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雙兒站在懸崖邊上,看著底下正在撲滅車子火苗的救援人員,她腦海裡一片空白。

渾身的力氣,就像被根巨大針筒抽走了一樣,站在原地,不能動彈。

滿腦子全都是江煜……

他那般聰明,不可能就這麼離開人世了的!

可是,旁邊的江老爺子,看到懸崖下的畫麵,傷心得暈了過去。

就連平時對江煜關心較少的江父江母,都無比傷心。

唯獨江佑和季梓安,麵無表情的看著懸崖邊,兩人神色各異。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救援人員上來。

隊長告訴江家人,“車子發生了爆炸,我們發現了燒焦的屍……”話冇說完,神情凝重,“一塊一塊的。”

厲雙兒聞言,雙腿一軟,跌倒在了地上。

她雙手抱著腦袋,眼眶一片猩紅,撕心裂肺的喊出,“江煜,江煜——”

為什麼你這麼突然的就走了?

你還不知道果果是我們的孩子啊!

混蛋,你回來好不好?

傷心到極致,連淚水,都掉不出來了。

太過悲傷,她眼前一黑,和江老爺子一樣,暈了過去。

江家。

江老爺子醒來的時候,想到江煜已經離他而去了,他難受得不行。

他這個老頭子都還冇走,臭小子竟然走到他前麵了!

不孝子!不孝子!

江老爺子從床上起來,打算前往江煜的房間看看,剛走出房門,樓下就傳來一陣喧嘩嘈雜聲。

緊接著是管家急迫的聲音,“大少爺,你做什麼?”

江老爺子往著拐仗從樓上下來。

江佑帶著一批黑衣人過來了。

看到江老爺子,江佑臉上露出笑,“爺爺,我這裡有份檔案需要你簽一下!”

江佑遞給老爺子一份檔案,江老爺子看了眼,是股權轉讓書。

“爺爺,你最疼愛的孫子死了,你也命不久矣,那麼多股份你帶不去黃泉,不如全都給了我怎麼樣?”

“畢竟我也是你的孫子,雖然我殘疾了,但我還能替江家傳宗接待!”

江老爺子將股份轉讓書扔到地上,“你弟弟屍骨未寒,你就帶人來家裡奪權,江佑,你簡直狼子野心!”

“我是狼子野心,但這都是被你逼出來的,同樣是孫子,為什麼你隻看中江煜,我到底哪裡不如他了?”

江老爺子鐵青著臉,“你經商能力不如他,若不是你弟弟,江氏能保住四大家族的地位?他將家族發展起來了,你想來撿便宜,冇那麼好的事!”

江佑陰冷的笑了起來,“冇那麼好的事又怎樣?畢竟江煜死了,你能讓他重新活過來接手江氏嗎?”

“你不能!”江佑的眼神變得陰狠,“老爺子,識趣的話,你乖乖簽字,不然……”

江佑對身後的黑衣人使了個眼色,立即有兩名黑衣人上前,想要將江老爺子控製起來。

但就在這時,一道玩世不恭又冷冽陰寒的聲音響起,“誰敢碰老爺子一根頭髮試試?”

江宅大門被推開,一道頎長身影,逆光而來。

看清進來的身影,屋子裡所有人,全都睜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