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校園門口。

葉婉婉眼神含羞帶怯的看著霍寒年,唇角上揚四十五度,她知道自己這個弧度的笑容最能打動人。

“我聽說你喜歡吃甜食,這是我托朋友從國外帶回來的only

love

chocolate,希望你能喜歡。”

霍寒年嘴裡嚼著口香糖,眼角餘光掃到朝一輛黑色賓利車走去的纖柔身影,他漫不經心的接過葉婉婉遞來的巧克力。

那抹纖柔的身影愣了一下,緊接著快步上了賓利車,看都冇再看這邊一眼。

很快,賓利車就開走了。

霍寒年後槽牙癢了下。

葉婉婉見霍寒年收下她送的巧克力,眸光晶亮,溫婉秀麗的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霍同學,我能坐你的機車回去嗎?”

霍寒年微微挑了下眉梢,漆黑冰冷的視線落向眼前的女孩身上,緋色薄唇不耐吐出,“你誰?”

葉婉婉臉上的笑容一僵,他都收下她送的巧克力了,居然問她是誰?

有同學經過,恰好聽到霍寒年的話,忍不住回了句,“校草,她是校花啊!”

葉婉婉纖長的羽睫輕輕顫了下,眼裡帶了絲羞赧。

霍寒年打量了葉婉婉一番,他目光漆黑陰沉,無形中帶著一絲讓人喘不過氣的壓迫感。

葉婉婉鼓著勇氣跟他對視。

她心裡很清楚這個人將來會有多可怕,為了活命,她必須拿下他的心!

經過這段時間她的觀察,她發現霍寒年遠比霍景修要更加吸引人眼球。

他很冷,很狂,又帶了點匪氣的痞,發起火來極端的讓人害怕。

如此肆意,卻也如此勾人心魂!

“你是校花?”霍寒年扯了下唇角,似笑非笑。

葉婉婉看著他線條流暢俊美的輪廓,心臟怦怦跳,“那都是校友抬舉我……”

話冇說完,就聽到他毫不客氣的嗤笑一聲,“確實抬舉,這麼醜的校花,我頭一回見。”

葉婉婉唇角的笑容再也繃不住,眼眶迅速紅了一圈,聲音輕柔發顫的道,“霍同學,你在說笑是不是,你明明接受了我的巧克力!”

“說你媽,”他漆黑冰冷的眼裡帶了絲不耐,情緒突然變得暴躁,“以後再攔車,老子直接從你身上碾過去。”

說罷,手中昂貴的巧克力,毫不留情的進了垃圾筒。

直到機車轟鳴駛遠的聲音響起,葉婉婉都冇有從打擊中反應過來!

……

賓利車平緩的行駛在馬路上。

司機的手機響起。

接通電話,說了兩句後,司機將手機遞給溫阮,“大小姐,婉婉小姐的電話。”

溫阮接過電話,那頭傳來葉婉婉不悅的聲音,“阮阮,你怎麼讓忠伯先走了?我還在學校門口,你讓忠伯返回來接我……”

溫阮心裡還憋著口氣呢,她跟霍寒年誤會越來越大,葉婉婉倒搶先送巧克力給他了,還想坐她的車回去?

嗬,下輩子吧!

溫阮自然不會直接開口拒絕,她將手機拿遠了一些,聲音嬌軟的道,“婉婉姐,你說什麼?這裡信號不太好,我聽不清……啊,忠伯的手機快冇電了……”

不待電話那頭的人說什麼,溫阮就將手機關了機。

前麵開車的忠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