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煜一度以為自己聽到了幻覺。

雙兒剛剛說什麼,果果是她和他的孩子?

江煜握住厲雙兒撫在他俊臉上的小手,微微加重力度,“雙兒。”

厲雙兒睜開眼睛,看到夢中的江煜在喊她,她鼻頭髮酸,淚水不受控製的湧了出來。

“江煜,你來夢裡看我了?來了就不許再走了……”

“雙兒,不是夢,我還活著!”

厲雙兒眨了眨眼,定睛朝身前的男人看去。

喉嚨裡一片澀啞,好半響才找到自己的聲音,“江煜…你還活著?”

江煜點了下頭,“我還活著。”

厲雙兒猛地從床上坐起來,雙手將男人的脖子環住。

小手握成拳頭,用力朝他背上捶打。

“嗚…我還以為你死了,車子都燒成那樣了,還發現了……”

“讓你擔心了。”江煜捧住厲雙兒淚流滿麵的小臉,指腹替她擦了擦眼淚,“你剛剛說果果是我和你的孩子,到底怎麼回事?”

厲雙兒吸了吸鼻子,聲音沙啞地說道,“果果前兩天不是出車禍了嗎?需要輸血,恰好我和他的血型對得上,輸血前護士告訴我,我和果果是血親關係!”

“輸完血後,我連夜讓我哥去做了親子鑒定!”

“結果證明,果果確實是我的孩子。”厲雙兒用力咬了下唇瓣,“可是我卻什麼都記不起。”

想到自己的孩子,一直生活在蘇詩穎身邊,她心裡愧疚又難受。

最可恨的就是蘇詩穎了,居然霸占了她的孩子!

江煜聞言,同樣感到大為吃驚。

他冇想到,果果竟是他和雙兒的孩子!

難不成,那年他喝醉酒睡過的女人,是雙兒?

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人搞了鬼?

蘇詩穎就是其中一個!

“我立馬讓人去找蘇詩穎。”

厲雙兒,“我哥的人跟著她,她離開不了帝都的。”

若不是江煜出了事,讓她無心去追查果果怎麼離開她的真相,她早就去找蘇詩穎了!

江煜看著清瘦了不少的厲雙兒,心疼的吻了吻她的額頭。

“我們先去看果果?”

江煜得知厲雙兒住院後,來到醫院第一件事就是看她。

還冇有去看過果果。

厲雙兒點點頭。

兩人來到了果果的病房。

厲雙兒住院的時候,厲母和厲夏過來陪伴照顧的果果。

厲夏很喜歡果果,奶萌奶萌的小傢夥,超級闊愛。

厲雙兒和江煜進去的時候,厲夏正在喂小傢夥喝粥。

“姐,姐夫……”突然想到,他倆離了婚,厲夏又快速改口,“江少。”

江煜歎了口氣,“夏夏,你先出去,我和你姐,有話想對果果說。”

江煜將近四十八小時冇有睡過覺了,他眼睛通紅,下頜上冒著胡茬,俊臉上滿是疲倦,整個人看上去無比嚴肅。

果果往被子裡縮了縮,不敢和江煜對視。

他以為江煜會罵他不懂事,若是那天他不去找漂亮姐姐的話,就不會出事了。

厲雙兒看到果果的神情,她心口驟然一疼。

拉了拉江煜的手臂,“你彆那麼嚴肅,嚇到果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