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雙兒被季梓安帶到了島嶼一處懸崖邊上。

冇多久,江煜就追了過來。

昨晚下過雨,懸崖邊上的土壤鬆散,再往後退幾步,就會掉下去。

懸崖下麵是波濤洶湧的大海。

江煜見季梓安緊扣著厲雙兒脖子站在懸崖邊上,他瞳孔一陣劇烈收縮。

“季梓安,我們之間的恩怨,不要牽連到雙兒,你放了他!”

季梓安看到江煜臉上緊張惶恐的神情,他唇角勾起冷笑,“你說放就放了?江煜,你命可真大!”

都快要死了,居然還真被救活了過來!

“季梓安,若是二叔知道你這樣,他一定會很難受!”

季梓安仰頭,冷笑道,“我為什麼要在乎他的感受?他若有用,我也不會變成這樣!”

季梓安母親是江二叔的初戀,當初被江老爺子強迫分手。

季梓安母親帶著他出了國,但在國外,母子倆過得相當艱辛。

後來季梓安外婆生病,他母親帶著他回了國。

他不想讓外婆死,悄悄去了趟江家。

江老爺子得知她母親的身份,壓根不信他是他孫子,直接將他趕了出去。

若那時江老爺子肯救他母親,他外婆也不會早早死去!

季梓安和他母親,都恨極了江家。

這麼多年,他一直都在隱忍,隻為找到一個適合的機會回到江家進行報複。

當初看上厲雙兒,就是因為他調查到,她是江煜最愛的女人。

原本隻要果果身份冇有被拆穿,他的計劃就能順利進行。

不僅能分開厲雙兒和江煜,還能讓江煜早點死掉!

可事情的發展,出乎他意料。

果果突然出了車禍,厲雙兒要給他輸血,身份突然曝光。

突發情況,打亂了他所有計劃。

江煜治病的這半年,他一直都在籌劃。

江老爺子的死,都有他的手筆在裡麵。

他以為江煜的病壓根治不好,他馬上就能接管江家了。

可江煜,又突然回來了。

季梓安感覺自己做的所有努力,都功虧一簣了!

這讓他憤怒、又仇恨!

他寧願大家一起死,也不想讓他們好過。

季梓安冷冷地瞪著江煜,“想讓我放了厲雙兒?那好,你放下手中武器,跪下來,求我!”

厲雙兒眼眶泛起紅,“季梓安,你一定要用這種方式獲得你在江煜麵前的優越感嗎?”

季梓安看著身前的女人,他薄唇朝她臉龐靠近,“雙兒,昨晚你在我身下婉.轉承.歡時,可不是這麼說的……”

“季梓安,你胡說,我壓根冇有和你——”

“雙兒,你左心口下麵,有顆小紅痣呢!”

聽到季梓安的話,江煜臉色陡地一變。

厲雙兒雙手緊握成拳頭,她聲音緊繃的對江煜說道,“你不要信他的!他在離間我們的關係!”

江煜閉了閉眼,“季梓安,我跪,你放了雙兒!”

季梓安笑了笑,“算了,你還是彆跪,我又改變主意了,你要不捅自己兩刀讓我泄憤吧!”

季梓安朝江煜扔過去一把鋒利的匕首!

待江煜撿起匕首,季梓安冷笑著道,“我數到三,你若不捅自己,我就砰的一聲,給厲雙兒太陽穴一槍了,反正我也得到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