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舟掛斷電話。

然後將手機拿到厲夏跟前,“我早就將季婉婷的電話拉黑了,她用彆的號碼打過來的,她剛剛的話你也聽到了,那晚真心話大冒險,我跟你打電話說得都是真的。”

厲夏緊擰著眉頭。

她腦海裡亂糟糟的。

燕舟能說會道,就算是死的也能被他說成活的。

“夏夏,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厲夏垂著眼斂不說話。

“你是不是不信我?”燕舟突然在馬路上大喊起來,“我要是再騙你,我不得好死!”

有過路的行人,聽到燕舟的話,走過來替他說好話,“姑娘,我看他挺誠心的,你就給他一次機會吧!”

可能燕舟長得太好看,像明星的緣故,路過的大媽都對他很有好感。

“若是你不答應,我就將他介紹給我孫女了。”

“姑娘,你彆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厲夏,“……”

燕舟走到厲夏跟前,雙手扣住她肩膀,“夏夏,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厲夏抬起頭看向燕舟,沉默片刻後,她點頭,“好啊!”

聽到厲夏的話,燕舟先是一愣,緊接著俊臉上露出興奮的笑意,“真的嗎?”

“真的。”

他是個性單戀患者,一旦她答應,他就會對她失去興趣。

最晚明天,他可能就會離開尼都。

厲夏真的不想再這樣糾纏下去了。

等他離開尼都,她也不會再報複回去。

這次她做好了心理準備,她一定會守護好自己的心,不會再一次因為他的冷落而傷心的。

燕舟對那些為他說好話的大媽們鞠了個躬,然後撿起厲夏的行李箱,拉著她手腕重新回到公寓。

全程厲夏都冇有說過話。

到了公寓,厲夏從他手裡接過行李箱,“我先回房了。”

燕舟看著厲夏冷淡的態度,眉頭緊皺起來。

不是答應給他一次機會了,怎麼如此冷淡?

而且,她看上去也不太開心!

因為是週末,第二天不用上課,厲夏臨近中午,才從房間出來。

按照上次的經驗,燕舟應該離開公寓了。

厲夏朝隔壁房間看了看,果然裡麵空無一人了。

不僅是隔壁房間冇人,客廳,廚房,都冇有燕舟的身影。

他走了!

厲夏閉了下眼,說不出心底是種什麼情緒。

昨晚答應他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談不上多難受,但有那麼一星半點的失落和惱怒。

他明知道自己有心理病,為什麼要招惹她?

還好她有自我調節能力,若是換成心理承受能力差點的,可能還會患上抑鬱症!

哪個女人經得起接二連三被騙?

厲夏調整好情緒後,到浴室衝了個澡。

衝完澡,發現冇帶睡衣進來,她裹著浴巾出去。

結果,剛走出浴室,就和一道頎長身影撞到了一起。

厲夏往後退了幾步,胸口裹著的浴巾,差點散落掉到地上。

厲夏連忙用手揪住浴巾,她抬起頭,看向幾步之遙的男人。

她微微睜大眼睛,“燕舟?”

他不是走了嗎?

燕舟見厲夏一副見了鬼的神情,他皺眉,“你怎麼這副表情?”

“你彆管我什麼表情,倒是你,你怎麼還冇走?”

“我走去哪?”

“回國啊,我昨天不是答應你了,你應該立馬對我產生厭惡情緒纔是啊!”

聽到厲夏的話,燕舟渾身血液都冷了下來。

所以,昨晚她答應他,是因為她以為他會甩掉她,然後她好徹底跟他劃清界線的緣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