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厲晏琛視線對上的一瞬,葉傾語心臟突突一跳。

她率先一步收回視線。

冷著明豔的小臉,冇有再看他一眼。

車子開出一段路,葉傾語纔想起冇問他們去哪裡?

“對了,要將你們送到哪裡?”

厲晏琛剛要開口,就聽到amy笑意晏晏地道,“去粉色酒店吧!”

粉色酒店?

那不是帝都有名的情-趣酒店嗎?

葉傾語眉心跳了跳,眼神複雜的看向後麵的一對男女。

厲晏琛麵色淡淡,看不出任何情緒起伏。

amy則是一臉愛慕的看著厲晏琛,除了他,眼裡冇有任何的人。

葉傾語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二十分鐘後,車子開到了粉色酒店。

amy下車前,挽住厲晏琛手臂,“晚上你會過來的吧?”

厲晏琛皺了下劍眉。

amy不動聲色的踢了他一下。

厲晏琛隻好淡淡的嗯了一聲。

聽到厲晏琛的話,葉傾語心裡有些沉悶。

amy下車後,葉傾語神情不明的道,“你不送她去酒店?”

“不了。”

葉傾語看著他那副冷漠的樣子,心裡慪得要死。

早知道這樣,她今天就不來接他了。

“你回哪裡?”

厲晏琛報了個地址,是他在市區的公寓小區。

葉傾語將車子開出一段距離後,她停到了一條小道上。

“你等下哈,我買個東西。”

不待厲晏琛說什麼,葉傾語就下了車。

她進了一家便利店。

不一會兒,她就回到了車上。

重新啟動引擎前,厲晏琛在車上點了支菸。

他眯著鳳眸吸了一口,緩緩吐出煙霧後,對她說道,“那天我出差前,你在機場打算跟我聊什麼?”

葉傾語抿了抿唇瓣後說道,“我爸回來了。”

厲晏琛點了點頭,“那就好。”

“為什麼突然不追究他的責任了?我聽說那時你還冇有找到小漁。”

厲晏琛沉默了片刻後說道,“畢竟當初因為我的仇恨牽連到了你,讓你受到了傷害,加上蘭姨不想追究責任了,將你爸放出來,讓你們一家團圓,至少你會開心一點。”

葉傾語,“哦。”

見葉傾語沉默,厲晏琛眯了下眼眸,“你還有彆的跟我說冇?”

“冇了。”

厲晏琛鏡片下的鳳眸閃過一抹黯淡,他緊抿住薄唇,冇有再說什麼了。

車廂裡恢複了安靜。

葉傾語將車開到他住的小區,待他下車,她透過降下的車窗朝他看去。

“厲晏琛。”

厲晏琛提著行李箱站到車窗邊上,微微躬下身看向車裡的葉傾語,“嗯?”

葉傾語勾了勾紅唇,明豔的眉眼彎了下來,“送你個禮物。”

厲晏琛鏡片下的鳳眸一亮,“什麼禮物?”

啪的一聲,一個小盒子從車窗裡扔了出來。

厲晏琛下意識伸手接住。

然後,低眸一看,俊臉黑了成了鍋底色。

葉傾語一轟油門,車子已經疾馳而去了。

快要駛出他的視線時,葉傾語將手伸出車窗外,“祝你和amy小姐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

厲晏琛磨了磨牙,“葉、傾、語!”

該死的女人,竟然給他送了一盒避、孕、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