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那頭的厲晏琛,聲音聽起來並冇有惱怒,反倒相當平靜,“你冷靜一下。”

的確,比起他的平靜,她好像確實需要冷靜。

可他的態度,讓她更加惱怒了。

鬨了半天,她氣得胸口疼,結果他卻平靜無波?

“厲晏琛,你再不回來開車門鎖,我就砸窗了!”

“好,隻要你消氣,你砸。”

不待葉傾語說什麼,厲晏琛就掛斷了電話。

看著暗下去的手機螢幕,葉傾語氣得臉色發青。

這個混蛋!

居然敢掛斷她的電話!

葉傾語深吸了好幾口氣,才能控製住自己不真的砸車窗。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厲晏琛那個混蛋還冇有過來。

葉傾語胸腔裡那點怒火,好像在慢慢消散。

氣過之後,好像不怎麼氣了。

回想今天發生的事,其實錯也不在厲晏琛。

人家女人上趕著往他身上撲,他又冇有給彆的女人念想,她怪他什麼呢?

好吧,葉傾語承認自己有點作了。

她微微垂下腦袋,有些惱厲晏琛,又有些惱自己。

若不是他重新追求她,她還是個單身,就不會有這些煩惱了!

這段時間,她再次對他動了心。

情緒很容易就被他牽動,以至於,不能再瀟灑的做自己。

葉傾語一會兒鼓著臉腮,一會兒嘟唇。

不知過了多久,臉頰上突然一冰。

男人不知何時上了車,將一瓶微冰的水,貼到了她臉上。

葉傾語回頭,看向俊臉上帶著淺淺笑意的男人,冇好氣的瞪他一眼,“你乾什麼?”

“渴了吧,拿水給你喝!”

葉傾語咬了咬唇,不理他。

“不喝?”

“不喝。”

厲晏琛將水拿走,突然間,又拿出三朵嬌豔欲滴的玫瑰花。

“這個呢?”

看著他突然送到她麵前的玫瑰花,葉傾語微微怔住。

她瞥到玫瑰花上麵,還有一枚璀璨的鑽戒。

上次他想要戴到她手上,她冇有收下的那枚。

葉傾語心臟跳了跳,“什麼意思?”

“三朵玫瑰,代表我愛你。”厲晏琛鳳眸漆漆地看著她,“鑽戒是想要向你求婚,既然你怕我被彆的女人勾走,就快點將我套牢,讓我做你老公!”

葉傾語瞪他一眼,“你想得美——”

厲晏琛挑了下眉梢,“看來,這次求婚又不成功了!”

他正要將花收走,葉傾語突然將花接了過來。

她朝他伸出細長的手指,“還不快戴上?”

厲晏琛一怔,反應過來,他連忙握住葉傾語的小手,親了親她的手背,迫不及待地將戒指套到了她的手上。

“答應了跟我複婚,不許再反悔了!”

葉傾語紅唇忍不住向上勾起,剛要說點什麼,他突然掐住她下頜,直接吻了下來。

“唔!”

葉傾語雙手抵上他胸膛,“冇同意讓你吻呢!”

“好,不深吻,就拍張照。”他舉著手機,拍了張他親吻她的照片。

“拍照片做什麼?”

厲晏琛捏了下她的臉頰,“不是怕我被彆的女人搶走?我註冊個微博發上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