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1章除了我,不會有人要你!

粟歌隻當冇有看到南宮曜。

一邊和洛斯王子跳舞,一邊和他說話。

洛斯王子比較健談,見粟歌舞跳得這般好,不停地誇讚她。

“主君能娶到王後這麼漂亮又多纔多藝的夫人,真是他的福氣!”

粟歌紅唇微微勾起,“是麼?”

“是啊,我真是羨慕極了。”

粟歌朝南宮曜看了眼,他冇有再看她一眼,他端著酒杯,正在跟幾位要員說話。

英俊的輪廓如刀雕斧鑿般看不出任何情緒起伏。

栗歌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

說實話,她真的看不出南宮曜心裡在想些什麼。

明明答應她離婚,但一直拖著。

每次她提到這個問題,他都會轉移話題。

她心裡清楚,他並不是因為有多喜歡她,而是他身為一國之君,不想因為婚姻的事情被人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

畢竟她成為王後之後,還是比較得民心的。

若王後人選換成粟雪,估計會被人非議。

跟洛斯王子跳完一支舞,粟歌找到溫阮,跟她說了幾句話。

溫阮知道最近小舅舅和小舅媽的關係急轉直下,陷入了冷戰之中。

小舅舅前段時間還讓她勸勸粟歌,讓她好好做他的王後。

但站在粟歌的角度,溫阮是理解她的。

當初嫁給小舅舅,她並不是為了權勢,而是因為她愛他。

這麼多年的王室生活,已經將她心中那份炙熱的愛磨冇了。

尤其是小舅舅還讓粟雪進了宮,要封她為梨妃。

粟歌那麼烈的女子,哪裡容忍得了一夫多妻?

粟歌冇有在宴會廳多呆,她回了自己王後寢宮。

她卸了妝,去浴室泡了個澡。

從浴室出來,小翠端了燕窩過來。

粟歌剛準備接過,突然房門被人用力推開。

南宮曜走了進來。

他輪廓冷硬淩厲,眸子幽深如井,小翠看到他的神情,嚇了一大跳。

“主、主君?”

南宮曜揮了下手,“下去。”

粟歌冇有半點反應,她接過燕窩,坐到化妝台前,小翠戰戰兢兢的出去了。

粟歌坐下來,剛準備吃東西,忽然一隻大掌朝她手腕伸了過來,她被男人拉起來,用力甩到了寬大的軟榻上。

她穿著齊大腿的睡裙,被摔到床上後,裙襬自然而然往上縮,纖細的雙腿在燈光下白得反光。

粟歌麵色微沉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但下一秒,男人高大的身子朝她壓了過來。

粟歌鼻尖傳來男人身上濃鬱而強烈的紅酒味。

看來她離開後,他在宴會廳喝了不少酒。

粟歌神情冷淡的看著他,“醉了就去找粟雪!”

南宮曜一把掐住粟歌小巧精緻的下巴,眼眸冷厲,“先是秦南培,現在又是洛斯王子,怎麼,迫不及待紅杏出牆了?”

粟歌美眸裡露出一絲淺笑,妖嬈又豔麗,“跳支舞而已,你氣急敗壞個什麼勁,不知情的還以為你吃醋了呢?”

“為你這種女人,你覺得我會吃醋?”

粟歌長睫輕斂,掩住眼底的情緒。

唇角勾起嘲諷的弧度。

是啊,他又不愛她,怎麼可能吃醋呢?

她正要說點什麼,他又冷冷說了句,“粟歌,除了我,不會有人要你!”

粟歌長睫一顫,聽出他話裡的弦外之音,“你什麼意思?”

“我們結婚好幾年,你為什麼冇有懷過孕,你自己不清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