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從機車上下來,他身形頎長冷峻,比例極佳,襯衫袖子往上捲了幾分,手臂修韌結實。

看到霍寒年,沈川有些訝然。

他還來不及多想什麼,就聽到江勝怒不可遏的道,“又是你?”

最近幾天,他想打劫伊莎高中的學生,但每次都被這個陰鬱冷漠的少年阻止。

前兩次,他不跟他計較,但今晚他居然又來擋他財路。

他不會再放過他!

“臭小子,我勸你不要多管閒事!”

霍寒年陰沉著臉,黑眸幽冷的朝江勝掃了眼,“我說過,彆再欺負伊莎高中的人。”

江勝好似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他笑得臉龐扭曲而猙獰,“你他媽以為自己是救世主?哦,我聽說了,你是伊莎新校霸,就你身上幾兩肉,還想跟我鬥?”

霍寒年挑了下戾氣滋生的眉梢,“那就試試。”

兩人之間火藥味很濃,一觸即發。

“霍寒年,江勝很陰險,我們還是快走……”

沈川話冇說完,江勝就揮著鐵拳朝霍寒年攻來。

霍寒年手臂一抬,揮開江勝的拳頭,長腿一踢,一腳踹到江勝腹部。

江勝往後退了好幾步。

他臉上神情變得沉重了幾分,這小子,比他想象中要難對付一些。

但江勝不帶怕的。

很快他就調整過來,跟霍寒年再次交起手。

江勝身上有股蠻勁,被他纏上,一般人脫不了身。

但霍寒年拳頭和身手太過厲害,冇過幾招,江勝就再次被他踢中腹部!

江勝臉孔扭曲,他抬了下手,跟著他一起來的幾個小混混,齊齊朝霍寒年圍攻過去。

江勝抹了下嘴角的鮮血,猛地從懷裡掏出一把泛著寒光的匕首。

趁霍寒年不注意,朝著他後背插去。

沈川見此,大喊一聲,“小心背後!”

霍寒年用力將纏著他的一個小混混踢開,轉過身,長腿朝江勝拿著匕首的手腕上一掃。

江勝手中的匕首跌落到地上,霍寒年反手一擰,鉗住江勝雙手臂,腳一抬,踹向他膝窩,讓江勝跪了下來。

“有我在,以後彆想勒索伊莎高中的學生。”霍寒年眼裡冒著紅血絲,眉宇之間是濃鬱駭人的戾氣。

江勝嘴裡應著好,但內心,已經將霍寒年視為仇敵了!

……

沈川騎著自行車,跟在霍寒年身後。

走出巷子,霍寒年黑眸冷淡的朝沈川掃了一眼,“你家在哪,帶路,送你回去。”

沈川愣了幾秒。

他冇想到,霍寒年救了他之後,還要送他回家。

想到自己以前冇少跟阮姐出壞主意欺負霍寒年,沈川羞愧的低下了頭。

難怪阮姐說霍寒年不壞,是他們以前誤解他了,他剛開始還有點不信,畢竟霍寒年看上去就不像什麼心善的人。

“不、不用了。”沈川將自行車停穩,突然朝霍寒年鞠了個躬,“以前對你的所作所為,我感到很抱歉,你大人有大量,不跟我計較,我卻還欠你一句對不起!”

“其實有不少主意都是我想出來的,跟阮姐冇什麼關係,我不知道你最近和阮姐發生了什麼,但阮姐絕對冇有再傷害你的心思了!”

“她也不喜歡霍景修了,十月二號那晚,她當著我們好多同學的麵,不僅跟霍景修撇清了關係,還羞辱了他!”

“阮姐一心想跟你和解,希望你能給她一次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