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櫻桃古靈精怪,她一眼就看出爹地不高興了,不過她不會哄他,笑嘻嘻的道,“爹地,你來接我嗎?”

霍寒年微微抿了下薄冷的雙唇,聲音清寒的道,“她人呢?”

“誰?我媽咪嗎?”

霍寒年低低的嗯了一聲。

“媽咪在給池風哥哥和劉天哥哥選泳衣,明天要去海邊拍照哦~”

什麼?

溫阮在給那兩個男人選泳衣?

霍寒年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陰沉了下去。

“你等著,我馬上來接你!”

接完視頻,小櫻桃蹬蹬蹬跑到溫阮身邊,“媽咪,爹地馬上就要來了哦~他好像吃醋了呢!”

溫阮微微挑了下眉梢,輕輕捏了下小櫻桃秀挺的鼻尖,“你跟他說什麼了?”

“說媽咪跟兩位帥氣哥哥買泳衣啊!”

溫阮寵溺的看了眼小櫻桃,“你啊,調皮!”

“媽咪,我雖然跟著爹地來到了島上,但我不會強行讓你們為了我在一起的啦!爹地以前肯定做過什麼讓你傷心的事,所以我要小小的懲罰他一下!”

溫阮將小櫻花抱進懷裡,輕輕親了下她的額頭,“寶貝,你不用擔心,媽咪和你爹地以後會在一起的,不會讓你失去爹地的!”

小櫻桃點了點頭,“好噠。”

不到半個小時,霍寒年就過來了。

溫阮在花園裡跟團隊開會,池風和劉天陪在她左右。

霍寒年走到落地窗前,看到外麵被幾個男人包圍其中的溫阮,幽深的黑眸微微眯起,英俊的輪廓溢位讓人不寒而栗的危險。

“爹地,你來了啊,我今晚要跟著媽咪在這裡休息,你來看看我就可以回去啦!”

霍寒年的黑眸仍舊落在外麵那抹纖細身影上,他薄唇緊抿成了一條直線,“將你媽咪叫來,我有話對她說。”

“爹地,你冇看到媽咪在開會嗎,我纔不敢打擾她工作,你自己叫她唄!”

霍寒年冇有再說什麼,他問了小櫻桃溫阮在彆墅的房間後,走了上去。

溫阮開完會,看到趴在窗台上的小櫻桃,她走過去,輕輕颳了下她的鼻尖,“寶貝,你冇跟你爹地回去嗎?”

小櫻桃笑嬉嬉的道,“冇有哦,我跟爹地說今晚在這裡陪媽咪!”

溫阮哦了一聲,“你爹地有冇有說什麼?”

“冇有咩。”

溫阮心底騰起一股淡淡的失落。

“媽咪,我給你泡了咖啡,你喝喝看~”

小櫻桃遞給溫阮一杯咖啡,但她接過的時候,小櫻桃不小心將咖啡潑到了她身上。

咖啡漬將她的衣服浸濕了一大塊。

“媽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快點去房間換衣服吧!”

溫阮冇有多想,也冇有怪小櫻桃,摸了摸小櫻桃的腦袋,“等媽咪下來,再帶你去沙灘玩會兒!”

“好咩!”

溫阮到了二房主臥,推開房門,她將身上的襯衫解開,一邊脫一邊走向衣櫃。

從衣櫃裡重新挑了件衣服出來,正準備穿在身上,突然發現一絲不對勁。

一回頭,對上了一雙深不見底的幽深狹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