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夏朝講台上的男人看了眼。

他嘴角破皮的地方,相當明顯,配合著他那張俊美妖孽的臉,顯得十分性感魅惑。

班上同學幾乎都看著他的唇角,但他卻仿若冇事人似的,臉皮厚得不行。

厲夏垂下眼斂,有種做了虧心事的慌亂感。

周語薇一直看著燕舟,發現他好幾次看向角落,她用手肘戳了下厲夏的手臂,“夏夏,你說燕教授是不是對我有意思?”

厲夏看向周語薇,“你怎麼這麼認為?”

“他看了我們這邊好幾次呢!他不會是被我的美貌迷住了吧?”周語薇眨了眨眼睛。

周語薇長得確實很漂亮,禦姐型的漂亮,但她性格不禦姐,反倒有些逗逼。

燕舟現在還有白蘇主任,應該不會這麼快就看上週語薇的吧?

周語薇是厲夏來尼都大學後結交的第一個朋友,若是他敢對她動歪心思,厲夏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周語薇眨巴了下眼睛,“隻可惜,我的婚姻隻能由我哥做主,我是冇權利隨便戀愛的。”

厲夏杏眸裡露出一絲好奇,“你哥還會管你的婚姻嗎?”

周語薇家境應該非常優渥,她渾身的衣服,低調又昂貴,全是高級定製,手上一塊腕錶就是八位數以上。

但她從不耍大小姐脾氣。

“是啊,我哥跟閻羅王似的,”周語薇擺了擺手,“彆提他了,你快看,燕教授又看我了。”

厲夏朝講台上的男人看去。

這一看,和他桃花眼碰了個正著。

厲夏想到昨晚的一幕,耳廓頓時一熱。

燕舟挑了下眉梢,他拿起教鞭指了指角落位置,“厲同學和周同學站起來。”

厲夏和周語薇站了起來。

燕舟看著她倆,“你倆一直說悄悄話,怎麼,我的課很枯燥無味?來,說說你們都說了些什麼?”

燕舟俊臉上帶著笑,但桃花眼卻無比犀利,被他這樣注視著,厲夏和周語薇都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周語薇摸了下鼻子,訕訕一笑後道,“燕教授,真的要我們說嗎?”

燕舟點頭,“說。”

“就是討論你嘴角受傷的事啊?想知道是不是被你女朋友咬的?”

其他同學頓時起鬨,一副都想聽八卦的樣子。

燕舟的視線,掃過厲夏。

厲夏垂著眼斂,即便冇有抬頭,也能感覺到男人朝她投來的注視。

她頭皮一陣發麻。

他盯著她看什麼?不會要將她說出來吧?

燕舟看到厲夏浮現出紅暈的臉頰,似笑非笑的道,“原來是想知道我唇角的傷,不錯,確實是被咬破的。”

“哇哦,那一定是燕教授的女朋友咯?”

“還不是。”

“那燕教授要努力點了啊,人家都咬破了你嘴角,肯定對你是有好感的。”

燕舟勾起唇角,“是嗎?”

“一定是啦,那女的應該是想欲擒故縱吧!”

厲夏扯了下週語薇衣角,示意她彆再亂說了。

燕舟心情似是不錯,他冇有再為難二人,抬了下手,示意她倆可以坐下來了。

一下課,厲夏就衝出教室。

隻不過還冇走多遠,就有幾個男生將她攔住了。

其中一個男生是學生會會長,生得陽光帥氣,他突然將一束花遞到厲夏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