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朝南宮曜走來的,正是莉婭公主。

她今天穿著一條酒紅色長裙,一頭微卷的長髮披肩,臉上化著精緻的妝容,烈焰紅唇,窈窕嫵媚。

南宮曜看著朝他走來的女人,視線定格在她那條酒紅色長裙上麵。

他記得,粟歌以前最喜歡穿這種顏色的長裙,且穿在她身上,格外的美豔動人。

南宮曜狹長深邃的眸子微微眯了起來。

朝他走來的女人,是粟歌嗎?

洋酒的度數很高,他的頭有些昏沉泛疼,一時之間,分不清走來的女人到底是誰?

莉婭公主見南宮曜看著她,那雙深邃的狹眸,像兩個小小的漩渦般要將她吸附進去,她心臟不受控製地跳了跳。

她感覺自己快要溺斃在他這樣的眼神裡了。

“主君哥哥。”莉婭公主,走到南宮曜跟前,聲音嬌脆糯軟的叫他。

南宮曜閉了閉眼,再睜開,眼前的女人依舊是好幾個身影重疊在一起。

他看向她的臉,嫵媚又漂亮。

是粟歌。

南宮曜伸手,一把扣住她手腕,將他拉進了懷裡。

猝不及防地跌坐在男人懷裡,聞到他身上清冽中帶著淡淡紅酒味的氣息,

莉婭公主心臟一陣不受控製的跳動。

她怔怔地看著男人雕鑿般英俊深刻的輪廓,

視線從他英挺的劍眉,高挺的鼻梁,劃落到他緋色的薄唇上。

她不自覺地吞了吞口水。

南宮曜絕對是她見過的,最年輕,

又最有魅力和英俊的主君。

雖然他是二婚了,

但她一點也不介意。

他和粟歌冇有子嗣,將來她生下的孩子,

會是這裡的儲君。

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在莉婭公主心中,最重要的是她喜歡這個男人。

莉婭公主雙手環住他脖子,

長睫輕輕顫動,

眼裡流露出羞赧的神情,“主君哥哥,雖然我們還冇有成婚,

但我不介意將自己的身子,先交給你……”

說出這番話,她鼓起了極大的勇氣。

說完,她就閉上眼睛,等待著他的吻。

南宮曜聽到她叫他主君哥哥,他又重新閉上眼,

再次朝她看去。

眼前粟歌那張豔麗嫵媚的小臉,

突然變成了另一張臉。

莉婭公主!

南宮曜擺了擺頭,再次朝女人看去,依舊是莉婭公主。

他連忙用力將她推開。

莉婭公主還在等他的吻,卻突然被她推開,

她身子不受控製地栽倒在了地上。

摔得她屁股好似要開花。

她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他已經站了起來,

高大的身子,像張大網般在她跟前籠下一片暗影。

他微微眯著深不見底的眼眸,

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麵上冇有半點表情。

莉婭公主眼裡湧出一層薄薄的水霧,

“主君哥哥,

你為什麼推開我?”

南宮曜抬起長指,摁了摁太陽穴。

片刻過後,

他伸手,將莉婭公主拉了起來。

“公主,

其實有件事,我一直瞞著你。”

莉婭公主看著男人眼裡流露出來的一抹複雜神情,

她疑惑的道,

“主君哥哥,有什麼事,你直接對我說!”

“我不行。”

莉婭公主,“……”

他說什麼?

他居然說他不行?

不可能吧!

他看著高大威武,壓根不像不行的樣子。

“主君哥哥,你彆開玩笑了。”

南宮曜單手抄在褲兜裡,神情嚴肅酷寒,

“我冇有開玩笑,

粟歌嫁進王室多年,她一直冇有懷孕,

就是因為我不行。”

“後來我還將她妹妹弄進了宮裡,但一直冇有碰過她,其實也是因為我不行的原因。”

莉婭公主張大嘴巴,

好半響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對於一個普通男人來說,不行都是一種致命打擊。

更何況,他是高高在上的主君。

“若是你不想跟我聯姻了,我們可以到此結束。”

莉婭公主從震驚中回過神,她拉住準備離開的南宮曜的手臂,淚水模糊的搖頭,“主君哥哥,我是不會嫌棄你的!你這種狀況,冇找醫生看嗎?”

“找過,但冇有效果。”

莉婭公主貝齒用力咬住唇瓣,她沉默片刻後說道,“我們國家有個男科很名的專家,你若是有時間的話,跟我回去一趟,

我讓那名專家幫你看看。”

南宮曜看著莉婭公主的眼神諱莫如深,

他沉默片刻後點頭,“可以。”

“那我現在就去聯絡那名專家。”

南宮曜低低地嗯了一聲。

三天後,溫阮回到尼都王室。

她是接到南宮曜電話後,

匆匆趕回來的。

“小舅舅,你這麼急找我回來做什麼?”

南宮曜將他即將跟著莉婭回R國進行治療隱疾的事說了出來。

溫阮聞言,嘴角不禁抽了抽。

“你怎麼對她說了這麼個謊?”隨即好似想到什麼,溫阮纖眉緊擰的道,“我的人在A國得知,不久後洛斯王子要訪問R國,最近洛斯王子去哪都帶著歌兒,你是想去見歌兒?”

南宮曜緊抿著緋色薄冷的雙唇,冇有說是,也冇有說不是。

但溫阮已經確定,他此次前往R國的意圖了。

“阮阮,你是神醫,有什麼辦法,能不讓R國的名醫檢查出我是裝的?”

溫阮緊抿了下唇瓣,“我讓我徒弟來幫你施針。”

南宮曜點了下頭。

……

A國王室。

粟歌被洛斯帶進王宮後,就被他嬌養了起來。

粟歌吃了假死藥後,嬌白的肌膚上出現了青紫和紅疹,看著有些可怖,洛斯王子一直派醫生替她醫治,他每天都會過來看她,倒是冇有做出什麼過份的舉動。

進了A國王室後,粟歌也側麵瞭解了一些事情。

洛斯王子和另一個王子之間,勾心鬥角,兩個王子都想要做出成績,得到老國王的青睞,若是誰被立為儲君,將來就能成為新一任國王。

洛斯王子聯合她父親從尼都王室竊取重要機密,就是想要做出一番成績。

他太過急功近利了!

她會將尼都王室失去的東西,重新拿回來的!

“歌兒。”洛斯王子走了進來,粟歌連忙掩住眼底冰冷的寒意,臉上露出笑容,“今天怎麼這早就忙完了?”

“過幾天我打算去趟R國,歌兒要跟我一同過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