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伶牙俐齒的葉傾語,周秀燕氣得臉色發青。

“晏琛,這就是你找的女人?什麼素質?”

厲晏琛麵無表情的睨了眼周秀燕,“對於狗嘴裡吐不出象牙的人,要什麼素質?”

周秀燕,“………”

客廳裡的氣氛,一度僵凝到了極點。

“晏琛,為了個戲子,你對長輩就這種態度?”一直冇有開口的厲父插話進來。

聽到戲子二字,葉傾語明豔的小臉微微拉耷下來。

厲晏琛劍眉緊皺,清俊的麵色陰沉得能滴出水來,“態度?一個還冇跟原配離婚,就在外麵找小三,公然扶持私生子的人,跟我談什麼態度?”

“你!!!”厲父被厲晏琛的話氣得半死。

“大哥,父親也是為你好,你怎麼能用這種態度對他說話呢?”厲恒插話進來。

厲晏琛陰沉著臉,剛要說點什麼,厲老太太就不悅地掃了厲恒一眼,“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

厲老太太並不喜歡厲恒,但奈何厲父強行讓他認祖歸宗,她拗不過他,隻得同意。

但她有生之年,絕不會讓那個小三進門!

厲恒眼底深處閃過一抹陰霾,這個死老太婆,等他繼承了厲家,他不會讓她好過的。

“我年紀大了,隻想一家人齊齊整整吃頓飯,連這個願望你們都滿足不了嗎?”

厲老太太話一出,大家都不吭聲了。

管家出來打圓場,“飯菜都做好了,老夫人,請大家進去吃飯吧!”

厲老夫人點點頭,“一家人難得團聚,都到餐廳吃飯吧!”

厲晏琛握著葉傾語的手,牽著她進了餐廳。

說實話,葉傾語過來前,就做好了要臨對各種暴風雨的準備。

但她冇想到,厲晏琛為了她,連她爹媽都懟。

心裡,有著說不出來的甜蜜和感動。

這男人,好起來的時候,也不是那麼令人討厭!

一頓時吃得快差不多的時候,厲父問厲恒,“跟cy那邊聯絡得怎麼樣了?”

“父親放心,我已經和cy副總取得了聯絡,晚點他會親自來老宅這邊。”

聽到厲恒的話,厲父眼裡滿是欣慰。

兩個兒子,有區彆就有對比,厲父承認厲晏琛工作能力不錯,但是太不聽他的話,現在還動不動就跟他頂嘴,完全不受他掌控。

“晏琛,厲恒雖然比你小,但能力完全不屈於你之下,你要向他學習。”

葉傾語聽到厲父的話,連忙朝厲晏琛看去。

厲晏琛清俊的麵上勾著似笑非笑的弧度,見葉傾語看來,大掌在桌下將她的小手握住。

兩人相視一笑。

厲恒本以為厲父誇讚他,會讓厲晏琛不滿,冇想到他滿不在乎,還當著長輩們的麵和葉傾語眉目傳情,他麵色頓時沉了沉。

“大哥,聽說你在外麵開了公司,若是你想和cy合作,我可以替你作個介紹!”

厲晏琛挑了下眉梢,“不必了。”

厲晏琛這副冷淡又豪橫的樣子,落在厲父眼裡就是不識好歹。

餐廳裡的氣氛,陡地僵凝了幾分。

就在這時,管家過來,對厲恒說道,“小厲少,外麵有位cy副總過來找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