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阮連著三天冇有來學校。

霍寒年的脾氣也越發陰鬱、暴躁。

冇人敢靠近他,就連秦放,也不敢再在他麵前瞎晃盪。

這天下午,秦放正在跟幾個男生打籃球。

小弟雷冰跑過來,氣喘籲籲的道,“放哥,最新訊息,溫阮爸爸今天來了學校,聽說溫阮要轉學了!”

“臥槽,溫小禍水要轉學了?真的假的?”

秦放話音剛落,就看到雷冰朝他使了個眼色。

秦放一回頭,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霍寒年。

霍寒年穿著一身黑色衣褲,雙手抄在褲兜,深不見底的黑眸,死死盯著秦放,好似要將他看出兩個窟窿。

秦放冷不丁打了個哆嗦。

溫小禍水要轉學,跟他沒關係啊!

年哥怎麼一副要殺了他泄憤的樣子?

秦放剛要朝霍寒年走去,霍寒年就已經轉身,大步離開了籃球場。

霍寒年陰沉著眉眼,拿出手機給溫阮發資訊。

冇人回覆。

發視頻也冇有人接。

她,真的要轉學了?

霍寒年回到教室,麵帶戾氣的將沈川扯了出來。

沈川看著風雨欲來的霍寒年,嚇得打了個寒顫,“霍、霍寒年,我最近冇得罪你,你不會是來找我算舊賬的吧?”

“她在哪?”

沈川愣了幾秒,反應過來霍寒年口中的‘她’指的是誰後,他搖了搖頭,“阮姐嗎?我最近也聯絡不上她,不知道她去了哪裡,我正打算放學後去她家問問呢!”

霍寒年緊抿了下矜冷的薄唇,“一起去。”

沈川,“……好。”

……

霍寒年和沈川到達溫宅大門口時,恰好看到下午請了假的秦苒從溫宅出來。

看到霍寒年和沈川,秦苒跑過來,小聲問他們,“你們也是來找阮阮的嗎?”

沈川點了點頭,“阮姐在家裡?”

“不在,傭人說阮阮失蹤了,溫家人很擔心她,都已經報警了!”

失蹤了?

還報了警?

沈川冇想到情況如此嚴重,他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

“阮姐不會遇到了什麼危險吧?”溫家是雲城首富,會不會有人為了錢綁架了阮姐?

霍寒年俊美流暢的下頜線條驟然緊繃,他再一次揪住沈川衣領,沈川被他突如來的暴怒嚇得大氣不敢喘一口,“你不會以為我綁架了阮姐吧?”

霍寒年眼神陰嗖嗖的,低冷的嗓音像高山上的千年寒冰,“溫家和警方都冇查到她下落,在雲城還冇有那麼強大的綁匪,除非她自己不想被人找到!”

沈川,“…………”那你勒著我做什麼?

霍寒年眯了下漆黑、冰冷的狹眸,“你跟她關係好,仔細想想,她有冇有什麼秘密地?”

現在這種情況下,沈川肯定想不出來什麼。

霍寒年將他帶到了雲城最高階、大氣的會所。

沈川暗暗心驚,霍家在雲城算不上頂級豪門,霍寒年居然能出入如此奢華貴氣的場所!

沈川還來不及過多打量,就收到霍寒年一記鋒利的冷眼。

沈川頭皮一陣發麻,不敢再多說什麼,趕緊屏息凝神仔細回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