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雙兒聽到厲母的提議,不由得睜大眼睛。

她真是服了她家母上大人的腦迴路。

這怎麼還跟燕舟扯上關係了呢?

“媽,燕舟的名聲比江煜之前的還不如,換女朋友如衣服,你確定想讓夏夏跟他一對?”

厲母皺著眉,“名聲不好都是傳聞,燕舟那孩子我看著不錯,可能是他還冇有遇到能讓他安定下來的人?你爸以前不老實嗎?結果結了婚,還不是在外麵搞外遇,表麵越老實巴交的男人骨子裡越是悶騷!”

“浪子回頭的人,更懂什麼是珍惜,因為他已經經曆了紅塵,不會再被那些胭脂俗粉所吸引!”

厲雙兒,“……”感覺她家母上大人現在隻要是家世好,還冇結婚的年輕公子哥,在她眼裡都是寶!

燕舟無論從外形還是學曆家世,確實都是年輕公子哥裡萬裡挑一的。

但他真的很愛玩好嗎?

夏夏又是個內斂的性子,能讓他安定下來嗎?

哦呸!

兩人八字還冇一撇,她都被她母上大人帶溝裡去了!

“媽,想象是美好的,就算你有那麼個打算,也得讓兩人同意啊,現在夏夏的心思都在魏易身上,你可千萬彆提什麼燕舟!”

厲母歎了口氣,“我自然不會現在提。”

“你先回房,我來和夏夏聊會兒。”

厲母回房後,厲雙兒將厲夏拉到沙發上坐下。

厲雙兒從包裡拿出一張銀行卡,“夏夏,這裡麵有一千萬,密碼是我生日,你拿給魏易他們家。”

看到厲雙兒非但冇有指責她,還給她錢,厲夏眼眶紅了紅。

她將厲雙兒遞過來的銀行卡推了回去,垂下長長的睫毛,“姐,我不會要你的錢,我也知道魏家很過份,先前就是跟媽犟上了,她非得讓我跟魏易分手,我心裡難受……”

厲雙兒將厲夏抱進懷裡,“傻丫頭,媽老糊塗了,你彆聽她的,你做什麼決定,姐都支援你!”

厲雙兒越這樣說,厲夏心裡就越愧疚。

回到厲家後,所有人都對她很好,儘可能的彌補她。

就連媽媽也是因為魏家太過份纔會跟她起的爭執。

“姐,我會和魏易好好聊的,若是他們家還是老樣子,我會考慮媽媽說的話,跟他分手。”

厲雙兒拍了拍厲夏的肩膀,“不管你怎麼做,姐和大哥都是你強有力的後盾!”

厲夏紅著眼眶點點頭。

厲夏如今在帝都大學學珠寶設計,她回到學校,沒有聯絡魏易。

魏易也沒有聯絡她,兩人陷入了冷戰。

這天,前校花樂淇邀請全班參加她的生日party。

厲夏也在受邀之列,自從樂夏轉進帝都大學,有人偷拍了張她坐在樹下看書的照片發到論壇後,她就被校友推舉成了新校花。

樂淇被搶走了校花名頭,一直看厲夏不慣,但礙於厲家在帝都的影響力,也不敢對厲夏做什麼。

“厲夏,晚上你也過來哦!”

班上同學都去,厲夏也不好搞特殊,和宿舍裡的同學一同前往ktv。

到了ktv包廂,樂淇將坐在角落裡的一抹頎長身影拉到厲夏等人跟前,“我跟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新男友哦!”

看清男生的樣子,厲夏狠狠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