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鏡子中的女人,妝容精緻,五官立體,臉型完美,紅唇豔麗。

一頭大波浪長髮,披散在肩頭,紅色的長裙與白色的肌膚交相輝映,美豔不可芳物。

“溫夫人,今晚你定會驚豔全場!”

化妝師是專門服務於上流社會貴婦名媛圈的,看過的美人無數,能得到她這樣的誇讚,可見雲翾今晚有多令人驚豔。

溫老太太走了進來,看到雲翾,她連連稱讚。

“阿翾,快下去吧,雲辰在樓下等你!”

溫老太太能夠想象得到,混小子看到雲翾,一定會驚掉下巴的!

雲翾在老太太的催促下,朝樓下走去。

溫雲辰今晚一身剪裁合體的黑色西裝,裡麵是潔白挺括的白色襯衣,黑白經典搭配,襯得他身材愈發的高大挺拔。

他單手抄在褲兜,另隻手拿著手機正在打電話。

聽到腳步聲,他回了下頭,朝樓梯口看去。

看到從樓梯上下來的紅色身影,他果然如同老太太預料一樣,驚豔得下巴都快掉了。

他握著手機的手緊了又緊,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什麼,他好似全都冇有聽到。

眼裡,就隻有從樓梯上下來的那道身影。

今晚的雲翾,從頭到腳,都精緻完美得讓人無可挑剔。

他喉結滾了又滾。

匆匆結束通話,他大步朝雲翾走來。

雲翾心裡有些緊張,不知道自己這身裝扮,合不合溫雲辰的心意?

見他俊臉緊繃,黑眸幽沉,她心裡更加忐忑了。

“溫雲辰,這樣穿,還行嗎?”雲翾輕聲問道。

溫雲辰沉著臉,“不太好。”

雲翾,“……”

“上樓換了。”這樣穿,太驚豔,他不喜歡彆的男人將目光放到她身上。

雲翾皺了皺眉,“那你覺得哪裡不好?”

“手臂,鎖骨露在外麵不好,腰身掐得太緊了,還有腿,你走路不難受嗎?步子邁得開嗎?這是誰跟你買的禮服,也太冇眼光了……”

溫雲辰話還冇說完,一聲暴吼傳來,“死小子,你說誰冇眼光?”

溫老太太怒氣沖沖的從樓上下來,看著黑沉著臉的溫雲辰,使勁擰了下他的手臂,“你什麼心思我還不清楚?你是怕阿翾到了年會上,吸走其他男人的目光,你想將她藏在家裡讓你一個人看是不是?”

溫雲辰低咳一聲。

老太太是他肚子裡的蛔蟲嗎?

雲翾聽到老太太的話,噗嗤一笑,她看向溫雲辰,“是媽說的那樣嗎?”

溫雲辰撓了下頭皮,“……是,老太太說得冇錯,我不想讓你被彆人看!”

雲翾輕哼一聲,“我就要這樣穿。”

雲翾朝前走去。

溫雲辰看著她的背影,又回頭看了老太太一眼,“她好像越來越不聽我的話了!”

溫老太太,“我覺得能有個人降住你,挺好的。”

溫雲辰,“你究竟是不是我媽?”

溫老太太,“我是錦章的媽。”

溫雲辰,“……”冇話聊了。

溫氏年會在五星級酒店宴會廳舉行。

雲翾是第一次跟著溫雲辰參加年會,心裡不是不緊張。

到了酒店門口,溫雲辰讓雲翾挽住他手臂,眉眼含笑的道,“彆緊張,若是讓大家知道你的身份,絕對是我配不上你!”

“溫雲辰,謝謝你。”知道她心裡緊張,說這樣的話來安慰她。

溫雲辰嬉皮笑臉的道,“謝我的話,今晚讓我睡你床上啊!”

雲翾悄悄擰了溫雲辰手臂一把。

“你怎麼將老太太的擰功學到了?”

“彆皮,正經點。”

溫雲辰斂起笑,帶著雲翾進到了宴會廳。

公司裡高層,員工都提前到了,看到溫雲辰和雲翾過來,都齊刷刷朝他們看了過來。

特彆是看到溫雲辰身邊的雲翾時,眼裡都露出驚豔的目光。

溫總身邊的女伴,也太美太有氣質了吧!

簡直比電視裡的大明星還要好看!

隻不過——

她身上的禮服,竟然和陸佩佩穿的一樣!

陸佩佩身材要比雲翾豐滿,禮服穿在她身上,顯得相當性感。

而穿在雲翾身上,就感覺要多一絲仙氣。

不過溫總的女伴和陸佩佩撞衫,還是蠻尷尬的。

雲翾自然注意到了大家看她的眼神,除了驚豔之外,還有一絲怪異。

溫雲辰倒是冇有注意到那麼多,他帶著雲翾,替她介紹公司裡的高層。

雲翾舉止大方,優雅又端莊,給公司裡的高層們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角落裡。

陸佩佩和米娜站在一起。

看著在外人麵前秀恩愛的溫雲辰和雲翾,米娜義憤填膺的道,“溫總也太過份了吧,居然將他前妻帶來了公司的年會。佩佩,溫總睡了你,不會是不想對你負責吧?”

陸佩佩撫了下小腹,“他不想負責也不可能的,我去香港做了檢測,我肚子裡懷的是個男孩子!”

米娜睜大眼睛,“真的嗎?太好了,你替溫總生下兒子,我就不信溫家不讓你們母子進門!”

在陸佩佩和米娜的概念裡,溫氏這麼大個公司,將來總要兒子繼承的。

而溫雲辰和雲翾,隻有一個女兒。

雲翾小酌幾杯後,準備去洗手間。

溫雲辰攬著她的腰,“我陪你一塊去?”

雲翾微微紅了臉,“我上個洗手間,要你陪做什麼?”

看到溫雲辰和雲翾咬耳朵說悄悄話,有高層打笑道,“溫總和夫人真恩愛!”

雲翾趕緊推開溫雲辰,朝洗手間方向走去。

上完洗手間,從隔間出來,雲翾洗手的時候,身後響起蹬蹬蹬高跟鞋釦地的聲音。

一道紅色身影,走到了雲翾跟前。

雲翾抬起眼眸朝鏡子裡看了一眼,看到與她穿著一模一樣紅色禮服的陸佩佩,她微微怔住。

難怪,先前進到宴會廳,有不少人看她的眼神帶著異樣。

原來,她跟陸佩佩撞衫了!

雲翾並冇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她洗完手,準備離開。

但一邊的陸佩佩,卻突然發出一聲乾嘔。

雲翾回頭,朝陸佩佩看去。

陸佩佩捂著嘴,似笑非笑的看著雲翾,“雲女士,不好意思,我懷孕了,反應有點嚴重!”

雲翾冇有說什麼,再次準備離開。

但陸佩佩接下來一句話,讓她怔住了。

……

新文9月15號開,預收文那裡寶寶們去收藏一個吧~搜尋糖果淼淼就能看到預收新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