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晏琛帶著葉傾語到了停著私人飛機的停機坪。

厲晏琛下車後,打開副駕駛車門,“語兒,跟我來。”

葉傾語不知道他要做什麼,疑惑的跟著他上了架直升機。

“你…要帶我去哪裡?”

厲晏琛將耳機替葉傾語戴上,“帶你看看帝都的夜景。”

葉傾語嘴角抽了抽。

有錢人看夜景的方式都這般獨特嗎?

待她坐穩,厲晏琛啟動私人飛機。

看著開飛機的男人,他側臉線條就像工匠精心雕琢出來的一樣,高挺的鼻梁,緋色的薄唇,異常的清俊好看。

“別隻顧著看我,看看外麵的風景。”

聽到男人的話,葉傾語一陣囧迫。

帝都的夜景,無疑是繁華璀璨的。

飛機掠過城市的山川江河,地麵離她越來越遠。

景色,真的美到了致。

飛機從高樓大廈上飛過,到達郊區的蒼鬆翠柏。

星空作伴,月光鋪路。

葉傾語宛若蝶翅般的長睫輕輕顫動,明媚嬌豔的小臉上露出溫暖而甜蜜的笑意。

厲晏琛看了她一眼,這一眼,叫他再也挪不開眼。

她笑起來,真的好美!

葉傾語發現男人盯著她看,她紅著臉嗔了他一眼,“好好開飛機,我可不想掉下去!”

男人低笑一聲,加速,越過高山,又飛到一處看不到儘頭的湖泊。

飛機在湖泊上方盤旋停留。

就在葉傾語有些疑惑的時候,湖泊四周的燈光亮了起來。

像無數小星星倒映在湖麵,美輪美奐。

緊接著,幾艘摩托艇快速駛了過去。

就在葉傾語眨眼的瞬間,她看到摩托艇飛馳在水麵上,然後,水麵的波浪,形成了一個大大的心形。

葉傾語美眸裡露出一絲訝然,“他們是…畫給我看的?”

看到那顆心,葉傾語胸腔裡的心臟,跳動得厲害,仿若要躍出來了一樣。

厲晏琛勾了勾薄唇,像變魔術似的,他彈了個響指,忽然變出一朵嬌豔欲滴的玫瑰花。

玫瑰花上麵掛著一個璀璨奢華的鑽石戒指。

“語兒,再給我一次機會,嫁給我好嗎?”

接二連三受到暴擊,葉傾語都快有點承受不住了。

今天不是隻跟著他到厲家吃頓飯嗎?

怎麼還連求婚都安排上了?

葉傾語看著男人誠懇的眼神,嚴肅中略顯緊張的表情,不知該如何答覆他。

說實話,他今天當著厲家人對她的維護,以及他用心的求婚,都讓她很動容。

但隻要想到他以前的所作所為,她就不想那麼快原諒他!

誰知道真的跟他複婚了,他會不會又不將她當成人呢?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吧!

葉傾語抿了抿唇瓣,接過玫瑰花。

就在厲晏琛以為她接受了他的求婚時,她突然將戒指取下來,放回他手中,“花我收了,戒指再等等吧!”

厲晏琛鳳眸中閃過一抹黯然。

但轉念一想自己以前對她的所作所為,又能理解她的決定了。

他將戒指放回盒子裡,修長的大手撫了撫她的腦袋,“我還需要更加努力,讓你看到我的真心實意!”

葉傾語有些意外,若以往,她這麼不給他麵子,他絕對會惱怒的。

但他居然還知道反省自己錯誤了,不錯不錯,最近確實改變了不少。

她傾身,主動在他唇角親了一口,“不管怎樣,今晚,都謝謝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