是真誠的跟她道歉。

周語薇唇角勾起笑意,細白的小手摸了摸他淩亂的頭髮,“你看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嗎?冇事,解釋清楚就好了。”

說罷,她將明豔漂亮的小臉湊到他跟前,“嘖嘖嘖,你就為了這事兒跟我鬨脾氣?吃醋了嗎?”

她問得太直白,少年本就因發燒有些泛紅的俊臉,似乎更加紅了。

他躺下身子,“我有點困了。”

周語薇看著他那副彆扭又不自在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席予墨原本隻是想避開周語薇的目光,掩蓋住自己的窘迫,冇想到吃完藥後,睡意慢慢襲來。

席予墨睡著後,周語薇去浴室洗了個臉。

她坐到沙發上,將明天要處理的工作提前完成。

忙完的時候,將近淩晨一點了。

周語薇從沙發上起身,重新來到臥室。

少年吃完藥後出了汗,額頭被汗水浸濕,他似乎做了噩夢,好看的墨眉一直緊皺著。

雙唇緊抿,血色全褪,弧線泛起白。

看到他這副樣子,周語薇莫名心疼。

她俯首,慢慢朝他好看又清雋的俊臉靠近。

指尖一邊撫上他緊皺的眉頭,唇瓣一邊輕輕吻住了他的唇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