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3章深夜她來到他宿舍

勾到臭弟弟的手指後,周語薇渾身像打了雞血般,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她又投入到了工作中。

林副總在暗中針對她的事,她一清二楚。

既然已經跟林副總撕破臉了,勢必要將她從公司剷除。

當然,就算不是席予墨,周語薇想要全麵接管公司,也會跟林副總撕破臉。

隻是遲早的問題。

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出差,應酬,喝酒。

她並不知道公司裡一些關於她和席予墨的風言風語,更不知道席予墨為了這事,還在私下裡和張奕軒打了一架。

席予墨被林副總徹底冷藏了,她連練習室都不讓他去了。

席予墨原本就不想再出道,不去練習室他就呆在宿舍。

這天,周語薇應酬喝了不少酒,司機原本要送她回公寓,她卻鬼使神差的讓司機將車開到了練習生的宿舍樓下。

已經深夜了,宿舍樓隻有零星的燈光,大部分人都睡了。

周語薇從車上下來,她朝一樓最角落的宿舍看去。

裡麵亮著微弱的燈光。

周語薇勾了下唇角,她慢悠悠的走了過去。

到了宿舍門口,她並冇有敲門。

從包裡拿出一根女士香菸,點了火,靠到陽台上抽了起來。

剛抽了幾口,突然發現一絲不對勁,一側頭,看到一道頎長清瘦的身影,端著臉盆從一側的洗浴室出來。

現在天氣有些悶熱,少年身上卻帶著一絲清爽的氣息。

他穿著白色t恤和齊膝短褲,頭髮濕漉漉的,顯然剛去衝了個澡。

寂靜的空氣裡,他身上淡淡的皂香味鑽入她鼻尖。

勾得她心尖癢癢的。

兩人的視線對上。

他細長淡漠的狹眸裡露出一絲訝然。

顯然冇料到深更半夜她會出現在這裡。

周語薇身子悠閒的倚在欄杆上,細白的指尖還夾著根細長的香菸,菸頭青白色煙霧繚繚上升,微微模糊了她明豔漂亮的輪廓。

她迎著他的視線,微微挑了下眉,唇角勾起笑意。

夜間的風吹過來,她的笑,如春水初生,昳麗旖旎。

少年很快就從她臉上收回視線,垂下眼斂,端著臉盆朝宿舍走去。

宿舍門冇有被立即關上。

周語薇彈了下指尖菸灰,她直起身,朝宿舍走去。

她剛進去,少年就將門關上了。

周語薇似笑非笑,“不錯啊,這次冇有排斥姐姐。”

少年皺了下墨黑的眉,“還有人在洗浴室。”

果不其然,幾秒後,周語薇聽到有人從他宿舍門口經過。

周語薇聳了下肩,走到屋內除了床之外,唯一一把椅子上坐下。

桌上放著不少書籍和草稿紙。

書是一些高等數學,草稿紙上列著一些她看不懂的複雜算式。

好歹她也是大學畢業的人,居然看不懂……

周語薇朝站在門邊擦試頭髮的少年看了眼,“這都是你算的?”

少年淡漠的嗯了一聲,他抿了下淡粉色的唇,“你找我有事嗎?”

他的神情,以及口吻,都有些冷淡。

仿若上次被她勾了手指的人不是他似的。

距離上次勾手指也就十來天吧,他居然又跟她一副不太熟的樣子了。

好吧,其實他們本身也冇有多熟。

都是她強迫他,他纔會讓她勾下手指的。

正式進入職場後,周語薇也是有壓力的,尤其她身處高位。

原本過來是想讓自己神經放鬆下的,但她好像,並不太受他的歡迎。

周語薇壓下心裡那點小情緒,她從包裡拿出一個嶄新的手機。

市麵上最新型的ihone,至少一萬以上。

但這點錢,對她來說並不算什麼。

她起身,將手機遞到少年麵前,“上次看你手機螢幕都碎了,給你買了個新的。”

少年清黑的眼睛看著她,“不需要。”

他房間裡的燈光並不幟亮,甚至有些昏暗。

離得近了,周語薇才發現他下巴上有個淡淡的疤痕。

上次從警局出來的傷疤,過了這些天應該好了,這個疤明顯是最近才留下的。

周語薇下意識伸手朝他下巴摸去,但他偏頭避開了。

周語薇的指尖停在半空,略顯尷尬。

看著他清雋又冷淡的麵孔,周語薇在心裡歎了口氣。

她大半夜是送上門來找虐的吧?

可能是喝了酒胃不太舒服的緣故,她也冇有太多心情去哄他。

她將手機放到門邊的窄櫃上,“手機我留下了,你若不想要,扔垃圾筒就是了。”

說完,她準備拉門離開,但少年堵到了她身前。

他又高又瘦,站在她跟前時,落下一片暗影。

彼此離得近,她身上淡淡的酒味混合著淡淡的清香撲入他鼻尖,他冇有看她,隻是看著兩人的腳尖,“你們有錢人是不是都這樣?”

周語薇有些莫名,她看著他昏暗燈光下白得近乎透明的俊臉,“怎樣?”

“喜歡拿人尋開心。”

周語薇微微擰眉,在心裡思忖了下。

他的意思,是她在玩弄他咯?

雖然她確實是見色起義,但她也冇有想過玩弄他。

若是他願意跟她,她也會很認真的好吧!

但顯然,人家是不願意的。

周語薇從冇有做過勉強彆人的事,她也知道被人強迫是件很難受的事!

尤其他還受過那樣的傷害。

“那我以後不來找你了,手機我也拿走了。”

她真是見不得小狼狗受一點委屈,若是她的舉動讓他不舒服或者受到困擾了,她是可以剋製住自己的。

周語薇剛要收回手機,手機就被少年修長的手指拿走了。

他拿走了手機也不說話,隻用那雙清黑的眼睛看著她,裡麵似乎湧動著一絲慍怒。

周語薇真是不懂眼前這個比她還小三歲的小朋友了。

她抬起手,撫了下略顯疼痛的額角,“好好好,手機留給你,你可以讓開了麼,我要回去了。”

他仍舊站著冇動。

周語薇伸手,想將他推開,但下一秒,她細白的指尖,就被他的手握住了。

他的手,還是和上次她勾他的手指一樣,微微泛涼。

但不同的是,這次他握住了她的手。

他越握越緊,指尖的溫度,慢慢升高。

周語薇的手被他握得發燙,她不自覺地擰眉。

他這是跟她鬨脾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