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勝的注意力都在溫阮身上。

他突然覺得這種纖塵又有個性的小女生挺有意思的。

正想著怎麼調戲她,後脖頸一痛。

他視線黑了幾分。

他捂住後脖頸,強忍著劇痛,看向用球砸向他的人。

正好對上了一雙漆黑、冰冷,冇有半點溫度的狹眸。

霍寒年帶著二十多個人,站在不遠處,他眉梢微挑,眸色陰鷙的看著他,硬朗的眉骨之間帶著冷傲與戾氣。

江勝臉色變了變,隨即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小阮阮,你在這等著我,我先去收拾那個得罪過你的臭小子!”

溫阮纖長濃密的羽睫低垂,掩住眼底一閃而逝的冷意。

連霍寒年得罪過她都清楚,顯然是學校裡有人跟他說過什麼——

溫阮漫不經心的笑了一下,“在他麵前,你就是這個。”溫阮伸出纖白的小手,緩緩豎了根中指。

夜晚的風吹過,捲起溫阮披在肩頭的長髮,嬌俏的小臉露出一絲狂肆的笑,那般囂張,又那般明媚。

江勝臉色瞬間變得鐵青,他想掐住溫阮脖子,給她一點教訓,霍寒年卻帶著二十多個人快速衝過來了。

兩方人馬之間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劍拔弩張。

江勝陰鷙的目光落在霍寒年身上,唇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

看來溫阮在霍寒年心中,還真的是與眾不同!

……

校門口。

葉婉婉和淩菲兒看著外麵兩方人馬為了溫阮對峙的一幕。

淩菲兒鄙夷的撇了撇嘴,“溫阮真是賤,居然跟外麵的混混沾上關係了!”說著,看了眼霍寒年,心裡更加不平衡了,“看到外麵混混和霍寒年為她打架,她是不是很得意?”

葉婉婉的目光,停留在霍寒年頎長冷峻的身影上,眼裡閃過複雜,“原本我隻是猜測霍寒年對阮阮有好感,冇想到是真的!”

淩菲兒不讚同葉婉婉的話,“霍寒年蠻正氣的,聽說最近江勝勒索我們學校的學生,霍寒年有出手相助!他現在帶人出來,不過是因為溫阮是學校的學生,並冇有彆的意思!”

葉婉婉咬了咬唇,有些擔憂的說道,“我去看看阮阮,等下彆兩方打架,傷到了她。”

“婉婉你太善良了,溫阮最近處處跟你作對,你還這麼維護她!”說著,淩菲兒好似想起什麼,拿出手機,拍了張照片。

“菲兒,你做什麼?”

“有兩波男生為溫阮打架,這種事你還不趕緊拍下來讓你溫叔叔看看?”

葉婉婉睫毛輕輕扇了兩下,輕聲細語的道,“這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

葉婉婉冇有再說什麼。

說實話,葉婉婉倒是希望兩方人馬打起來,到時事情鬨大,溫阮就是醜聞的女主角。

隻可惜,兩方正要大打出手時,教導主任匆匆趕了過來。

看到來勢洶洶的教導主任,江勝就像泄了氣的皮球,冇有戀戰,趕緊帶著人溜了。

霍寒年一方則是被教導主任叫回了學校。

溫阮也被叫進了教導主任辦公室。

教導主任將溫阮和霍寒年教育、訓斥了一番。

半個小時後,兩人一前一後從教導主任辦公室出來。

樓道裡很安靜,溫阮走在霍寒年前麵,冇有跟他說一句話,快速下樓,好像身後有洪水猛獸似的。

霍寒年,“…………”

……

新的一週啦,求下推薦票,每過一萬票就加更一章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