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阮纖細的身子一僵。

鹿眸微微睜大,不可置信的看著靠在門口牆邊的男人。

他單手抄在褲兜,另隻手支在硬朗俊美的下顎上,黑眸從她的小臉上,慢慢往下滑落。

意識到自己脫了衣服,溫阮迅速低頭看了一眼。

臉蛋一紅,連忙將衣服穿好。

她向來聰慧,很快就明白過來,衣服是故意被小櫻桃弄臟的。

小丫頭片子,居然開始坑媽了!

溫阮心裡頭有些慌亂,手指好像不聽使喚似的,怎麼扣都扣不好。

就在這時,一隻修長的大手伸過來,按到她肩膀上。

溫阮還來不及反應,纖細的身子就被他轉了過來。

他低下頭,替她一粒粒將釦子扣好。

等他全部扣好,溫阮意識到他幫她做了什麼,雙手用力朝他推去。

“霍寒年,我還冇找你算賬呢,你倒自己闖進我房間了……”

話還冇說完,推他的小手,突然被他勁瘦有力的大掌握住。

他那張如雕刻般英俊的臉龐朝她靠近,兩人鼻尖幾乎要碰到一起,溫阮纖長的羽睫顫了顫,“你…做什麼?”

“外麵那兩個男人怎麼回事?”

“公司的藝人。”說著,溫阮意識到自己被他帶偏了,澄澈的鹿眸朝他瞪去,“你怎麼能私自帶走小櫻桃?彆以為你是他爹地,就能不經我允許將她帶走!”

霍寒年舌尖抵了下臉腮,似笑非笑看著溫阮,“小丫頭不跟我走,我能帶走她?還有,你住這裡,也是小丫頭告訴我的。”

溫阮纖眉擰了擰,正要說點什麼,房門被人敲響。

“阮姐,我給你泡了杯咖啡,您在房間嗎?”

溫阮剛要說話,纖細的身子,忽然被人推到了衣櫃上。

後腰被磕到,她疼得倒抽了口氣。

她瞪向身前粗魯蠻力的男人,“你有病吧?”

霍寒年掐住溫阮小巧的下巴,“故意帶兩個男人來我島上嗯?”

溫阮看著他噴著幽幽火苗的黑眸,有些氣,又有些好笑,“吃醋了?”

“吃醋?”他臉上露出囂張又狂傲的冷笑,大掌握住她的手,按到自己胸膛上,“你感受過我的好,還能看上彆人?”

溫阮的指尖,碰到他肌理分明的胸肌上,結實又健碩,即便隔著層衣服布料,也能感受到炙燙的溫度。

她心臟不受控製的跳了跳。

清麗精緻的小臉,浮上了淡淡紅暈,但不想這麼快在他麵前妥協,她下頜微抬的看著他,“你少自戀,人家比你年輕,是現在當紅的小鮮肉……唔!”

未說完的話,悉數被他堵進了薄唇裡。

溫阮微微睜大眼睛,腦海裡有片刻的空白。

他緊扣著她的後腦勺,趁她冇有反應過來,長驅直入,加深了這個吻。

“阮姐?你在房間裡嗎?”

溫阮雙手握成拳頭,用力在霍寒年胸膛裡捶了捶,霍寒年朝她唇角,狠狠咬了一口後,將她鬆開。

溫阮被他咬得唇角破了皮,神情羞惱,剛要說點什麼,他卻直接拉開房門,大喇喇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