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進來的男人,穿著一件白色襯衫,九分休閒西褲,釦子係得一絲不苟,緊貼著性感的喉結。

白淨、俊美、妖孽。

一雙眼睛細長而幽深,五官精緻立體,身形頎長,就像漫畫中走出來的美男子。

厲夏看到男人的一瞬,她腦海裡一片空白。

整個人就像被點了穴一樣,久久不能動彈。

是她花眼了嗎?

不然怎麼看到了燕舟?

厲夏閉了閉眼,又重新睜開,男人拿著教材,已經走到了講台上。

男人環視教室一週,視線落到厲夏身上時,厲夏呼吸幾乎停滯。

蝶翅般的長睫顫了顫,她正要移開視線,男人就先一步收回了視線。

他做了自我介紹,聲音低沉、清潤、悅耳。

坐在厲夏身邊的周語薇輕輕戳了下厲夏的手臂,“冇想到帥哥教授的聲音也好好聽,你快看他的手,好白好長,媽呀,從頭到腳都好精緻,好完美。”

厲夏從震驚回過神,她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再精緻完美的皮囊,也抵不過他有顆又渣又混蛋的心!

“知人知麵不知心,他一看就是個花花公子。”

見厲夏對新來的教授意見如此之大,周語薇眼裡閃過一抹疑惑。

在她印象中,厲夏對誰都比較和善,這還是她第一次聽到她說人不好的話。

“夏夏,你是不是以前被帥哥傷過?”

厲夏冇有否認,“我是吸渣體質,所以,我以後寧願找醜男,也不會找長得帥的男人了。”

周語薇嘴角抽了抽,“可帥的男人,看著賞心悅目啊,我以前不喜歡市場營銷,但我現在看著新教授那張臉,我就滿心歡喜。”

厲夏,“……”

燕舟自我介紹完後,點了下名。

點到厲夏的名字時,厲夏冇有反應過來,還是周語薇推了她一下,她才反應遲鈍的說了一聲‘到’。

周語薇趴在厲夏耳邊,小聲道,“你怎麼了?盯著新來的教授看了好一會兒了,人家點到也不吭聲。”

厲夏咬了咬牙,“他長得像以前傷害過我的一個渣男,看到那張臉,我就咬牙切齒!”

周語薇,“我看燕教授挺不錯的,應該不是那種渣男。”

厲夏正要說點什麼,一道頎長的身影走過來,修長的手指敲了敲桌子,“兩位同學,能認點聽課麼?”

看到近在咫尺的燕舟,周語薇激動得不行。

她掐了掐厲夏手臂,用口型說道,“媽呀,離近了看,真的帥呢!”

厲夏一陣無語。

生怕再被燕舟抓包,厲夏冇有再說話。

她看著站在講台上,侃侃而談的男人,神情微微恍惚。

他本就是商人,又是斯坦福大學畢業,知識豐富,說話幽默,枯燥無味的課程,頓時變得生動有趣。

教室裡的同學,幾乎都在認真聽課。

厲夏雖然冇有再說話,但她還是處在震驚中。

一節課上完,周語薇問厲夏去不去洗手間,厲夏搖了下頭,她悄悄前往老師辦公室。

辦公室裡就隻有剛下課過來的燕舟,厲夏深吸口氣後,走了進去。

“燕舟,你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