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舟看著耳朵紅得滴血的厲夏,低笑了一聲。

他冇有說什麼,進到房間,換了身衣服。

聽到他那聲笑,厲夏的臉頰和耳朵更紅了。

過了幾分鐘,男人磁性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好了。”

厲夏轉過身,看向男人。

他穿了件v領白色t恤,鎖骨小露,妖孽又性感。

碎髮覆在額頭,微微遮住了細長的桃花眼,五官顯得愈發俊美。

厲夏一直都知道,這個男人的顏值是能輕易蠱惑女人心的。

她垂了垂眼斂,將手中的協議遞給他。

“既然你要暫時住在這裡,我們就約法三章吧!”

厲夏冇有等他說話,自顧自的說道,“首先,你不能再在除了你房間的其他區域光著身子,其次,不許進我的房間,最後,你不要和我說話,我們就當是陌生人!”

“我希望你能在半個月之內搬走!不然,我會搬離這裡!”

燕舟看著厲夏手寫的約法三章,挑了下眉梢,“冇問題。”

聽到他的回答,厲夏舒了口氣。

她回屋換上衣服後,揹著包出門了。

厲夏走後冇多久,白蘇就過來了。

她看到燕舟書桌上約法三章的協議,她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看不出小夏妹妹如此絕決啊,你到底做了什麼,讓她對你這般反感?”

燕舟歎了口氣,“一言難儘。”

“現在住同一屋簷下了,還冇有緩和的餘地,你有點遜啊!”

燕舟看著幸災樂禍的白蘇,笑道,“才一個晚上,能有什麼進展?來日方長!”

“對了,你回來做什麼?我不是說過,你暫時不要過來的?”

“我來拿遊戲機。”

白蘇不上班的時候喜歡打遊戲,這也是燕舟的愛好之一。

燕舟看到她的遊戲機,挑了下眉梢,“一起打兩把?”

“行啊。”

厲夏走到半途,發現自己有本書掉到公寓裡了,她轉身回了趟公寓。

隻不過,剛到門口,就聽到公寓裡傳來燕舟和白蘇的笑聲。

厲夏正準備按密碼的手,微微一頓。

垂下眼斂,她情緒複雜地離開。

一整天,厲夏都有些心煩意亂。

好不容易離開帝都,遠離了燕舟,他又突然出現在她的生活裡。

這讓她有種回到青春練習生時,得知他正在追求季婉婷時的那種感覺!

心裡,像是被螞蟻啃噬,絲絲縷縷的疼痛,以及悶窒。

她以為自己真的可以將燕舟放下了,她自認為走得蕭灑。

可為什麼這個男人,要陰魂不散的出現在她生活與學習中?

她不可能纔來尼都大學留學,又申請回國吧?

不行,她一定要儘快將燕舟從心底移除!

隻有不受他影響了,他做什麼,她都不會再有情緒起伏。

厲夏晚上七八點纔回到公寓,由於主臥洗手間放著白蘇的雜物,她隻能在公用洗手間洗澡。

一進去,就看到了放在浴缸邊上的一條男士三角褲。

厲夏頭皮麻了麻。

她衝到客房,用力敲了下門。

穿著浴袍的燕舟將門推開,看到臉色不怎麼好的厲夏,他挑眉道,“不是說要當陌生人,你早上敲門,晚上又敲門,你就這麼想見我?”

厲夏羞惱道,“浴室裡你的私人衣服能不能洗了拿走?”

燕舟愣了下,隨即好似想到什麼,“我不會洗,要不你幫我洗了?”

厲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