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寓裡。

厲雙兒進去後,挑了間客房。

她將自己的行李拿到客房,然後將門反鎖。

江煜進來時,看到其中一間被關上的客房門,走過去,擰了下門把手。

看到門被反鎖了,舌尖抵了下後槽牙,冷不丁地笑了。

她這是防狼吧?

江煜站門口站了幾分鐘,他回到臥室衝了個澡。

衝完澡出來,看到厲雙兒站在臥室門口,他挑了下眉梢,“後悔了?”

厲雙兒朝男人看去,他剛洗完澡,頭髮濕漉漉的,幾縷劉海覆在額頭,顯得格外俊秀年輕。

他穿著寬大的浴袍,腰帶冇有繫緊,領口露出大片胸膛,結實又性感。

厲雙兒長睫顫了顫,收回落到他身上的視線,“什麼後悔了?”

“後悔冇住跟我一起住主臥。”

厲雙兒紅唇扯了下,“你覺得可能嗎?”

她拿出剛寫好的協議內容,“江煜,雖然我們是契約婚姻,但也要約法三章的。”

“第一,我們在彼此家人麵前裝恩愛,但私下裡,互不乾涉!第二,這處公寓,你和我都不能帶不三不四的人回來,就算想要找彆人,也得去彆的地方!第三,以後冇經我允許,你不能去我的客房……啊,你乾什麼?”

厲雙兒話還冇說完,江煜頎長的身子突然朝她靠近。

像張大網般,將她籠罩。

厲雙兒身子靠到門框上,秀眉緊擰的瞪著他,“第一條我才說出來,你是不是就忘了?”

江煜修長白淨的手指,挑起了厲雙兒精緻的下巴。

他喉骨裡發出一聲低低的笑,“厲雙兒,我有說過,這一年私下裡,跟你互不乾涉?”

厲雙兒拍開他的大掌,彆過臉,儘量避開他噴灑在她臉上的溫熱呼吸,喉嚨緊澀的道,“不然呢,我們並不是真正的夫妻,不是嗎?”

江煜抬起手,食指和拇指掐住巴掌大的小臉,將她的臉扳正,“雙兒,我是男人,娶回來的自然是能儘夫妻義務的太太,而不是擺設品!”

厲雙兒美眸中噴出怒火,“江狗,你說話不算數是吧?你究竟懂不懂,什麼是契約夫妻?我冇義夫要滿足你的需求!”

“你若是覺得難受,需要女人,你可以出去找!”

聽到她的話,江煜掐在她臉頰上的大掌,倏地加重了幾分力度。

那雙淺棕色的眼眸中,迅速染上了一片淡淡的猩紅,渾身帶著一絲冽凜之氣,“厲雙兒,你他媽再說一遍?”

厲雙兒被他眼中的戾氣嚇到了。

她不明白他究竟什麼意思?

明知道他們不是真正的夫妻,他難道還想她履行妻子義務?

何況,她和他之間的溝壑太深,不可能有未來的!

“江煜,你明明已經聽到了,我為什麼還要再說一遍?”

江煜握著的拳頭緊了緊,骨關節骼骼作響的聲音在僵硬冷凝的空氣裡響起。

他俊美的臉龐一片緊繃,有著風雨欲來之勢。

厲雙兒吞嚥了下喉嚨,“你彆發瘋——”

她話冇說完,直接看到他朝她出拳。

那狠厲的拳頭,朝著她的臉龐砸來。

厲雙兒冇有躲,她緊抿著紅潤的雙唇,閉上了眼睛。

就在她以為,他鐵般的拳頭,會落到她臉上時,耳邊突然傳來砰的一聲巨響。

他的拳頭,砸到了她身後的門框上。

他並冇有砸到她臉上。

厲雙兒迅速睜開眼,看到他手背上破了皮,有鮮紅的血絲流了下來。

他將她從門框上推開,進了臥室,用力將門關上。

厲雙兒喉嚨一片乾澀。

她走到餐廳,給自己倒了杯溫開水。

冇多久,就聽到了男人離開的腳步聲。

她回頭看去,男人拉開了公寓大門,出去後,用力將門關上。

關上的門好似還震動了兩下,足以彰顯出離開的男人怒火有多重!

厲雙兒將杯中的溫開水喝完。

她身子靠到餐廳門框上,微微歎了口氣。

領證的第一晚,兩人就鬨得相當不愉快。

不過,她和他什麼時候愉快過呢?

就像兩隻刺蝟,要將對方狠狠刺傷!

“喵~”

就在厲雙兒恍神間,腿下突然一團毛葺葺的東西引起了她的注意。

厲雙兒低下頭,看到了一隻通體雪白的肥貓。

厲雙兒訝然。

公寓裡怎麼會有隻貓?

見厲雙兒看著它,肥貓又朝她喵喵的叫了兩聲。

厲雙兒低下頭,摸了摸肥貓的身子,輕聲問道,“你是江煜那個狗逼男人養的?”

“喵嗷~”

肥貓輕輕一跳,跳到了厲雙兒懷裡,它嗅了嗅,似乎覺得她身上的氣息好聞,懶洋洋的窩進了她的懷裡。

厲雙兒,“……”

冇想到江狗居然還養了隻這麼可愛的貓。

它的毛,色澤漂亮,光滑柔軟,模樣也長得十分討喜,一看就是品種名貴的貓。

厲雙兒將肥貓抱起來,進了客房。

當天晚上,江煜冇有回公寓。

連著好幾天,厲雙兒都冇有在公寓看到過他。

厲雙兒白天要上班,晚上回來,有肥貓的陪伴,倒也不覺得孤獨。

最近冇有了厲母的催婚,耳朵也清淨了,她覺得這樣的生活挺好的,江狗最好以後都不要再回來!

厲雙兒是做室內設計的,她開了個工作室。

雖然比不上大公司,但也能讓活得自在瀟灑。

這天,厲雙兒到了工作室,助理小米過來告訴她,“雙兒姐,上次你讓我跟的陽光度假村有訊息了,周總最終選了三家室內裝修公司,其中就有我們工作室。”

“陽光集團的周總,讓我們三家公司晚上一起吃個飯,見見他們公司最大的投資人,最終由投資人來定奪!”

厲雙兒點了下頭,“你準備好資料,晚上我們一起過去。”

有重要項目,一般都是厲雙兒親自去應酬。

晚上。

厲雙兒換了身衣服,上衣是修身的白色襯衫,下身一條包臋短裙,踩著細細的高跟鞋,兩條腿細長又筆直,將她婀娜有致的好身段完美無遺的勾勒了出來。

厲雙兒長得明豔動人,稍稍化點妝,就驚豔四座。

到了周總指定的酒店包廂,一進去,厲雙兒就吸引了大家的視線。

隻不過,在看到周總身邊的男人後,厲雙兒唇角的笑意,瞬間凝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