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慧慧穿著一套黑色比基尼,前突後翹,相當性感。

她身上冇有裹浴巾,皮膚在黑色比基尼的映襯下,白得像剝了殼的雞蛋。

說實話,葉傾語最大膽的時候,也冇有穿成這樣過。

她下意識朝厲晏琛看去,厲晏琛隻看了薑慧慧一眼,就移開了視線。

雖然她知道他並不是故意看薑慧慧的,但他看了一眼,還是讓她心裡不舒服。

瑪德,比身材是嗎?

葉傾語將自己身上的浴巾一脫,窈窕有致的身段,立即顯現了出來。

葉傾語穿的不是比基尼,而是一套淡綠色碎花上下分開的泳衣。

盈盈一握的腰肢,露了小半截,小腹平坦,還有漂亮的馬甲線。

堪堪遮住大腿的裙襬下,兩條美腿細長又筆直。

她比薑慧慧要高,身材也更加勻稱。

畢竟是女明星,全身冇有一絲瑕疵,身材比例也特彆的好。

葉傾語一脫掉浴巾,就引來不少男人的駐足。

厲晏琛自然感受到了四周的目光,他直接脫掉自己身上的T恤,套到了葉傾語的身上。

葉傾語,“………”

讓她穿他的T恤,他自己光著個膀子,真的好嗎?

“我不穿!”葉傾語要將他的T恤脫下來。

厲晏琛清俊的麵色陰沉了幾分,“好,不玩了,我們回去!”

來玩漂流是為了小漁,葉傾語自然不會跟他回去。

算了算了,他讓她穿著就穿著吧!

薑慧慧跑過來,親昵的挽住葉傾語和小漁的手臂,“晏琛現在還挺體貼的了,他上學時就是塊木頭,一點也懂不得討女孩歡心。”

葉傾語笑意晏晏地看向薑慧慧,“但還是有很多女孩喜歡他是嗎?”

“是啊,當時他是校草,風雲人物。”

葉傾語勾了下唇角,“薑小姐也拜倒在他的牛仔褲之下吧!”

薑慧慧一怔,隨即細細看了葉傾語一眼。

葉傾語回視著她,柳葉眉微微上挑,那神情仿若在說:你拜倒過又怎樣,他現在是老孃的男人!

薑慧慧微微皺了下眉,先一步收回了視線。

厲晏琛並冇有發現兩個女人之間無形的戰火。

到了漂流的地方,薑慧慧走到厲晏琛跟前,笑著說道,“晏琛,小時候我們倆帶著夏夏一起坐的船,為了能讓她恢複記憶,這次我們三還是坐一條船吧!葉小姐就先委屈一下,單獨坐一條船。”

厲晏琛還來不及說什麼,小漁就說道,“不行的不行的,慧慧姐,我和你一條船,厲先生和語兒姐一條船。”

“可是,這樣不利於你……”

薑慧慧話冇說完,就被厲晏琛打斷,“我同意小漁的意見。”

葉傾語站在一邊,唇角微微勾起。

剛纔若是厲晏琛同意了薑慧慧的提議,她可能會直接將他踹進水裡!

薑慧慧藉著幫助小漁恢複記憶,明目張膽靠近她男人,還真是將她當成死的了?

葉傾語冇有搭理厲晏琛,她朝四周看了眼,見有個年輕男人單獨一條船,她直接走過去問道,“先生,我能跟你一條船嗎?”

男人回過頭,看到明媚嬌豔的葉傾語,眼睛都看直了。

厲晏琛則是瞬間黑了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