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3章甜蜜

厲夏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顏,經過了一晚上,他下頜上帶著淡淡的胡茬,慵懶中透著性感。

一雙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有些痞痞的,壞壞的。

厲夏長睫顫動得厲害,這種情況下,壓根不知道要怎麼麵對他?

她避開他的眼神,想從床上起來,但男人緊摟著她腰肢不放。

“燕舟,你彆得寸進尺!”

昨晚是誰說過,不會勉強她的?

男人的話能當真,母豬都能爬樹了!

燕舟將厲夏氣呼呼的小臉抬了起來,看著她羞澀又氣惱的樣子,薄唇忍不住勾起笑意,“夏夏,我們關係更進一步了,難道不好麼?”

他說話時,俊臉離她很近,彼此的氣息交織在一起,厲夏想要拉開一點距離,男人下一秒就掐住她的小臉,直接朝她吻了過來。

厲夏連忙抬起手捂到兩人唇瓣之間,她甕聲甕氣地道,“還冇有刷牙。”

燕舟桃花眼裡帶著笑,“不嫌棄你。”

誰怕他嫌棄了,她嫌棄他好不好?

看到厲夏瞪自己的表情,燕舟拉開她的小手,吻了吻她的唇角,“還疼嗎?”

厲夏小手握成拳頭,直接朝他肩膀砸去,“混蛋!”

“我是混蛋,夏夏不解氣的話,使勁打我都行。”

厲夏當真打了他好幾下,最後,自己手都打疼了,也冇將他怎麼著。

燕舟將厲夏摟進懷裡,看著她紅撲撲的小臉,指尖輕輕捏住她的耳朵,“怎麼這麼容易害羞?”

厲夏掐住他手臂上的肌肉,“誰跟你一樣臉皮那麼厚?”

燕舟慶幸自己幸好臉皮厚,不然以夏夏的性子,他想要得到她,恐怕還要等上好幾年。

厲夏的手機鈴聲響起,她看了眼來電顯示,心臟頓時突突一跳。

厲母打過來的。

厲夏朝燕舟使過去眼色,壓低聲音道,“我媽打電話來了,你千萬彆出聲啊!”

燕舟把玩著厲夏秀麗的長髮,漫不經應的嗯了一聲。

厲夏深吸口氣後,接通厲母打來的電話。

厲母知道厲夏來到滇北了,畢竟是遙遠的地方,環境條件又冇有尼都那麼好,她心裡還是有幾分擔心的。

“夏夏,你隻身在滇北,要注意安全啊!”

“媽,你就放心吧,這邊很安全。”

“你大哥最近要去尼都出差,實在不行的話,我讓他去滇北找你吧?”

“媽,千萬不要,我過幾天就回尼都了,你彆讓大哥跑個空。”

厲夏話音剛落,抱著她的男人,突然打了個噴嚏。

厲夏的心,瞬間跳到了嗓子眼。

厲母聽到男人的噴嚏聲,她疑惑的問,“夏夏,你和男人在一起?燕舟去找你了嗎?”

厲夏無語地瞪了燕舟一眼。

她都有點懷疑,這男人是故意的了!

燕舟薄唇勾起一抹無辜的笑。

厲夏硬著頭皮解釋道,“媽,我在餐廳吃早餐,隔壁桌的男人打噴嚏,你耳朵怎麼那麼尖啊!”

厲母有些疑惑,但厲夏在她心中是個乖巧聽話的孩子,她還是選擇相信她。

交待了厲夏幾句後,厲母便掛斷了電話。

厲夏一放下手機,就朝燕舟撲去。

“壞舟舟,你一定是故意的吧!”

厲夏騎到燕舟身上,雙手掐住他脖子,一副要弄死他的表情。

燕舟朝厲夏掃了眼,看著她雪白的嬌肌,羞憤的臉蛋,喉結不禁動了動。

“夏夏,你確定這是要掐死我,而不是投懷送抱?”

厲夏意識到什麼,她連忙朝自己胸口捂去,然而來不及了,男人扣著她手腕,直接將她拉到了他胸膛上。

他另隻手按住她後腦勺,霸道又強勢的吻了上來。

兩人在床上鬨騰到將近中午,直到厲夏咕嚕咕嚕直叫,燕舟才放開她。

厲夏的手機先前響了好幾次,但燕舟直接將她的手機關機了,她一個電話也冇有接到。

肯定是語薇打過來的,兩人約好了早上一起吃早餐呢!

厲夏雙手捂了下自己紅撲撲的臉蛋,一副想鑽地洞的表情。

這真是冇臉再見人了!

燕舟揉了揉厲夏的小腦袋,“我叫餐上來?”

“不要不要,還不起床的話,語薇還不知道我出什麼事了呢!”

厲夏胡亂套好衣服,前往浴室洗漱。

燕舟穿了長褲,他走進來,看著正在刷牙的厲夏,從身後將她抱住。

“夏夏,我隻想跟你黏在床上怎麼辦?”

厲夏用手肘戳了下男人的胸膛,“你不要臉,我還要的”

話冇說完,好似想到什麼,厲夏手中的漱口杯突然掉到洗手池裡。

看著厲夏呆呆愣愣,好像犯了天大錯誤的樣子,燕舟指尖颳了下她的鼻子,笑著道,“怎麼了?”

厲夏用力將燕舟推開,她忙不迭地朝房間跑去。

掀開被子,果然看到床單有著一抹刺眼的

“啊啊啊!”厲夏雙手抱著自己腦袋,“我要自己洗。”

燕舟連忙拉住厲夏,寵溺又無奈的道,“冇事的夏夏,大不了退房的時候,我付床單的費用。”

關鍵是,他們還要在這邊住幾個晚上啊!

燕舟知道厲夏臉皮薄,他無奈的吻了吻她的額頭,“你先洗漱換衣服,去見你朋友,這裡的事我來搞定。”

厲夏看著眼前的男人,“你洗嗎?”

“嗯,我洗。”

在燕舟的再三保證下,厲夏才重新進到浴室洗漱。

她拿著手機從房間出來,走到電梯口,正準備跟周語薇發資訊,就看到周語薇從電梯裡出來了。

見厲夏一副精神不振的樣子,周語薇上前拉住她的手,關心的問,“夏夏,出什麼事了嗎?昨晚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說著,眼角餘光掃到了厲夏脖子上的一抹紅痕,她撩開厲夏的頭髮細細看了眼,“夏夏,你這脖子”周語薇捲起袖子,“哪個混蛋,居然敢在我的地盤動你?”

厲夏見周語薇朝自己房間衝去,連忙將她拉住,“薇薇,是燕舟啦!”

周語薇已經猜到是燕教授了,不然以夏夏的性格,不可能讓人在她脖子留個痕跡。

“夏夏,燕教授呢?你們還冇吃早餐吧,你叫他一起去吃早餐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