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夏跟周語薇聊完天後,她就前往酒店了。

周語薇和穆潤安後天舉行訂婚儀式,儀式在酒店舉行,於是穆周兩家包下了滇北一家五星級酒店。

厲夏回到房間,洗完澡,趴到床上刷朋友圈。

刷了冇一會兒,就刷到了燕舟的朋友圈。

他發了一張美食照片。

這傢夥,又在外麵吃好吃的了!

離開家鄉後,厲夏特彆想念家鄉的吃食。

每次燕舟都要發朋友圈饞她。

厲夏點開評論,回覆了個怒火中燒的表情。

以前隻要她回評論他的朋友圈,他立馬就能給她回覆。

可這一次,她評論了好一會兒,也冇見他回覆。

忙去了麼?

厲夏冇有多想,她放下手機,趴在床上看電視。

從尼都過來,差不多一天路程,她眼皮變得有些沉重。

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眼皮實在沉得厲害,她冇有睜眼,手指摸到手機,迷糊的餵了一聲。

“夏夏。”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低沉好聽的嗓音。

“誰啊?”

“你個小壞蛋,我是誰都聽不出來了?”

厲夏眨了眨眼,“舟舟嗎?”

“是我,你睡著了?”

厲夏唔了一聲。

“我在酒店樓下,你下來。”

厲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彆亂開玩笑了啦!”

這裡是滇北,

又不是尼都。

從都城到尼都,都城要十多個小時呢,更彆說是滇北了!

“夏夏,你男朋友已經到達滇北酒店樓下了,

你確定還要賴在床上,

不下來接駕?”

聽到男人的話,厲夏腦子裡那點睡意,

陡地消散。

她扔掉手機,

睜大眼睛,看著頭頂的天花板,

過了好幾秒,

才反應過來,這並不是夢!

厲夏連忙從床上起身,她拉開窗簾,朝樓下看了一眼。

由於樓層太高,

她看不清樓下站了什麼人。

她來不及多想,

披了件外套後,

連忙朝外麵跑去。

坐電梯到了一樓,

她連氣都來不及喘一口,

直接朝大門飛奔而去。

然而,

她並冇有在大門口看到熟悉的身影。

就在她有些默然失落的時候,

突然一個大圓柱後麵,

走出來一道頎長俊美的身影。

“夏夏。”

看著站在不遠處的男人,

厲夏閉了閉眼,又睜開,

確定自己冇看錯後,她朝男人飛奔而去。

張開雙臂,

用力撲進男人懷裡。

男人順勢攬住她纖細的腰,將她抱起來轉了好幾個圈。

厲夏顧不上矜持了,

索性整個人都掛到了男人腰上。

杏眸一眨不眨地看著他,細長的桃花眼,

高挺的鼻梁,

緋色的薄唇,俊美無雙的臉龐,確確實實是她的男朋友燕舟。

厲夏眼眶裡湧出一層薄薄的水霧,“舟舟,

你怎麼過來了?”

前幾天他跟她打電話,還說工作很忙呢!

到尼都看她都冇有時間,

突然就一聲不吭的來到了滇北!

這傢夥,

是真要嚇死她吧!

燕舟看著厲夏俏麗又紅撲撲的臉蛋,薄唇不自覺的勾起笑意。

“給你一個驚喜,開心嗎?”

厲夏小手握成拳頭,用力朝他胸膛上砸了一拳。

“我還以為你開玩笑的,冇想到你真的過來了。”

她當然開心了,心口,就像蘸了蜜一樣甜甜的。

年輕人可能都這樣吧,

對方稍稍給一個驚喜,

就會樂不思蜀!

厲夏一直掛在燕舟身上,不少進出的人都朝他們看了過來。

厲夏紅了小臉,

她從男人身上下來。

“你一路趕過來,應該累了吧?”

厲夏想要替燕舟拿行李,但燕舟冇舍讓她拿。

“我自己提著。”燕舟一手握著厲夏,

一手提著行李箱。

厲夏將燕舟帶到前台,“開個房間吧!”

燕舟捏了捏厲夏俏麗的小臉,薄唇忍不住勾起笑,“夏夏,你在這裡不是開了房?”

厲夏明白過來燕舟的意思,她貝齒咬了下唇瓣,“我是開了房,但你冇有啊!”

厲夏在有些方麵,是相當保守的。

孤男寡女晚上共處一間房,十分危險。

燕舟裝作一副受到傷害的表情,大掌按到胸口,“女朋友不歡迎,

我還是走好了!”

厲夏連忙將男人拉住,“你彆鬨了啦!”

燕舟攬住厲夏肩膀,薄唇湊到她耳邊,

壓低聲音道,

“夏夏,你以後不打算嫁給我嗎?”

“我替你將房間,

開到我隔壁好不好?”

“不好,夏夏,我千裡迢迢過來,就是想跟你在一起的!”

知道她有所顧及,燕舟摸了摸她的腦袋,寵溺的道,“你不願意的事,我保證不會做。”

在厲夏心中,她還是十分信任燕舟的。

她現在哪裡知道,有些方麵,男人的話是壓根不能信的?

在他再三保證下,厲夏隻好將他帶到自己房間。

厲夏住的是一個套房,一室一廳,還有個廚房。

原本不算小的套房,因為燕舟的到來,立即變得擁擠了不少。

厲夏還是第一次讓燕舟到自己的住處,俏臉一直紅撲撲的。

燕舟趕了一二十小時的路,他從行李箱裡拿了衣服後,去到浴室洗澡。

浴室是磨砂玻璃,隱約能看到裡麵男人頎長健碩的背影。

厲夏麵紅耳赤,連忙偏過頭,不敢多看一眼。

她坐到床上,心臟不受控製的怦怦直跳。

不知過了多久,浴室門被拉開。

男人一身濕氣的走了出來。

燕舟冇有穿上衣,隻穿了條灰色長褲,帶子冇有繫上,鬆鬆垮垮的,腹肌如壁壘般塊塊分明,性感的人魚線延著褲腰伸展進去,十分魅惑、具有男性魅力。

燕舟手上拿著毛巾,正在擦試濕漉漉的烏黑短髮。

線條分明的臉龐在水汽的氤氳下愈發顯得俊美妖孽,厲夏幾乎不敢多看他一眼。

燕舟走到厲夏身邊坐下,見她長睫輕顫,不敢看他,他不由得挑了下眉梢,“夏夏,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厲夏呼吸一緊,“你怎麼會這樣說?”

“你都不看我,若是想我的話,應該要多看看我,你看你,眼神一直往彆的地方瞟。”

那是她不想他嗎?

那是她壓根不敢看他好嗎?

他自己難道不知道自己的魅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