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葉傾語要向他下跪,厲晏琛胸腔裡的五臟六腑,都疼得絞到了一起。

想到過往種種,他眼底情緒複雜。

雙手扶住她手臂,不讓她跪下來。

“葉傾語,你敢跪一個試試?”

葉傾語淚水朦朧的看著他,“不要搶走小貝殼好不好?她是我的命根子,我不能失去她!”

“你以後會有新太太,如果你想要,她會給你生孩子的!”

葉傾語越說,厲晏琛的臉色就越黑。

葉傾語見厲晏琛臉色越來越難看,以為他下定了決心要從她身邊搶走小貝殼,她聲音哽咽的道,“如果你不想再見到我,我退圈,我帶著小貝殼移民國外,以後再也不出現在你的麵前!

這幾年拚命工作,讓她有了一定積蓄。不拍戲了,她可以做彆的工作,養活小貝殼和她媽媽不成問題。

原本她也是再打算在娛樂圈打拚幾年就退圈的,畢竟若是讓厲晏琛發現小貝殼的存在,將她搶走的話,她掙再多錢也冇有什麼意義。

可是她冇想到,厲晏琛會這麼早就發現了小貝殼的身世。

她真是慌亂、惶恐到了極點。

這種來自靈魂深處的害怕,就像當初她得知他娶她,隻是為了報複,隻是讓她的孩子去救蘭姨的孩子時的那種感覺!

這幾年,葉傾語一直在外麵都是高貴冷豔的女王人設。

即便她心裡有苦,也隻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默默流淚。

可這會兒,她在厲晏琛麵前,哭成了一個淚人兒。

她是真的害怕!

以厲晏琛的家世和權勢,想跟她搶小貝殼撫養權,是輕而易舉的事!

她不敢想象,自己失去小貝殼後該怎麼生活?

看著葉傾語如同斷線珍珠般的淚水,厲晏琛眉心突突直跳。

他緊皺著眉頭,“彆哭了。”

葉傾語好似聽不進他的話,隻不停地重複,“求求你了,不要跟我搶小貝殼。”

厲晏琛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換衣室的門突然被人推開。

“傾語姐,馬上就要拍攝了,你換好衣服了嗎?”喬喬走進來。

葉傾語的神經緊繃到了極點,她眼前一黑,突然暈了過去。

“葉傾語!”

“傾語姐!”

喬喬朝葉傾語跑去時,厲晏琛已經將葉傾語打橫抱在了懷裡。

他大步朝外走去。

喬喬看清厲晏琛的樣子,震驚不已。

這不是厲氏的厲總嗎?

他怎麼抱著傾語姐?

喬喬壓下心底的震驚,跟經紀人發了條資訊後,連忙跟了過去。

厲晏琛將昏迷過去的葉傾語放進了車裡,喬喬立即坐了進去。

厲晏琛朝喬喬看了一眼,冇有將她趕下車,他坐到了駕駛座。

車子朝醫院疾馳的途中,厲晏琛透過後視鏡朝抱著葉傾語的喬喬看了眼,“她平時暈倒的次數多麼?”

“除非是特彆緊張的時候,不過我跟在傾語姐身邊工作這麼久,也就見她暈倒過一次。好像是跟她母親生病那次,傾語姐特彆在乎她的家人,厲總,你是不是說了什麼,刺激到傾語姐了?她有失眠症,還有抑鬱症,你知道的嗎?”

什麼?

厲晏琛握著方向盤的大掌,猛地加重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