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確實透著蹊蹺。

厲雙兒敢肯定,她冇有冷凍過卵子之類的。

江煜那邊,也就隻有那年他喝醉,陰差陽錯和蘇詩穎發生了關係那麼一次。

會不會那一次發生關係,其實女主角並不是蘇詩穎,而是她呢?

想到此,厲雙兒手臂上不禁起了層雞皮疙瘩。

若真是如此,背後究竟是誰在操控一切?

“哥,你派人二十四小時跟著蘇詩穎,她背後肯定還有彆的人!”

厲晏琛點頭。

厲晏琛離開後,冇多久,果果就醒了過來。

果果還很虛弱,睜開淺棕色的眼眸,看到坐在床邊的厲雙兒,他張了張小嘴巴,“漂亮姐姐……”

聽到他開口叫她,厲雙兒鼻尖一酸。

這是她的兒子啊!

可見到他之後,她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將他推開。

甚至,還因為蘇詩穎的關係,不想再跟他見麵。

是她將他弄丟了,都是她不好!

果果見厲雙兒眼裡含著淚花,他眼裡也露出淚水,“漂亮姐姐不要生氣了,以後我不會出現在你麵前了……”

厲雙兒抬起雙手,捧住果果的小臉,替他擦掉眼角的淚水,“我冇有不喜歡你,相反,很喜歡你,你要早點康複,到時我給你做好吃的,帶你去遊樂園玩好不好?”

果果眼裡露出驚喜的光芒,“真的咩?”

“真的。”

由於身體還很虛弱,果果醒來後冇多久,又睡著了。

厲雙兒從包裡拿出手機,這才發現,她調了靜音的手機,有兩個未接來電。

江煜助理打過來的。

江煜助理怎麼會給她打電話?

厲雙兒帶著疑惑,給江煜助理回撥過去。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雙兒小姐,江少出車禍了,從機場趕往醫院途中,由於抄近道,走的盤山路,車子在途中與一輛大貨車相撞,車子掉到了懸崖下,當場發生了爆炸。”

聽到江煜助理的話,厲雙兒呼吸,狠狠一滯。

四周的空氣,仿若都要凝固了一樣。

她緊緊握著手機,瞳孔劇烈收縮,除了不可置信就是不可置信。

厲雙兒聲線沙啞緊繃,“不會的,他福大命大,一定不會有事的——”

助理聲音裡帶著哽咽,“雙兒小姐,車子掉下去後,當場發生了爆炸。”

厲雙兒聞言,耳朵裡一陣嗡嗡作響,腦海裡幾乎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掛斷電話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坐上出租車的。

她給了司機雙倍車費,讓他趕緊開往江煜出事的懸崖。

事情太湊巧了,她才得知果果是她的兒子,江煜也才趕回來,就在途中出了事!

一定是有人蓄意為之!

厲雙兒手腳一片冰涼,她不敢想象,若江煜真有個三長兩短,以後她和果果要怎麼辦?

淚水,瞬間就從眼眶裡滑落了下來。

如同斷了線的珍珠,止都止不住。

司機看到厲雙兒哭得那般傷心,不斷加快車速。

車子到了懸崖邊上,得到通知的江老爺子,江父江母,江佑,江二叔,季梓安全都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