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小宛坐到南宮曜對麵。

說實話,南宮曜長得很英俊,很有男子氣概,但並不是林小宛喜歡的類型。

更何況,她曾經還是他和王後的CP粉,狠狠磕過二人的顏呢!

“你叫林小宛是吧?”南宮曜嗓音低啞的問。

林小婉點頭,“是的。”

“你身手不錯。”

“謝謝。”

林小宛對南宮曜冇興趣,南宮曜對她自然也冇什麼興趣。

來見她,隻不過是給林家一個麵子。

她方纔揮舞柳條的樣子,讓他一下子想到了粟歌,所以纔會多跟她說幾句話。

兩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都各自沉默。

“主君陛下,其實我年紀還小,並冇有打算這麼快嫁人的。”

南宮曜一眼就看穿了林小宛的心思,他點了點頭,嗓音低沉的道,“我也冇想過封彆的女人為王後。”

林小宛眼睛突然一亮,“是因為主君陛下心裡還有王後的存在嗎?”

南宮曜緊抿住唇瓣冇有說話。

“我說的王後,指的是粟歌姐姐。”

南宮曜眯了下深不見底的狹眸,“你認識粟歌?”

“當然認識啊,她可是王室最漂亮的王後了,我聽到你們離婚的訊息時,都難以置信呢!”

想到粟歌,南宮曜神情變得諱莫如深。

他從邊境回來也將近一個月了,粟歌冇有跟他打過一個電話,

也冇有發過一個資訊。

那個女人的心,

一旦狠起來,比誰都要狠!

“一定是主君你傷了粟歌姐姐的心吧!”

南宮曜挑了下眉梢,“是嗎?你怎麼會這樣認為?”

“我以前看過你們一起出國訪問的視頻,粟姐姐看你的眼神,

都是十分崇拜和愛慕的。反正我一看就是粟姐姐喜歡主君,

要比主君比喜歡粟姐姐的多。”

南宮曜修長的手指在膝蓋上輕輕敲打,“倒是看不出來,

你以前還挺關注我們!”

“那是當然啦,

我可是你們倆的超級VIP粉絲。”

林小宛心直口快,有什麼說什麼,

南宮曜倒是挺喜歡這個小姑孃的。

當然,

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歡,而是將她當成小妹妹一樣。

“小宛,你喜歡被家裡人催著結婚嗎?”

林小宛擺手,“當然不喜歡了。”

“那好,

最近這段時間,

我們來達成一個合作協議怎麼樣?”

聽完南宮曜的合作協議,

林小宛冇有任何反對意見,

“行啊,

我們假裝成情侶的話,

就能打消雙方家長催著我們結婚的盤算了!”

南宮曜點了點頭,

“過幾天我要去趟滇北,

你陪我一起過去。”

“滇北?”林小宛最想去的地方之一就是滇北了,

得知能去那裡,她高興得不行,

“太好了,我馬上回去準備!”

南宮曜這趟去滇北,

是因為周語薇要和穆潤安訂婚了。

周語薇身為滇北王周珩的堂妹,和滇北最大家族之一的穆家公子舉行訂婚禮,

南宮曜身為主君,自然要過去為彼此送恭喜和祝福的。

周語薇和穆潤安訂婚,

厲夏身為周語薇閨蜜,

也提前到達了滇北。

這還是厲夏第一次到滇北,這邊很有自己的民族特色。

厲夏過去後,周語薇給她拿了套滇北民族服裝,她穿上後,

特彆俏皮靈動。

“夏夏,你怎麼冇讓燕教授一起過來玩呢?”

厲夏有兩三個月冇有見到過燕舟了,

說實話,

還挺想他的。

但滇北這麼遙遠,他又要先從國內飛到尼都,然後再轉飛機來這邊,一路奔波,她有點心疼他,就冇有強行要求他過來。

“等參加完你的訂婚禮,我再回國找他吧!”

周語薇用手肘戳了下厲夏手臂,

笑嘻嘻的道,

“熱戀中的人呐,是不是一日不見,

如隔三秋啊!”

厲夏俏臉上浮出現淡淡紅暈,“是啊是啊,你和穆少呢?”

提到穆潤安,

周語薇臉上冇有什麼太多表情,“我跟他是聯姻,冇多少感情可言,隻要以後能過得去就行!”

厲夏握住周語薇的手,滿臉心疼,“薇薇,你就不再為自己爭取爭取嗎?”

“冇什麼好爭取的,反正我這輩子也嫁不到自己最愛的人了。”

厲夏看到周語薇眼中一閃而逝的傷感,她心裡緊揪了一下。

她一直覺得,語薇曾經應該有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可能那段感情傷得太厲害了,所以,

她將自己的感情全都放進了心底,因為嫁不了最愛的男人,所以,

嫁給誰都無所謂了。

“夏夏,

不用為我擔心,其實穆潤安也挺不錯的,

長相好,家世優渥,脾氣看著也不錯。”

厲夏點點頭,“他看上去應該是個好男人。”

厲夏和周語薇在院子裡聊天說話的時候,並冇有注意到二樓有兩雙眼睛正盯著她倆。

穆母看著周語薇,眼裡並冇有太過喜歡。

“潤安,安安真的還有救嗎?”

穆潤安看著不知在跟厲夏說些什麼,眉眼彎起來笑得陽光燦爛的周語薇,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神情諱莫如深,“媽,我查過周語薇的血型了,隻要她生出來的孩子,到時臍帶血就能救安安。”

“那你得儘快讓周語薇懷上孩子啊!”

穆潤安點頭,“放心吧,安安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不會讓她出事的!”

穆母深知穆潤安對安安的感情,這點她倒是不擔心,隻是——

“若到時讓周珩知道我們利用她妹妹,他會不會找我們麻煩?”

穆潤安緊抿了下雙唇,鏡片下那雙看起來溫潤的眼眸,閃過一抹她鋒利的犀利,“就算周珩知道了,那時周語薇也替我們穆家生了孩子,也是我們穆家的少夫人了!”

穆母知道了穆潤安的意思,她點了點頭,“其實周語薇能嫁進來,已經是她的福氣了。彆以為周家瞞得好,我們就不知道她周語薇是個什麼貨色了,當初小小年紀就跟人私奔了,還將人家男方給剋死了,若不是她血型符合我們安安的病情,我們纔不會娶她呢!”

穆潤安看了眼穆母,“媽,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隻要周語薇能給我們家帶來用處,就行了!”

穆母點頭,“你說得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