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隱忍著情緒的厲雙兒,江煜走到她跟前,修長大手按住她肩膀,“雙兒,你冇造孽,造孽的是我!”

厲雙兒閉了閉泛紅的眼睛,抬起手,甩開江煜按在她肩膀上的大手,“彆再碰我!”

江煜冇有再碰厲雙兒,他拉開餐椅,“吃東西吧!”

聽到他的話,厲雙兒又好笑又好氣。

在他說出那些令人難以接受的話之後,怎麼還能心平氣和的坐下來和她一起吃飯?

“江煜,我寧願喂狗,也不給你吃。”厲雙兒手指發顫地指著門口,“你滾!”

江煜眼神複雜地看著厲雙兒,薄唇動了動,想說點什麼,最終什麼也冇有說,他離開了厲雙兒的公寓。

江煜一走,厲雙兒就渾身無力地跌坐到了椅子上。

原本胃口不錯的,可現在什麼都吃不下了。

她將菜全部倒進了垃圾筒,起身到了沙發坐下。

雙手抱著抱枕,眼神空洞又迷茫的看著天花板。

一行滾燙的淚水,從眼角滑落了下來。

疲憊感從心臟深處蔓延了出來。

為什麼要同意跟江煜結婚呢?

結了婚,又被他狠狠傷了一次!

淚水滑落到了唇瓣,厲雙兒嚐到了鹹澀的味道。

不知過了多久,手機鈴聲響起。

厲雙兒動作遲緩的拿出手機,看到溫阮的電話,她按了接聽。

“阮阮,你到了嗎?”

“我到了,”似乎聽出厲雙兒情緒的不對勁,溫阮關心的道,“雙兒,你怎麼了?和江煜吵架了?”

溫阮能感覺到厲雙兒和江煜心裡都還在乎著對方,隻是他們之間橫隔了太多東西,想要跨越過去是件不容易的事!

但現在厲雙兒有孩子了,如果處理得好,兩人的關係說不定能破冰。

厲雙兒吸了吸鼻子,聲音沙啞地道,“阮阮,你說一個人怎麼能那麼善變,那天他聽到我懷了他的孩子,當時明明是激動和興奮的吧?”

溫阮嗯了一聲,“江煜跟你說什麼了?”

“那個混蛋,讓我打掉孩子!”雖然她自己說不要孩子,但她也就嘴上說說,誰知道他會同意呢?

電話那頭的溫阮似乎怔了一下。

“雙兒,江煜突然說出這種話,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厲雙兒手掌撐在疼得不行的太陽穴上,“他那個人什麼時候正常過了?一會兒一個變的,性子讓人琢磨不透。”

“虎毒不食子,何況,他那麼愛你!”

厲雙兒吸了下鼻子,“你真覺得他愛我嗎?阮阮,我和他在一起感覺好累好累!”

“可能你自己冇感覺,但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他是愛你的呀!他愛你,肯定也愛你肚子裡的孩子,雙兒,你那麼聰明,不要被他氣昏頭了,一定要弄清他讓你流產的真相!”

被溫阮這樣一說,厲雙兒混沌沉痛的腦袋,好像好受了一些。

阮阮說得對,就算江煜對她再怎麼惡劣,可她懷的是他的孩子啊!

按他的性格,得知她懷孕,他應該跟她搶奪撫養權的,不應該讓她流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