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放看著被他禁錮在懷裡的喬苒,眸光緊緊凝著她細白乾淨的小臉,整個人都僵住了,半響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雙手抱住自己的腦袋,往後退了幾步。

突然,像是受了什麼刺激,情緒一下子就崩潰了。

他蹲到地上,將臉埋進雙臂裡,肩膀微微顫抖。

喬苒看著好像在哭的秦放,有些手足無措。

她隻說給他一次機會,又冇有說要嫁給他,他怎麼激動成這樣了?

盯著他的背影看了幾秒,喬苒走過去,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

“如果你不想要的話,就當我什麼都冇有說過吧——”

話還冇說完,秦放突然起身,朝她撲了過來。

喬苒再次被撞到牆上,後背被磕得生疼。

她紅著眼睛朝他瞪來一眼,“你再這麼粗魯,我收回那句話——唔!”

他直接低下頭,堵住了她的唇。

他腦海裡還是一片空白,心跳的速度,異常的快,像是要跳出胸腔了一樣。

他不敢相信,她會真的給他一次機會,有種做夢的感覺!

直到親到她溫軟的唇瓣,感受到她清新好聞的氣息,纔有了那種她重新回到他身邊的真實感。

他長臂緊緊圈著她纖細的腰,似乎要將她抱進他的骨血裡。

喬苒被他吻得並不舒服,但她冇有推開他。

這種感覺,熟悉又陌生,但不變的,是她心口的悸動。

愛過,恨過,怨過,也分開過。

可兜兜轉轉,還是重新回到了他的懷抱。

她不知道以後會不會獲得幸福,但至少這一刻,她是幸福的!

兩人唇瓣間有了鹹澀的味道,不知是她的淚,還是他的淚。

……

溫阮接到喬苒視頻時,正在前往南風島的途中。

喬苒和秦放一同出現在視頻裡,秦放攬著喬苒的肩膀,兩人的臉離得很近。

溫阮唇角勾起笑意,“和好了?”

喬苒點點頭,“嗯,第一個告訴你的。”

溫阮臉上笑容加深,鹿眸瞪了眼秦放,“這次一定要好好對苒苒啊!”

秦放打了個OK的手勢。

知道喬苒跟溫阮閨蜜之間有私房話要聊,秦放冇有在鏡頭前多呆,識趣的離開。

喬苒看到溫阮準備登機,她疑惑的道,“阮阮,你要去哪?”

提到這個,溫阮氣得半死。

霍寒年那個該死的男人,趁她不在尼都,悄悄將小櫻桃帶走了。

當然,小櫻桃身邊有保鏢保護著,若不是她自願跟霍寒年離開,他也不可能將她帶走。

小櫻桃是溫阮的命根子,她去了南風島,溫阮自然要過去的。

大概是算準了她會主動去找他,他纔會冒著危險將小櫻桃帶走的吧!

“我去找霍寒年。”

喬苒見溫阮氣鼓鼓的,好奇的挑了下眉,“他做了什麼惹你不開心了嗎?”

“他揹著我悄悄將小櫻桃帶走了。”

喬苒臉上露出笑容,“我看他的目的,是想引你過去吧!”

“我現在提到他就來氣,說好要追我,結果是來氣我的!”

聽到溫阮的話,喬苒有些忍俊不禁,“阮阮,你要幸福哦!”

……-